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段方 | 今夜悄悄故人来
段方 | 今夜悄悄故人来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11-21 9:1:33 湘西网

  段 方

  今夜,墨黑,静悄悄。

  已是初冬,不见了往昔季节的鸟叫虫吟。我家门前酉水河西岸的来凤小城在深夜里也停止喧闹。这世界给人死寂之感。

  我躺在那张宽大的木床上,没有亮灯。孙子睡在我身边,他离开蝌蚪般密布的书本,他累了。在甜甜的睡梦中发出了虽轻却格外清晰的鼾声。我却怎么也不能入睡,两眼望着房内的天花板。今夜悄悄,我要等故人,等他们从岁月深处身影各异地摇摇晃晃地走来。

  第一位迎我而来的是我爷爷。在我脑海里,不见爷爷年轻的影像。他那张长满浓密粗壮的白胡须曾扎得我小脸生痛的脸上的皱纹如六月里干涸过的水稻田,布满条条坼印。那一卷青丝帕绾在头上,一年四季,两条替换着,不会长久落下。那双眼因年岁高由明亮变得眯缝浑浊。他常常看一些古书。他翻看书本,离书本很近很近。他把孙子们用得很短的笔头用剖开的竹节夹了,在一个本子上记录着全家人出工所做的农活,也把我家添丁增口的家事写在记事本的上面。

  爷爷上过私学,算得上寨子上的文化人。他是性情中人,哪天高兴,就会把从唱南戏的亲家登台所唱的戏中的角色的唱词,也拣几句模仿着短唱长吟。我见到这样的场景不会很多。他那张不会有刮风下雨只有慈善的脸,留在关于他的时光里。

  大集体时,爷爷除了出工还是出工。在队上,他的工分是数一数二的。他有一门绝活:那就是育秧苗。队上几百亩两季的插田秧苗,都得人工培育。秧苗经爷爷和帮手培育好播进大田,接下来,还是他管水看护。直到沉甸甸稻子收进队上的粮仓,他才会长舒一口气。

  爷爷年老后,仍然没有过闲日子。自家那几亩责任田,他转得勤了。探水看苗,除草施肥。天地永远是他心目中所敬的神灵。他把土地视作农人的命根子。

  爷爷患重病的那些日子,他万般痛苦,但他却强忍着。他是不想让我们裹挟进因他的痛吟打扰我们使我们哀伤的氛围中。爷爷直到病逝,仍然是坚强倔强的样子。

  爷爷离世三十多年了,他刻在我脑海里的身影仍然清晰,他勤苦的品德感染我滋养着我。

  我又忆及我的母亲。母亲离开我们比爷爷还早。农村责任制下户的头一年,时针指向四月。母亲突然患重病,她住进了医院。医生终究无力回春,母亲无奈地回家。没过几天,母亲带着对一家老小的牵挂走了。

  母亲在山寨是出了名的。她能干要强。她性情耿直,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在父亲被冤屈的那些昏暗的日子里,母亲给父亲撑腰打气。她不会让阴私的人当面背后把脏话泼在父亲头上。对那几个别有用心的弄权谋利者,她会当面据理力争。她曾一路呼喊叫骂进了县城法院,直到法官问明事因安慰劝解,她才肯回家。那几个想从父亲的疏忽中捞取政治资本的弄权者,在母亲面前显得无奈胆怯。

  母亲当了多年妇女队长。因家事私事,从来没有得罪过寨上人。但因队上的事却得罪过少数人。那不多的几个人,他们醒悟后,终究原谅了她,众人都说我母亲嘴硬心肠好。

  今夜悄悄。从我记忆深处,那些逝去的故人都电影画面般展现给我。我的奶奶和父亲,他们依次走进我的记忆里。我多么想和他们唠嗑往事,唠嗑我们后辈深得他们的慈爱与呵护。

  今夜悄悄。从记忆深处,也有一些面孔身影,变得淡化模糊。我那由于缺医少药得病不治早早夭折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我只记得他们是我的至亲。我心中填满对他们的惋惜。

  今夜悄悄。我忙碌困倦的心平静下来。我开始梳理岁月中的人和事。山寨里,那一个个离世的身影面孔逐渐变得模糊而含混,而生生死死的数字信息又很清晰。我知道生生死死是自然法则和规律。没有生何来死。我忽然心中大悟:对待生死,要顺其自然。一个人,即便一辈子干不出惊天动地的事,也要在每一个有生命的时日里如我的爷爷一样,活出属于自己的无愧、实诚、精彩。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段 方)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