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姚 舜 | 湘西一日
姚 舜 | 湘西一日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9-16 7:24:10 湘西网

保靖迁陵镇和平村的书屋。

保靖县城西门街上陈家驹老人的读书笔记。

芙蓉镇上的好心老板瞿章勋。

  文/图 姚 舜

  在湘西的日子结束了,我很怀念它。

  2020年7月末,我随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的老师同学们远赴湘西,开始为期两周的暑期社会实践。未曾想到,我会在这里经历如此充实的日子,目睹如此秀美的河流山川,体察与众不同的民情风俗。

  因这段湘西时光太丰厚,我对它进行完整记录的企图与幻想无异。特截取其中一些特别的瞬间进行拼贴连缀,或能以“想象”来填充那些缺失的部分。

  早上:和平村的小孩

  保靖县迁陵镇是我们这次实践的主阵地,湘西之行的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这里。那日早晨,我们来到和平村的鳌溪组——著名作家彭学明的故乡。此行目的,是去到彭学明的旧居采访,对迁陵文史园彭学明纪念馆的可行性进行论证。

  其间,经过一幢名叫“娘家书屋”的房子,这是村里的图书室。图书室大门紧锁,墙面布满蛛网,几个小孩子在铁门下的破洞里钻进钻出。找来村干部把门锁打开,另一个世界立即展现在眼前。通往图书室二楼的楼梯两侧,密密麻麻地被各种颜色的粉笔写满了字,涂满了画。从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和稚气未脱的线条可以确定,这是小孩子们的“大作”。这些“壁画”的内容有的是小学课程表,有的是某道数学题的计算过程,有的是动植物简笔画,有的是和小伙伴的悄悄话,天真率直 。

  “娘家书屋”留给了我深刻的印象。这类建在农村地区的文化设施,对加强基层文化建设、丰富群众文化生活、提高群众文化水平,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娘家书屋”的现状却也提出了严峻的问题:在乡村文化设施已经建立起来之后,如何才能妥善地保护、利用、充分发挥作用?

  我想,孩子们为何偏偏在书屋里解题涂鸦,而不是去其他的地方?也许,这个小小的问题值得我们去采访探究,或可找到乡村孩子与学校、家庭教育更深层次的关联。

  下午:西门街的老人

  此次暑期实践,我们需要和保靖当地文史工作者对接,以期调研更专业更顺利。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陈家驹老先生。他今年快八十岁了,沧桑岁月化作皱纹,在鬓角白发间显没着。

  老先生住在保靖县城一条叫做西门街的老街上。西门街保存着曾经的印记:蛛网一样的电线网密布其间,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木屋,还有一两百年前的城墙遗址,都在这儿静默着又言语着。虽然老旧,但这里仍然保持着活力。路边的苗医馆人流如织,老街坊之间互相串门,麻将馆里的小猫伸着懒腰……老街的从容令它葆有格外的魅力。

  老爷子身材瘦小,但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思维清晰。特别是聊到保靖的历史与文化,更是手舞足蹈,对家乡的爱赋予他热情,而思考让他保持活力。

  老爷子仍然坚持写作。他不仅勤于梳理湘西和保靖的历史,而且保持着每天写日记的习惯。他有整整一筐日记,记录着走过的所有岁月。他还爱做读书笔记。翻开那些笔记本,一页页都是啃康德、黑格尔等人大部头的感想与摘抄。

  老先生在西门街的老街坊,有不少都已经搬走了。但他仍然住在这里。就像老街,虽然步履沉重,但终究是在不断向前。

  从陈家驹老先生家离开时,这个好学的、执着的、乐观的、精力充沛的湘西老人,坚持起身送我们。推开门,无限美好的夕阳,正洒在西门街上。

  深夜:芙蓉镇客栈老板

  我们一行八人在芙蓉镇调研完相关的旅游景观及景点建设经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要走回几公里外的驻地成了一个难题。

  此时,有人建议拨打驻地客栈老板瞿章勋的电话,问问有没有更好的返回建议。谁料,瞿大掌柜毫不犹豫说要开车过来接我们。老板的小车分两次接送我们,我是第二批。回到客栈时,已经十一点了。在整理东西时,我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景区里了,在打电话确认手机落下的地点之后,亟须返回景区取回。此时,我不忍再去麻烦老板,便和同伴在大厅里犯起难来。老板的儿子看到并了解情况后,直接说:“喊我老爸送你们过去!”没多久,老板又像救星一样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到了景区,还要步行,老板又耐心地等了我们半个小时。回到酒店时,已经十二点半了。在车上,我了解到,瞿章勋以前是搞摄影的。他说开这个客栈,是为了实现自己创业的梦想,为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们带来更好的体验和服务,为芙蓉镇乃至湘西旅游增光添彩。

  湘西一日,令我记住了湘西人的纯真、诚挚、执着和热情。湘西一日,留我心中。(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中外比较文学专业学生 )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姚 舜)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