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周玉萍 | 七月往事
周玉萍 | 七月往事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9-12 10:2:35 湘西网

  周玉萍

  一只灰褐色的小螳螂,鼓着一双大眼睛,拖着宽宽的翅膀和腹部,慢悠悠地爬上厚石板砌成的阶岩,好像是要到挂着神龛的堂屋里面去。

  农历七月炎热的正午,我在老家的木房子前小坐。周围的人们都休息了,屋后树林里的蝉鸣声也变得低沉缠绵,像要睡着一样。我躲在阴凉中,盯着晒谷坪上晃人眼睛的阳光发呆,不经意间与那只小螳螂四目相对。

  “七月间到屋里来的虫子不能打,那是已经过世的老人回来看子孙后代的。”我想起儿时母亲一再叮嘱的话来。

  印象里的湘西七月,总是伴着炽烈的阳光和要烤干水沟、晒枯禾苗的酷热,乡亲们都躲在家里,只有早晚太阳小的时候才敢出去放牛、背柴。地里的洋芋挖完了,堆在堂屋里,占了大半边地;地里的包谷长得比人还高,草也已经薅过好几遍;田里撒过几次化肥了,水稻开始扬花、灌浆,只等收成……空闲的当儿,乡亲们总是有很多故事要讲。

  老人们都说:七月,是阎王爷将死人的鬼魂从阴间放回人间的一个月,死去的人会变成各种虫类回到生活过的地方。七月间,我确实看到很多平常少见的虫子,诡异地爬到房前屋后,甚至爬上灶台、碗柜、蚊帐,像主人一般熟络。“也许老人们讲得有道理吧。”每次看到灰褐色的螳螂、碧绿的纺车娘,我都自觉地避开,想着那些没有打过照面的祖先能够保佑自己考大学、发大财。

  老人们还说,七月间鬼魂到处游荡,阴气太重,一再告诫不满十二岁的孩子太阳下山了不能出去玩,天黑必须回家;黄昏时听到陌生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以防被鬼带走;夜里有人从后面拍你的肩膀,也坚决不能回头看。听到这些耸人听闻的说法,一开始我们深信不疑,不管玩得多欢,天一擦黑马上像背后有狗追一样疯跑回家。看到小虫子,也会恭恭敬敬地等它先走。可是时间久了,我们没有发现陌生人在黄昏时叫自己的名字,也没有见到村里哪个孩子真的被鬼捉去,便将老人们的嘱咐当作耳旁风了,依旧整天满寨子地跑。不过,被人拍后背的事情时有发生,吓一大跳后回过头去——故意捣乱的小伙伴已经笑成了一团。

  七月间还有一个特殊的节日——“月半”,即汉族传统的中元节,一个专门敬祭亡魂的日子。有的村寨过农历七月十五,也有的村寨过七月十三。对于没心没肺的孩子们来说,节日背后的含义并不重要,对大人们夜里烧“月半纸”形成的缭绕烟雾也视而不见,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吃。既然过节,桌子上总会有平常不容易吃到的好东西。炕上熏得黑乎乎的腊肉,洗净切片后炒上嫩辣子,又咸又香;枞树林里刚长出来的红枞菌,和肉一起焖了,一口气能吃三大碗饭。要是有某个亲戚来过“月半”,母亲还会买一只长筒筒毛的旱鸭子,和嫩嫩的仔姜一起炖……

  除了嘴巴上的盛宴之外,七月间还有一场“请七姑娘”的盛会值得关注。

  寨子里,请“七姑娘”的“仙娘”一般由一位我该叫婆婆的老女人充当。那位婆婆很瘦,皮肤黝黑,性格尖酸好强,平常和别人不怎么来往。但是到了七月,她家就热闹起来,寨子里的很多人都挤到那里去看“请七姑娘”。她家离我家不远,我经常央求姑姑带我去凑热闹。不记得当时是否已经通了电,但她家灯火通明,木楼板也扫得一尘不染,屋子里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其中十几岁未出嫁的女孩子居多。

  吵吵嚷嚷中,“请七姑娘”的仪式开始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被黑布蒙着眼睛,像骑马一样骑在一条摆酒席用的长凳子上。那婆婆平常像苦瓜一般拧着的眉眼变得和顺起来,容光焕发,叽里呱啦地念着咒语,大概是“七姑娘七姑神,快快送我上天庭”之类的话。念到一定程度,“七姑娘”“上了身”,坐凳子上的姑娘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竖立身子,拍着大腿,像骑马一样“驾驾”地叫着,往“天宫”里驰骋。当然,也有的姑娘“不开窍”,不管仙娘怎么念咒语,她就是“上不了天”。

  一路上,婆婆会问“七姑娘”所到的地方和所见到的景象。

  “到哪里了?”

  “到南天门了。”

  “有些么子东西?”

  “有高高大大的门楼,威风凛凛的将军。”

  ……

  到了该到的地方,就有人委托婆婆传话,请“七姑娘”帮忙看一下谷物收成,看一下旦夕祸福,更多的是未结婚的姑娘,想问问自己是什么花?有着什么样的姻缘?“七姑娘”一本正经地举手探看,回答道:“是桃花”,“是藕花”,或者“是狗尾巴花”,走过来的人(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或者是“搬着锄头挖岩窠”……和我一起去的姑姑、姓尚人家的女儿、谢家的姑娘,那些女孩听到自己是什么花,满意则假装矜持地偷着乐,不满意则垂头丧气又不好意思表露出来。

  可惜我当时不满十岁,听不懂“仙娘”和“七姑娘”说的话,也记不住更多的细节。只记得当时大家都十分安静,瞪大眼睛看“七姑娘”和“仙娘”,生怕漏掉了一个细节。我不知道“七姑娘”是不是真的“上了天”,是不是预见了绚丽多彩的美好未来。孩子们完全是看“把戏”的心态,时不时议论,甚至笑出声来。“仙娘”赶紧吓唬道:“惊到了‘七姑娘’,扮‘七姑娘’的人魂魄就飘到天上转来不得了!她屋娘老子要揪死你!”

  很多年过去了,“七月半”的节气还在过,七月间特殊的吃食还在吃。我也知道老人们关于七月的很多说法并不可信,“请七姑娘”的仪式仅仅是当年贫瘠文化娱乐生活的一种调剂,当年扮“七姑娘”和看“七姑娘”的姑娘们也各自四散,不知道她们是否还记得当年的心境,记得那些神秘而美丽的七月往事。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周玉萍)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