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诗意沁透的俗世
诗意沁透的俗世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9-09 12:6:53 湘西网

  —— 张欣长篇小说《千万与春住》的语言美

汪祖雅

  张欣带着诗意,将生活以饱满的体验,付托在妙笔生花的文字里,这让她的作品读来,如心灵的浪花,如舞韵十足的演出,如诗在眼前跳跃,如细语在耳边诉说,妙不可言。

  小说名出自宋代王观的《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一词,张欣选择“若到江南赶上春”的后一句“千万与春住”作为小说的题目,一看就充满诗意。

  是的,《千万与春住》小说的人物没有离开风花雪月,写的就是俗世人生的恩怨、悲欢离合,以及得意与失落。这些都被作者总体宏观,立体凸现,入微刻画,变成了一场生动的人间审美。

  美,是有生活原型的,发现的人如果以睿智、善巧来进行恰当的表述,美,又会深一层,成为刻在心灵的美,想抹也抹不掉。这样的作品让人读来,仿佛自己,也在作者的意境里,真真切切地成长了一回,成熟了一次。

  张欣的作品无疑具有艺术美,具有深厚功力的。但这里,我只想说她的文学美。张欣的文字,带有她个人的领悟,但又和客观现实相映成趣。其仿佛是作者的一种心绪流露,又好似你我似曾相识,再深一步便进入相知了。一路读下来,她的文字,让人觉得甚至没有一句话或者一个字的多余,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同时,又是那么的语重心长,沁透着岁月的新知新见。

  且看她的开篇——

  “人生是很普通的。

  当年,腾哲是同辈中被提拔起来的第一个,也是最年轻的一个正处级。领导对他的评价是少年老成,机敏稳重。并且,以他的中等颜值居然娶到校花。一时风头无二,前途不可限量。

  然而所谓的人生,不都是另有关山一万重吗?

  腾哲终究也没有非凡下去。”

  接下来,就进入人物了,由人物的内心活动,在眼前的生活场景里,循序渐进地进入故事。其一桩桩一件件,带人进入一群相关的人与事的经历。说实话,那些事与物乃至与人,都是俗的,很日常,仿佛你也见过,或者听说过——就是故事里的人物在是与非中结下的恩怨,有意无意地自私、打小算盘,生命在承受中活着的样子。但是,在《千万与春住》中,她的陈述带着丰满的诗意,这是让你意想不到的。

  在“满地的鞋子”的店面,纳蜜这个饱受沧桑又富贵的知识女性出场。她脸上的神情,就像丝绒的鞋面,平整、贵气。她母亲是穿惯地摊货的人,却到名牌店里高消费地买鞋……

  就这样开始了。由舒服地花钱,在商业王道的派头下,服务员称纳蜜为“夫人”而转折。在人物的心头掠过一丝无奈:“夫人,哪门子的夫人。她一个人生活多久了,记忆细碎而且绵长,这样子一个人进出,竟像数学公式一样固定下来了……她已经变成了一座城池,外面的人进不来,她自己也出不去,固若金汤。”

  接下来又转折了。张欣一样样地用文字往外抛出故事,如数家珍。

  每一处,这种语言的表达力叫人刮目相看。写到纳蜜的母亲成了寡妇:“剩下张皇失措的母亲,方寸大乱,似乎跟好几个男人有过牵扯,无论是那些奇怪的男人上门,还是母亲满怀希望地跑去同居,结果都是无疾而终。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身上的校花气质流失殆尽,荡然无存。看到她越来越乖巧的神情,越来越会看男人的脸色行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纳蜜的心里就像插了一把刀。”

  每一处,张欣的笔力总是恰如其分。纳蜜在“最深的夜,忘了我是谁。”景色总是被她诗意的描写,仿佛作者的才情要喷洒不绝。黄昏时光,她就写成:“夜色压肩的黄昏”。仿佛她的情绪,要给人多一些意思来,很好而又耐人寻味。一个少年郎,她是这样描述和形容的:“是雪后初霁的颜色。这就是青春。”爱情的感觉是:“没有办法呼吸,目光像追光一样紧追不舍。”人到成年的成熟的语境里,她这样说:“人年轻的时候,荒唐就是深刻。”情景交融时她这样刻画:“满天的繁星格外耀眼,与雪山相应而动——静得蛮荒凛冽而又秀丽深邃。”关于爱情的力量,她又是这样写:“力量如雪峰压顶。”街市楼群,她视觉的方式让她这样写:“这一带属于黄金地段,比肩而立的都是优质甲级的写字楼,楼体追求豪华,几乎一模一样地傲视群雄,楼下也是各种小心思。”

  小说的故事丰满,人物是都市的“富贵人”,却也害着“富贵病”。张欣用一笔文字这样描述主人翁内心的惨淡:“两个人都是伤寒病容,迟钝、漠然,死了就死了。”更多的由物及人,作者在她一展多彩的诗意里,所要表达的是一种哲理的人生观念,比如她这样写:“据说树是冬天长根,夏天长叶,人也是这样,遇到事了才会长心智,没有事的时候就轻飘飘地到处招摇。”

  体读这样的小说,人在审美中,是忘记疲劳而获得充足感的。故事怎么走,完全随它去就好了。悲剧或者喜剧,管那么多干什么,跟着有意境,有哲理,有生活洞察力的文字走,随处都是风景,随处都是收获。

  总之,《千万与春住》绝对不是一般的作品作秀,读了就知道作者有功夫,给世俗人间,铺了一层张欣的诗意之路。

  就小说而言,张欣是我心中的一个女神!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汪祖雅)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