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龙继刚 | 母爱千里
龙继刚 | 母爱千里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4-08 10:1:47 湘西网

希 望 向宗文 摄

  龙继刚

  假如苍天能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我的愿望只有一个:让全天下的孩子都有母爱,陪伴他们的成长。

  一

  “妈妈,手机我收到了,谢谢您!”4月1日早上,单亲男孩俊收到了远在福建的母亲寄来的手机。手机的外壳很美,深蓝色的,像妈妈深邃而多情的眼睛。抚摸着崭新的手机,俊乐坏了,赶紧通过我的微信向母亲表达了感谢的话语。

  3月27日上午,一位微信名为“浮殇年华”的好友主动添加了我的微信,“他”的微信地区显示着“福建厦门”。由于班上单亲、留守的儿童较多,我的第一反应是“学生家长”,然后就毫不犹豫地点了“接受”。

  “老师,你好,我想知道俊的学习情况怎么样?”

  “正在进步中……”我轻快地答道。俊的父母早年离异,父亲一直在外务工,既然他问起了孩子的学习情况,我觉得应该和他聊聊孩子的成长等问题。

  “有时间多给孩子打电话,多培养父子感情。”对于这一代年轻父母,我严肃和他聊了起来。

  “我是俊的妈妈。”看着对方发过来的信息,我毫无防备地发起愣来。这妈是谁啊?是俊的亲妈?还是他父亲的女朋友?

  “俊妈妈好,你的孩子想你了。”我为自己发出去的信息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也想俊了。不瞒你说,我其实很久没见到我的儿子了。我是福建的,是他生身母亲。”隔着手机屏幕,我仍能深刻地感受她那颗泛着母性光辉的心儿正在呼呼地颤抖着。

  “老师,我们大人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该怎样弥补呢?”话语中,一位母亲的心在滴泪在泣血。

  “你们不在家的日子,我把俊当成自己的儿子了。”为了缓和气氛,我向她示以顽皮的表情。

  “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没有谁能替代父母之爱,你要多辛苦!”我把殷切的希望写给了她。

  “有空多和孩子通通话,多沟通、多交流、多培养感情。”我觉得,我的鼻子我的心我的指尖,也渐渐地溢出了酸楚感和期待感。

  而后,我为俊妈妈传送了几张俊的照片,这些照片里有俊在课间的顽皮、作业的专注和获奖的喜悦等。当然,每张照片里,总有一双渴望母爱的童真眼神,眼神里写着一个单亲男孩淡淡的哀愁、淡淡的忧郁和淡淡的迷茫……

  二

  3月28日是周末,阳光正好,空气也显得无比的温和与温柔。早饭过后,我把帮扶学生的名单、笔和笔记本一一装进了背包里,然后骑着自行车下村家访了。

  自行车在乡村公路上“嗖嗖”的穿梭着,我的心儿我的情思也随着乡村四野里的缤纷花色纷纷起舞。一路上,小溪流水哗哗,燕子低语呢喃,两条腿的鸡、四条腿的狗也跟随着山村主人的热情招呼而变得欢呼雀跃了起来。在卧龙榜村,一学生的奶奶刚煮好了社饭,灶上、桌子上满是热乎乎、香喷喷的菜肴。我禁不住主人的热情和社饭的诱惑,竟吃完了满满的一大碗。离别时,奶奶又在我的背包里装了满满的一大包社饭。在大云盘村,一学生的奶奶看我的满头大汗,为我端来了一盆映着春光春色的洗脸水。在漫长而短暂的日子里,这些赤诚、真挚的人间感情让我忘记了疲惫,忘记了周末加班的劳累。当夕阳西移、脚下乏力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当太阳落山之前,我一定要俊和失联多年的妈妈见见面。

  阳光在清水塘村的路上追逐奔跑,或白或黄的房子、或浓或淡的花色和树木也摇摇曳曳在青山碧塘之间。在寨子坎下新翻的土地里,一位小学生模样的少年学着爷爷奶奶的样子种着玉米。他手中的短把儿锄头挥过头顶,山色里多了一抹微光。

  俊的家在村中一水井的上方。来到俊家里,爷爷正坐在院子里吸着烟斗,烟雾丝丝缕缕爬过他沧桑的脸庞,爬过青灰的窗户,最后融进了正在飘飘袅袅的炊烟中。透过偏房的半掩着的门,奶奶在灶台上忙着晚餐,一股透着蒿菜粑粑的浓香味儿正从厨房里飘了出来。

  “俊俊,快出来,我帮你找到妈妈了!”停下自行车,我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

  “老师,你确定是俊的妈妈吗?”奶奶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赶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是的,没错。俊的鼻子眼睛简直和他的妈妈一模一样。”我乐呵呵地答道。

  男孩俊也从屋里奔了出来,嘴里喃喃地说:“妈妈,妈妈……”

  放下背包后,我取出了手机,点开了俊母亲的微信视频。不一会儿,微信那头接通了,一位戴着口罩、正在工作间上班的年轻女人出现在手机屏幕里。

  “快看,快看看你儿子。”俊和我并肩坐着,我把摄像头对准了他,让他母亲瞧瞧这五年来没见过面的儿子。

  “儿子,你长大了,妈妈想你……”女人摘取了口罩,她把洁白的牙齿、甜美的微笑以及一位母亲的思念和愧疚一起绽开了。

  俊瞧了一眼视频中的母亲,把头埋进了我怀里。是羞、是涩、是娇,还是惊喜,他的眼神像一颗闪动着的星星,他是需要我来帮他确认妈妈吗?

  “俊俊,这就是你的妈妈,快叫妈妈。M——a——ma——,开始——”夕阳透过房角,洒下明媚的光,我多么希望此时此刻俊能叫一声“妈妈”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俊妈妈和两位久别重逢的老人唠着话儿。她询问老人和俊的身体、生活情况,一遍一遍地呼喊着儿子的名字,一次一次耐心地等待着儿子的回答。每一次,俊总是憨憨地笑着,然后又羞羞地把头躲到了我的怀里。

  “走,快回房间里,去和你妈妈说悄悄话吧!”约莫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下了命令。俊如释重负,拿起手机飞快地跑进了屋里。

  “妈妈,妈妈,你真是我的妈妈吗?”

  “妈妈,妈妈,我想你……”

  春光啊,是你灿烂了这空寂的山村。母亲啊,是你温润了一颗焦渴的童心。我啊,我的两行热泪怎么不由自主就奔涌了起来呢?

  结束视频通话之前,俊妈妈对我说:“老师,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想为儿子买个手机……”

  三

  男孩俊一岁多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就离婚了。五岁那年,叔叔带着他到了福建,这是这些年来他见到妈妈最近的一次。而我认识俊,那是从2020年的秋天开始的。

  内向、寡言、忧郁,眼里常含泪水,这是俊留给我的印象。在学校里,我时常牵着他的手走在校园的操场和教室的走廊上,我还把新买的几本童话书送给了他。后来,我还让他代表班级参加了县里的科技小制作竞赛活动。科技制作中,俊坐在学校的劳技室里,专注地用小锯子锯开了回收来的洗衣液瓶,然后仔细的粘着胶水、插着管子。他的作品《变废为宝——花卉浇水器》获得了全县中小学生科技创新小学组三等奖。参展的那一天,俊不仅为参观者讲解了花卉浇水器的用法,还现场观看了许多科技小制作和航模展。当航模飞机在空中盘旋飞舞,展秀着各式的动作,那一刻,我看到俊笑了,我还看到一颗灿烂的童心在慢慢地绽放出该有的花朵和芬芳。

  孩子的成长犹如一颗迎风而立的小树,需要不断地扶正和扶养。今春开学报名那天,俊迟迟不来报名。同学们说,寒假作业俊一点儿都没有做,他是不敢来报名的。后来,俊在奶奶的催促和牵领下,一路低着头,来到学校完成了报名手续。

  报好名后,我拉着俊的手,和老师们一起吃了午餐。席间,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他喜欢吃的鸡肉多夹了几块放进了他的碗里。

  开学以来,留守并单亲的俊成了我这位党员教师的直接帮扶对象,我对俊的学习和生活关注的更多了。我不仅多次和他谈心谈话了解他的学习生活,试着和他谈人生谈理想,给他买课外书、学习用品。有时候,我还悄悄地为他买早餐,给他送牛奶。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意为一名需要关怀和关爱的男孩献出我的绵薄之情。

  后来,俊在谈话中告诉我说,他的爸爸找到女朋友了,过年她还来到了他的家里呢!俊的语气里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后来的一次通话中,我也和俊的父亲做了初步的交谈,我这样直截了当地问道:“你的女朋友会对俊好吗?”俊的父亲停留了半晌,说:“她知道我有儿子,应该会吧!”

  我曾经多少次这样地想过:在成长的路上,俊是不幸的,这种不幸是父母离异造成的;男孩俊又是幸运的,他的父亲将为他重新组成一个新的家庭,未来也许可期。可是,幸和不幸的距离究竟有多远呢?也许,世上并没有一把尺子能够测量出这样的距离,只有心知道。

  心有心的世界,更有灵犀一点通。翻阅生活的坎坎坷坷,俊妈妈在幸与不幸的路上为自己种下了一颗“幸运草”,它的名字叫做“母爱不泯”;翻越童年的酸酸楚楚,俊在幸与不幸的路上重拾了一枚“幸运星”,它的名字叫做“妈妈你好”。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我想把这首歌送给俊的妈妈,也送给全天下养育儿女的母亲。

  四

  “衣长60厘米,肩宽46厘米,袖长57厘米;裤长82厘米;鞋子34码……”

  不过几天,俊的母亲又将从福建厦门把崭新的包裹寄到湘西来。而我,还将一如既往地背着背包、骑着自行车穿梭在乡村和乡村小学的路上。

  母爱无边,师爱无价。我愿意为这些千里相隔的母子亲情当好一名义务的“快递小哥”。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龙继刚)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