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非凡的音乐 非凡的著作
非凡的音乐 非凡的著作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9-16 7:26:17 湘西网

—— 写给张慧云和她的《中国辰河高腔音乐集成》

张慧云与龙文玉在一起。

张慧云在采访辰河高腔传承人向荣。

《中国辰河高腔音乐集成》上下两册。 石 健 摄

终一生,为一事。张慧云在整理资料。

  龙文玉

  张慧云艺术简历

  张慧云,1940年出生,汉族,湖南湘西泸溪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退休音乐教师。18岁开始发表作品,并获奖。19岁毕业于吉首第一民族师范学校,21岁进入湘西泸溪县辰河高腔剧团工作,任剧团音乐编导近十年。2009—2017年,挖掘整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辰河高腔音乐曲牌300多个,以及7出折子戏的全部音乐,并清唱录制了80个好听又难唱的高腔音乐曲牌。她是把辰河高腔音乐记成曲谱的第一人。

  张慧云擅长歌曲写作,代表作有《湘江颂》《我最想去的地方》《高高吊脚楼》《山里阿妹放牧归》《真情母爱》《中国收获着精彩》等,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各类征歌比赛,曾获金奖及一、二等奖。少儿歌曲《祖国的歌》参加2005年“全国少儿歌曲创作及演唱大赛”,从四万多首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入选《全国百首优秀少儿推荐歌曲》,并于2008年入选《全国少儿歌唱考级作品集》(二)之中。

  我在湘西州人民政府分管文教卫工作的时候,无缘结识张慧云老师。1998年,我千方百计排除重重阻力,把中国湘西泸溪县辰河高腔剧团带到法国和西班牙,让辰河高腔戏剧精英们在西方艺术殿堂大展风采,那时候,张慧云老师早已离开剧团调往外地工作,无缘随团亮相,这是历史的遗憾。

  2012年冬的一天,辰河高腔传承人向荣师傅带张慧云老师来看我。这时,辰河高腔已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张慧云老师花了一生心血记录整理的辰河高腔音乐曲谱,也已装订成厚厚的三大本摆在我的面前,尚未出版。向师傅和张老师希望我协助联系解决出版费用的难题。我一来被他们酷爱辰河高腔的深厚情结所感动,二来难却他俩不远几百里专程登门拜访的盛情,于是给曹世凯副州长写了一封很长的推荐信,希望尽快出版张慧云老师记录整理的这本辰河高腔音乐曲谱,因为世界需要它。

  为什么说世界需要这本书呢?

  早在1998年11月,泸溪县辰河高腔剧团应法国巴黎秋季艺术节和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木偶戏剧艺术节的邀请,在欧洲两国三市巡回演出辰河高腔《目连救母》,轰动西方。法国国家电视台一台、二台和五台,《世界报》和《解放时报》,西班牙《国家报》《前锋报》《今时报》,巴塞罗那电视台、广播电台,分别报道了演出消息和重点评论。

  大家一致认为“辰河高腔《目连救母》是中国戏剧的‘活化石’”“中国本土文化的好标本”“奇妙的东方文化现象”“人类多元文化的艺术奇葩”“世界戏剧的源头”……法国《解放日报》在显著位置刊登《在Acarlltte剧院,我们愉快地下地狱》的文章:“观众看后认为,在两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间,欣赏了一块十分精致的钻石,特别的精致,而使人快乐。二十年前,我们看过美国著名话剧导演罗伯特·威尔逊导演的话剧《爱因斯坦在海滩上》,这出戏是当时的一次话剧革命,现在我们仍然记着它。今天,我们看了《目连救母》这出戏,那么二十年后,我们同样会骄傲地告诉我们的孩子,当时我在现场看过他们的精彩表演。”外国观众用《目连救母》与《爱因斯坦在海滩上》相比,说明《目连救母》的历史意义。言下之意就是《目连救母》可称为戏剧革命的丰硕成果,是中国辰河高腔目连戏大家族的代表。

  美国的《天下华人》和中国香港发行的《民报月刊》等大型刊物都邀请专栏作家和自由撰稿人撰写长篇评论,决心将辰河高腔《目连救母》推荐给更多的观众和读者。英国亚洲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主任和中国台湾亦宛然艺术团负责人表示将竭尽全力邀请《目连救母》到英国和中国台湾地区演出。法国《西南报》在专稿《中国戏剧目连戏终于来了——中国最古老的戏,甚至是世界最古老的戏——今日演出》中分析说:“用打击乐伴奏的这种高腔和西方戏剧没有关系,12世纪,东方有戏剧时,西方的戏剧还没有诞生,这种唱腔是非凡的。”如此等等,好评如潮。辰河高腔目连戏一方面是故事感人,另一方面是音乐动听,第三方面是剧种特殊。

  总之,辰河高腔目连戏是中国和世界戏剧的“活化石”,辰河高腔是活化石戏剧的“活音乐”。其音乐曲调、唱腔美妙动听,形式丰富多彩,有如天上繁星,数也数不清;又如地下金矿,挖也挖不完。但如此美好的音乐,至今还没有曲谱。这种音乐不是想记录就能记下来的,谁能够把这件难事做好?中国的知识分子是能干的。张慧云老师为了满足世界戏剧家和爱好者的需求,编撰了这部非凡的音乐著作。

  这部著作的艺术价值,本应由音乐家和广大戏曲工作者做公正的论断。作为“音盲”和“戏盲”的我,实在没有发言的资格。但他们认为我管过文化工作,支持保护过辰河高腔剧种,特别是曾牵线搭桥,把湘西泸溪县辰河高腔剧团《目连救母》剧组带出国门,与广大辰河高腔演职人员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某种场合还当过他们的代言人。他们希望我写一篇短文,我无法推脱,只好答应了。

  代言不一定能代好,我只能作为内行们的外行朋友,谈三点感想,姑且概括为“多”“准”“全”。

  先说“多”。这部《中国辰河高腔音乐集成(上、下卷)》虽是张慧云老师记谱的作品,但也是集众多优秀辰河高腔老艺人及戏迷的智慧而成。他们克服多种困难,经过多次修改,才有了这部著作。20世纪60年代,张老师受命于党和政府的安排,离开她心爱的音乐教师的光荣岗位,肩负着传承发展辰河高腔曲谱的文化使命走进了陌生的泸溪县辰河高腔剧团。她虚心学习,记录整理,继承传统,改革创新,把辰河高腔推进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正当她勇攀高峰,即将旗开得胜的时候,进入了中国历史的特殊时期,剧团被撤销,她不得不接受新的任务,遗憾地离开了耗尽她青春年华的辰河高腔音乐事业。可贵的是,张老师不但没有消沉,反而更坚定了保护辰河高腔音乐的信念,工作之余她一直在关注辰河高腔的发展。特别是近几年,尽管年逾古稀,她仍然东奔西走,自费、拼命地不断续写、完善辰河高腔的音乐篇章。她的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值得赞扬的。

  所谓“准”,就是记录辰河高腔曲谱的时候,张老师不是一听就记,一记就成,马马虎虎,滥竽充数,而是虚心向老艺人学习,认真记录,反复修改更正,追求完美准确、精益求精,既保证了所有曲谱的真实性,又保证了文化遗产的原始性,为人们学习、研究和传承原汁原味的辰河高腔音乐提供了可靠的资料。

  至于“全”,一方面是张老师谦虚谨慎、心胸宽广、视野开阔,走遍了该走的地方,找尽了能找的艺人,不断收集,反复增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能记录的高腔曲牌、折子戏都整理入册。自己还清唱了80个高腔曲牌,终于编成了这部迄今为止涵盖面最广、跨时段最长、数量最多、质量最好、艺术性最高、系统性最强的《中国辰河高腔音乐集成(上、下卷)》,虽然称不上辰河高腔音乐大全,但精华已蕴其中。作为辰河高腔音乐集成,其全面性、完整性、系统性都是首屈一指、独一无二的。

  总之,这套书是我国辰河高腔音乐的第一部曲谱,是我国辰河高腔音乐发展史上的第一部专著,是第一个光辉的里程碑。其出版问世,是湘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一件好事,可喜可贺。这是编者张慧云老师的光荣,更是组织支持出版者的骄傲。请允许我代表辰河高腔戏剧界的朋友们借助本文,向为本书问世做出过贡献的所有领导和朋友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诚挚的谢意,并寄语广大戏曲工作者虚心学习、认真研究、承前启后,努力开创辰河高腔艺术发展繁荣的新局面!(作者系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原副州长)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作者提供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龙文玉)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