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山里人 | 神奇魔幻的石堤
山里人 | 神奇魔幻的石堤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7-26 9:32:58 湘西网

  山里人

石堤全景

  白河悄悄地从湘渝交界的八面山后跑出来,亦如一位土家壮汉,形色慌张地撞向了正在山间散步的梅姑娘——梅江,将梅江撞退了好几里路程,并在大山里的巨石上撞出了一块坪地,这,就是石堤。

石堤豆腐鱼

  石堤很小很小,用当地人的话来形容,“硬是小得像X形”,几十户人家,如同插笋子一样插在这块大石头上。两条窄得不能再窄的石板街,像串鱼一样将这几十户人家串起,晾晒在大山之中的白河岸边。居住的那家炒个七姊妹海椒,满街人打喷嚏,而打个喷嚏满街人都听得到。石堤虽小,只有几十户人家,可住在这块大石头上的几十户人家一不种田,二不种地。因地处白河与梅江的交汇之地,地理位置极佳,也极其重要,江河中船来船往,都要在这里停歇。过去,这里的人家多有开客栈的,开馆子的,跑船的,拖船的,修船的等等,都是围着船做生意。如今,白河、梅江上下都修了电站,将江河堵断,跑船的也就少了。但生意还得照做,只是换了个门道,不再围着船做生意了,而多做起了服装、百货、建筑材料等居家买卖。现在公路更是四通八达,连自然小村落都通了车,还是柏油路水泥路,平平坦坦,最远的也一个时辰就到家了,这客栈生意也就死气了,吃馆子的人也就少了。但馆子还是有人照开,好像还有四五家馆子,特别是那两家豆腐鱼餐馆,远近闻名,秀山的、酉阳的、花垣的、龙山的吃客,三天两头地驾着车来石堤专门吃顿豆腐鱼,解解嘴馋。

  说起石堤的豆腐鱼,还有些名堂。因白河、梅江的水质清澈,河中乱石又多,这里盛产一种专在石头缝中生存的鱼,当地的人叫它“角(guo)角鱼”。因在石头缝中生长,这鱼长不大,能长到一公斤重的可能都成了精。也只怕经十几年在石头缝中磨难出来,才长过一公斤之重。就像人一样,年纪越大越精,那都是磨难出来的。然而,这“角角鱼”不易捕捉,在它的头两边各有一根刺,像微缩了的黄牛角,但比牛角锋利得多,而且还带点毒气,被它刺一下要痛许久,这种钻心的痛,被刺过的人或许一辈子都记得住。但这种鱼味特别鲜美,几条鱼加一锅子豆腐,豆腐连汤都鲜美无比。所以,这些远近的吃客,便屡屡来石堤只为吃一顿豆腐鱼。

  可是,有那么几年当地人为了谋取眼前利益,在白河、梅江两岸开采钒矿、锰矿,只几年时间河水漆黑一片,就连河中的石头也黑了一层。“角角鱼”越来越少,豆腐鱼也难吃上了,吃客们叫骂不绝,湘渝两地还因河水污染打起了官司。好在当地人知错便改,拿出“断臂保命”的决心,取缔了两岸的钒矿、锰矿,虽然断了眼前的一些利益,但将环境这条长远的命根子保住了。如今,河水清了,“角角鱼”又多了起来,石堤豆腐鱼亦越发有名了。

酉水峡谷

  在石堤,白河与梅江交汇后,就诞生了另一条河,这河便有一个醉人的名字,叫酉水。据《山海经》注,酉水始于石堤,然后流入湘西,在湘西境内流了四百来里,最后在沅陵注入沅江。现今,人们又习惯将白河也叫酉水,所以酉水又从石堤上溯到宣恩,流程达四百多里,这样,上下相加便有了八百里酉水之称,是为土家族人的母亲河。但不管怎样,石堤是酉水河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石堤小则虽小,但它在酉水河上起到的作用却非常之大。因为,在过去白河与梅江只能行小船,而在石堤交汇后,水量陡增,便可改行大船,所以,石堤便成了秀山、酉阳几十个乡镇在此的物质聚散地,只因石堤地盘太小,这个物质聚散地才转移到下游的里耶。

  春秋战国时代,石堤还是楚蜀交界之地,石堤以上川味甚浓,石堤以下楚风渐盛。后巴国强盛,便将酉水上游全部占据,石堤又成了巴楚的交界之地。到了战国末期,秦灭了蜀国和巴国,石堤又成了秦楚的交界之地。所以说石堤小则虽小,但它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石堤卷洞门遗迹

  关于石堤的名称,还有一个极富传奇的来历。据说,当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金陵闹分裂,带了20万人马一路向西奔来,准备去四川立足发展。到达离石堤不远的里耶时,其母因一路不堪颠簸而病亡,便在里耶万寿宫急忙做了三天道场,安葬了母亲后,他便悲戚地又率军向四川进发,来到湘川交界的酉水河边时,在此地准备骑马过河。然而,当马行走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时,马蹄打滑,受到惊吓,他差点掉进河中送命。可此时,只听“轰”的一声,马便奋力一蹬跳过河去,在这块大石头上留下了深深的蹄印。同时,也将翼王石达开吓得直冒冷汗,虽然这次神马救了他一命,但过了酉水河后,他仍心神难定,惊悸有余,便发出感叹:“骑马过河失蹄,虽救得了命,却救不了运。”此时此刻,也正是他一路西奔的惊恐心态,最终在大渡河安顺场全军覆没。因而,这地方的人们以此典故而叫这块大石头为“失蹄”,后来人们左叫右叫讹叫成了“石堤”,也有取石达开失意的含义。但“骑马过河——失蹄”这句俚语却流传了下来,其意思就是说一个人心神不宁,难成其事。

  在石堤的河码头上方,有一座古关隘叫“卷洞门”,这里曾是“九溪十八峒起义”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地方。“九溪十八峒起义”是土家族、苗族、侗族等一些少数民族不堪封建统治残酷压迫而发生的多次大规模起义事件。因石堤地处梅江与白河交汇的地方,上可通巴蜀,下可达楚吴,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元至元二十年(公元1283年),沅、辰、澧、施、黔等地九溪十八峒诸蛮“设伏险要,以木弩竹矢”反抗元军。当时,元朝庭派遣湖广行省右丞秃赤和湖南宣慰元帅完者贴木儿率领元军打开通往巴蜀的通道,去进攻合川钓鱼城与彭水绍庆府等地,便在石堤同元军发生了一场激战。元军多次派兵攻打石堤的“卷洞门”都没有打开,后元军调来火炮进攻,起义军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但石堤的这次守卫战,却有力地支援了巴蜀一带的抗元斗争。后来,在天下霸唱所著的《鬼吹灯之七·怒晴湘西》的小说,便是以此次起义为背景而写成的。

  当然,在石堤人们讲得最多的还是两位白夫人的故事。好水出好鱼,同样好水也滋润出美女。石堤这一带的人多姓白,就曾出过两位美丽而豪杰的白夫人。一位是嫁给酉阳土司王冉跃龙为妻,并在援辽平叛之役立下战功,授封诰命夫人。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三十二岁的白夫人与酉阳土司王的弟弟冉见龙受明朝廷的调令,参加援辽之役。当时,夫弟冉见龙冲锋在前,白夫人率女兵殿其后。在辽东浑河激战时,夫弟冉见龙战死,而白夫人率女兵继续奋战,最后在明军的协同下获胜归还。明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屠崇明、安邦彦叛乱,明朝廷危急,白夫人再一次奉调率土兵与秦良玉一同前往征讨,结果大获全胜。因东西赴调,效令有功,明朝廷袭授酉阳土司二十世宣抚使司之职。另一位则是嫁给保靖土司王彭荩臣为妻,明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年),年逾五十岁的白夫人遭遇了两次大的变故。这年三月,因抗倭立有战功的丈夫去云南任布政使时去世,紧接着这年十一月担任土司王的长子彭守忠又英年早逝。年幼的孙子继任土司王,白夫人便管抚。在她管抚保靖州的十二年里,训导幼孙,体恤民生,推行仁政,深受当地民众爱戴。

悬棺葬遗迹 本文配图均来自网络

  在石堤,还有一处令人怦然心跳的地方,那就是站在河码头上都可以看见的酉水岸边的悬崖墓葬,又叫“悬棺葬”。此种葬法就是在临河面的崖壁上开凿长宽各1.5米左右的方洞,有的则利用天然洞穴加工而成,将棺木置入其中。据《太平广记》记载:“五溪蛮,父母死,于村外搁其尸,三年而葬,打鼓踏歌,亲友饮宴舞戏,一月有余,尽产为棺,于临江半崖凿龛葬之。”其意思就是五溪蛮人的父母死了,便将尸体装在棺木内,搁置于村外,并打鼓跳舞,宴饮欢娱一个月之久,三年之后再将其尸体或骨头进行悬棺葬。酉水便是五溪之一,当地土蛮也就是现今的土家族人,他们称这种“悬棺葬”又叫“仙人洞”。这其中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就是人一旦老了,想返老还童,就在悬崖上的“仙人洞”住上几天,脱掉一层皮后,就会还原成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然而,这个传说的可信度有多高不说,但凿岩为穴置棺以葬,确是土家族先民的一种丧葬方式。他们坚信,悬棺临水而葬,在高高的绝壁上,人迹罕至,野兽亦难侵害,祖先的灵魂就不会散去,在阴间仍与亲人们生活在一起,因而,这地方称祖先为“仙人”。有时候,这地方骂人最毒的一句话便是“我X你仙人”。石堤酉水岸边这处“悬棺葬”,让人无不有一种神秘、魔幻的感觉,因而还成了所谓的“千古之谜”,至今,人们都还做着种种猜想。

  但凡到过石堤的人,总觉石堤这地方很小很小,可这里却时常充斥着一种神奇、魔幻的感觉,让人永远也搞不懂,道不明!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山里人)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