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翟非 | 南山有枸
翟非 | 南山有枸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10-16 10:14:2 湘西网

  翟 非

  在挣钱发家上,我家三弟就是个麻布口袋,一直没有搞利索过,就像猴子掰苞谷一样,只顾累死累活地蛮干,一年到头却攒不了几个钱。心里一头雾水,家里一本糊涂账。

  三弟栽培花卉苗木已经有些年头了,按说在这个行当应该懂得一些门道,要说有一点积蓄也说得过去。然而他至今仍冲动得很,栽树养花全凭心血来潮跟风跑,看人家哪年哪样苗木赚钱,就心里痒,急不可耐地换种哪样苗儿,结果未等到苗木成形,黄花菜都凉了。

  三弟是个直杆子,少心眼,不欠一屁股账,才怪!就连父母养老的钱,他都一拖再拖,还不起。父母硬是把他无法,熬不熟煮不烂的牛脑壳一个。

  前年小阳春,三弟在他的苗圃栽下了一大片齐刷刷的树桩,细问一番,我才晓得他栽的是本地的一种果树——金句子。

  听人说,金句这东西是本地特产,口味独特,用途广,况且树形美观,是待开发的绿化新品,商机无限。三弟就是这样,经不住别人鼓捣,头脑容易发热,见风就是雨,生怕过了此村无好店,既不问问家人意见,也不外出看看行情,就火急火燎地托人收购了一大片野生金句子。

  在我们当地,金句子是再普通不过的山果树,它的果实金句,大人们大多不怎么喜欢,唯有小孩偏爱,嚼着金句就有吃奶一样的感觉。所以乡里人家一般不拿金句来卖钱,任其在树上老去,随风洒落一地,随你捡,随你摘,谁也懒得过问。就是这样不入老百姓法眼土里土气的山货,在三弟那里却成了金疙瘩。也许我们尽是瞎操心,三弟自有他的小算盘。

  去年,我看到一位专家的论文《里耶秦简所见秦迁陵一带的农作物》,好不惊讶,原来金句的学名叫枳枸或枳椇,论文说迁陵产的枳枸和白冬瓜是湘西最古老的朝廷贡品,在秦朝曾经风靡一时。

  里耶出土的秦简记述:

  下临沅请定献枳枸程,程已。贰春乡枝(枳)枸志。丗四年八月癸巳朔丙申,贰春乡守平敢言之:贰春乡树枝(枳)枸丗四年不实。敢言之。

  从这些简文可以看出,枳枸老早就是古迁陵一带的特产,并且有官办园子栽植,颇有规模,定期向秦王朝进献。迁陵县下辖的贰春乡专门设置了“枝(枳)枸志”,详细记录了枳枸的分布、数量、果形和挂果情况,由此可见枳枸在迁陵地方经济中的不同凡响。

  除了里耶秦简对枳枸有专志之外,湘西的一些地方志也多有载录。同治《保靖县志》称:“枳椇,俗名金句,霜后熟,味似枣,又名木蜜,可以疗酒病。屋后有树,酿酒多不佳。”

  乾隆《辰州府志》言:“鸡距,大树如椿,结实似鸡爪,故名。”

  这些文献的载述完全可以证实枳枸是湘西颇具特色且有历史来头的方物。我也由此攒添了几分对枳枸的新知和好奇。经过一番查询,越发觉得自己的浅薄,不识庐山真面目,枳枸的历史渊源和文化蕴涵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枳枸在我国栽培利用历史久远。《诗经·小雅》早有诗云:“南山有枸,北山有楰。”《礼记》称之椇,《庄子》称枳构,《诗疏》称树密,《救荒本草》称拐枣。其实,枳枸的别称多了去,还有枳椇子、木蜜、万寿果、糖果树、鸡爪梨、鸡爪子、弯 挠、万字梨、木珊瑚、金钩子、梨枣、鸡距子、还阳藤、天藤、曹公爪、甜半夜、龙爪、金钩钩、枳枣等几十种称谓,枳枸简直是古灵精怪法术幻变的果树王。一种植物竟有如此多的名称,在植物学中也怕是不多见,足见其不俗和实用。

  看似俗物的枳枸,却是古老树种,为鼠李科枳椇属高大乔木,大如椿树,高似白杨,可达20多米。叶呈椭圆形,极像桑叶,叶面有3条明显叶脉。花期5-7月,白而带绿。果期8-10月,果形酷似万字符,根状,弯曲,酱色,果肉肥厚多浆,葡萄糖和苹果酸钾含量多,故有糖果树、甜半夜、蜜爪爪、木蜜等美称。枳枸味甜,甘美如饴,“故飞鸟慕而巢之”,宋玉有赋“枳构来巢”。

  枳枸生命力极强,耐旱耐寒耐贫瘠,极富适应性,生长快,分布广,多生于向阳的坡谷山坳、湾湾岔岔、沟边路旁。枳枸果材兼用,材质优,木色红,木质坚固,纹理美观,既是优质建筑用材,又是精细家具、时尚工艺的上好选材。

  枳枸生于旷野,沐日浴月,汲融日月之精华,使得它在传统医学中独具妙用,堪称一绝。它的树皮、木汁、枝叶、种子均可入药,有止泻解烦、清热利尿、润五脏、解酒毒等特效,曾一度是糖尿病患者的理想果品,更是解酒毒治酒病的难得殊品。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首先发现了枳枸能解酒的作用,“昔有南人修舍用此木,误落一片入酒瓮中,酒化为水也。”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好酒,一生中写下酒诗二百多首,对解酒毒很内行,他的文集中就有《枳枸汤》一文,记载了一个用枳枸解酒毒的故事:东坡的同乡眉山人杨颖臣患了饮水多、饭量大、小便频繁的毛病。时医以“消渴病”治疗,颖臣服药一年多,病情反而加重,以为没有活路了,就准备了棺材,托付后事。苏轼特地请来蜀地良医张肱为他诊治。张肱问诊后,就断定他所患并非“消渴病”。于是取来麝香当门子,用酒泡湿,制作了十多个药丸,又以枳枸子煎汤。颖臣服后,病很快治愈。张肱解释原委说:“颖臣的脾脉热而肾将衰,是因为他吃瓜果过多,饮酒过度。麝香能败酒,瓜果接近它,就结不出果实,而枳枸也能败酒,屋外有此树,屋中就酿不熟酒。因此以这两样东西为药,就能排除酒和瓜果的毒素。” 宋《本草图经》也做过验证,说它“能败酒味”。从此,枳枸解酒妙用逐渐流传开去,越来越得到医家肯定。

  元代《本草衍义补遗》纪事,把枳枸和葛根解酒毒进行了比较,更凸显了枳枸的特效:“一男子年三十余,因饮酒发热,又兼房劳虚乏,乃服补气血之药,加葛根以解酒毒。微汗出,人反懈怠,热如故。此乃气血虚,不禁葛根之散也。必须鸡距子解其毒,遂煎药中加而服之,乃愈。”

  李时珍《本草纲目》很看重枳枸药效:“其枝叶,止呕逆,解酒毒,辟虫毒。”

  清代《老老恒言》更喜好枳椇粥养生:“枳椇粥,除烦清热,尤解酒毒,醉后次早,空腹食此粥,颇宜。”

  乾隆《永顺府志》说湘西之地是“山林蔚佳之处,宜有名材异产”。湘西自古以来就多特产方物,枳枸是名副其实的湘西特产和贡品,我愈加深信不疑。

  了解枳枸一些表皮之后,我曾想,有必要向三弟说道一下,给他打打气,多熟知一些枳枸的妙用,建一个像模像样的金句园。

  去年过春节,当我回到乡下向三弟说起金句价值和大致想法时,他竟然说,为了给新苗腾地,已经把那些金句树毁了,当柴烧了。他说得很轻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有时真想不通,是我过于谨慎反应迟钝,还是他心中无数变化太快了?

  还好,三弟做事从来不是很利索,沟边地脚处毕竟留下了数十株大而直的金句树。我姑且把它看成是一个园子。

  今年中秋国庆两节碰在一起,假期长,但是阴雨绵绵。我回了一趟老家,特意去三弟苗圃转了转。幸存下来的金句树长势爱人,枝繁叶茂,一树树挂满了金色,看上去,确实像一个金句园了。我顾不上一地泥泞,拿起竹篙,随便就刷下了几串金句。手里攥着金句,嚼在嘴里,特别香甜,感觉像回到了秦朝。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翟非)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