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周玉萍 | 说文解“恨”
周玉萍 | 说文解“恨”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3-23 12:23:36 湘西网

  周玉萍

  汉语博大精深,生动丰富,表现力非常强大。写文章的人呢,为了推陈出新,表达自己的独特见解,都乐于开辟新的写作题材。关于人类的内在情绪和外部表情,不少文人都写过形而上的论述文章,例如学生时代学过的周汝昌的《谈笑》,文学大家梁实秋的《谈友谊》,关于爱情、亲情的就不胜枚举了。但是明目张胆写“恨”的,貌似不多。

  南朝梁大文学家江淹,就是“江郎才尽”的那个,直接以仇恨为题,也写了篇洋洋洒洒的骈文《恨赋》,号称是古今中外第一写“恨”之作。《恨赋》以概括性极强而又感染力极强的文字,以秦始皇、赵王迁、李陵、王昭君、冯衍、嵇康六个历史人物为例,写尽了人世间的种种幽怨与愤恨,这在讲究含蓄、追求意境的中国文人中是很少见的。可惜是拗口古文,现代人读起来有点费劲。

  恨,本义为怀恨在心,怨恨,指对人或事物怀有强烈的敌对或不满情绪。俗话说,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皆不可少。恨没有被归入“七情” 之中,却是一颗饱含了多种情绪的复杂的怪味豆。其强烈程度可以咬牙切齿,又很难摆到台面上去表达。在艺术作品中,恨是艺术家经常表现的题材,或者当作重要调料,就像炒菜的时候,不能老是放盐、放糖,一派歌舞升平,必须偶尔来点辣和苦,甚至是臭,才有深度,才像真实的世间。而且,这颗豆子对味蕾的刺激性够强,足够诱惑,能够大大增强作品的力度。

  我读过的关于仇恨的文学作品中,写得最好的是鲁迅先生的《铸剑》。故事中,上古铸剑人干将铸成绝世宝剑之后,被楚王杀死,以防再铸出与之匹敌的宝剑。铸剑人的儿子眉间尺长大之后,历经磨难,终报杀父之仇。小说写得离奇诡异,充溢浓郁的神秘色彩。《铸剑》中,仇恨的力量非常强大,仇恨让原本性格软弱的孩子变得坚强勇敢而决绝,带着父亲生前铸成的剑,孤身一人进入楚国王城,报仇不成,后将宝剑和自己的头颅交付侠士晏之敖。最终,其头颅与晏之敖的头颅一道,在鼎中与楚王的头颅恶战,终于完成复仇的使命。

  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中,被逼上梁山的英雄好汉,心中莫不是抱着一团怨恨之火。林冲原本是八十万禁军总教头,凭自己本事养家糊口,不招谁惹谁,哪知因妻子太美被高衙内看上,先是被设计革了职,流放沧州看管草料场,一路上受尽折磨,苦不堪言,后又欲被放火焚烧,侥幸留得一命。打虎英雄武松,至亲胞兄武大郎被西门庆和潘金莲毒死,一气之下杀掉二人,被刺配孟州,后又因蒋门神和张团练暗算,不得不再开杀戒。就连大当家宋江,也因阎婆惜的背叛、威胁,窝了一肚子的火,火气释放之后,原本一心做忠臣良将的他只好投向梁山泊。

  元曲《赵氏孤儿》,可以说是现代很多复仇类的通俗小说、电视剧的鼻祖。战国晋灵公时期,赵家在“下宫之难”中被灭门,有孤儿赵武幸留活口,由大夫程婴抚养长大,后来终于回到朝堂,报仇雪恨,成为晋国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

  到了近现代,各种通俗小说、武侠传奇中,复仇就成了最常见的题材。某大侠被人陷害谋杀,必有其后代苦练武功,十八年后去寻仇。然后,仇家若有遗孤,也必将复仇视为终身志向,真可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天龙八部》中,神仙姐姐王语嫣的表哥慕容复,就将光复“燕国”视为头等大事,负了她的一片痴情。现代电视肥皂剧中,复仇的桥段更为多见,某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原配夫人原本善良、软弱、纯真,懵里懵懂地被继母或者第三者欺负陷害得遍体鳞伤,某天就幡然醒悟,迅速黑化,开始复仇。

  仇从何来?怨由何生?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往往是原本弱小或者善良、正直的人,被强大、邪恶、黑暗的人或势力伤害,失去了至为珍贵的人、物、地位,所产生的强烈的不平衡之感。眉间尺如此,林冲如此,赵氏孤儿如此,慕容复亦是如此。不同之处在于,林冲、武松等人的仇产生在自己身上,眉间尺、赵武、慕容复等人的仇则由家族遗传,出生之前就命中注定。仇恨的源头往往是利害冲突,不由人左右,但是仇恨的力量十分强大。仇恨可以让人的血脉贲张,心无旁骛,不择手段,直奔目标,释放出全部的力量。可是,仇恨可以成就一个旧梦,往往也能够毁灭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试想,若不是背负杀父之仇,眉间尺、慕容复们莫不是过着另一种人生?可能是轻马羽扇、谈笑经纶,也可能是勤耕雨读、平凡辛苦,都比复仇来得简单幸福。

  想到朋友写的小说《放下》:毗邻而居的两家人,曾因争地方的大事和这家鸡吃了那家菜、那家孩子骂了这家孩子之类的小事,结了十几年的仇,后来当地修建水库整体搬迁,两家各奔东西,恍然多年后重逢,才发现当年那些摩擦其实不足一提。又想起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一个故事,西方的某个将军发现妻子与部下有奸情,他不仅同意和妻子离婚,成全了他们,而且还因那个部下有才而加以重用,最终成就了自己的一番霸业。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当人沉溺在某种情绪里的时候无比纠结,走出去回头看才发现不过如此。重用妻子情人的将军站得足够高,咱一般人达不到,但可以走远点,再走远点,或许就能放下了。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周玉萍)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