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黄海龙 | 割禾
黄海龙 | 割禾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10-16 10:12:13 湘西网

  黄海龙

  温热的风从旷野中拂过,顺带吹走了高岗上的云朵,稻子就一田一田地黄了。

  这个下午,老栓头正撅着屁股,在屋门前整修镰刀。老伴四处忙活,翻晒院内的辣椒、棉花、黄豆。那些挂着的辣椒、晒在瓦背上的棉花,把这个季节的农家小院装点得格外温暖,空气中流淌着一股庄稼成熟的香甜味儿。

  老栓头紧了紧新装上的镰刀把子,用拇指肚试试刀锋,望着一把把整修出光芒的刀具,他显然很满意。老栓头屋门对着的是满垄金色的稻浪,从这个角度看去,似乎那稻浪是从他满脸褶子的笑意里流出来的一样。

  “今年,儿子女儿回不来了,看你明天的谷子那么收回来!”老伴边喂鸡,边对老栓头说。晚霞深处的农家小院里,挤满了回家来的鸡鸭,这里一声“咯咯”,那里几声“嘎嘎”,好不闹热。门前桑树上,还有几只母鸡依然卧在那里不肯下来。

  “不打紧,我夜饭后去请人。”老栓头坐在厨房门前的一棵梨树边上,吃着夜饭。他身板单瘦、头发花白,一脸古铜色,穿着一件灰蓝色的衣服,精神矍铄。

  每年这个季节,儿子、女儿都要回家帮老栓头割禾,儿子笑着说:“和农民一起过丰收节。”老栓头听得懂儿子的话里话外,他才不管这些哩,他只要儿子、女儿回来帮他割禾他就高兴;况且儿子、女儿回来了,媳妇、女婿也回来了,孙子、外孙女也跟着来了,家里闹热得就像是过年。

  老伴担心孙子、外孙女皮肤嫩,经不得稻草毛躁人,但他俩偏不肯,要和大人一起去山上。到了山上,两个小孩就像两只快活的小羊羔,他们学着大人割禾,但拿不到镰刀,只能用手扯,却怎么也扯不倒一株稻子,反倒把自己扯翻在田里,引来了满田的笑声。他们各自拿着几根稻穗,去打谷机上划谷子,在“哗啦哗啦”声中看稻粒欢快地跳荡,两个小孩就手舞足蹈地笑了。

  两个小孩很难闲下来,要么在草垛间追逐,抓蜻蜓、捉蝴蝶;或是蹲在田间一角,看两只鼓眼睛的绿头螳螂打架,看一只碧绿的小青蛙跳进稻草垛里不见了;或是坐在老栓头用山间葛藤做成的秋千上荡秋千,脆嫩的笑声飘过了坡岭。老栓头边吸着烟,边看着田间两个活蹦乱跳的孩子,眼睛眯成了山间一轮初升的弯月。

  想到今年儿子、女儿不能来,老栓头心里到底有点不爽。夜饭后,老栓头踩着一地月光,去寨上请人帮忙,回来后正和老伴商量明天的生活安排。这时,寨上的长根推门进来了:“叔,你明儿割禾?”

  “是哩,明儿割对面垅里的禾。”老栓头说着,递过一锅旱烟去。

  “今年若冇喊上我呢?”长根边卷着旱烟,边在门槛上坐下来。

  “听讲你都割了好几日禾了,你的身体还不好哩!”老栓头答道。

  “叔,去年要不是你帮我垫医药费,哪里还有我哦。我的身体好着呢,这点累算什么!”长根拍着胸脯说。

  第二天,一行人来到田头的时候,远处的山谷还弥漫在清晨的薄雾里,山头上映衬着一抹嫣红的阳光,显得格外的温暖。老栓头俯下身子,用一双大手把一大抱稻穗圈拢来,使劲地嗅着稻穗散发的清香,他眯着眼似乎有点微醺了。

  老栓头终于站直了腰,把一只手插在腰间,另一只手用力一挥:“开镰!”那神态,俨然一位将军。每年,老栓头家开镰割禾,都是在他这样指挥下进行的,这几乎成了一种仪式。

  银亮的镰刀划破熹微的晨雾,顺着稻禾开镰的方向,田间的小青虫、小青蛙显得更加欢快了,它们冷不防就跳上了农人的头巾,然后俶尔飞入近旁的草丛里。在打谷机“嗡嗡”声中,朝阳照到了稻田边上的大树,东方天宇的朝霞已然烂漫一片。

  老栓头照例是搂稻禾、捆稻草,他先捡起粗的稻草秆子,再搂起细的禾尖,耐心细致地一遍一遍搂着,然后把谷子用撮箕装进箩筐里。“搂得好干净啊,上了年纪,可功夫没有丢呢!”“老栓头搂稻禾搂得干净,捆稻草也捆得好,又整齐又利索,是庄稼把式。”大伙儿对老栓头的手艺啧啧赞叹。

  看着老栓头捆稻草很悠闲,一年轻人比划了几下,说:“捆稻草有什么难呢,我来试试!”老栓头笑了笑说:“你来嘛!”年轻人学着老栓头捆稻草,可怎么也捆不成垛儿,要么一摆就散架了。“望着简单做着难,叔你若捆得那么整齐哩!”年轻人搔了搔头皮,脸红了。“才知道厉害了吧,姜还是老的辣!”长根笑了,大伙儿都笑了。

  “庄稼活可都是细致活哩,莫小看,一点马虎不得。捆稻草要这样。”老栓头笑着说。老栓头手把手地教起了年轻人,教得细致而耐心。“要达到叔的功夫,我还要历练历练。”年轻人看见自己捆的稻草笑了,老栓头也笑了。

  已是正午时分,大伙儿有说有笑,正忙得热火朝天。老栓头忽然看见儿子领着孙子朝这边走来,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孙子早“爷爷、爷爷”喊着,老远地飞奔着过来。“哎哟,莫摔倒了啊!”老栓头张开双臂,迎了过去。

  “爷爷,你的兵好多、好厉害啊!”孙子说。“爷爷的兵在哪里呢?”老栓头问。“你看,这不是,这不是?”孙子的手指划过一捆捆的稻草垛儿,认真地说。坐在田埂上的老栓头笑了,笑得眼角都起了核桃纹。

  “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黄海龙)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