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没有电灯的书香夜
没有电灯的书香夜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8-12 10:25:45 湘西网

  汪祖雅

  记忆在时光里倒流,我又回到了远去的山村岁月。那时的电灯,就像善于躲迷藏的伙伴,往往在一种急切里找不到它的影子。

  可山里的日子,依旧需要光明的陪伴。不然,黑夜里,忙碌的人家,就没法把夜生活继续下去。就不能在一片漆黑里,把晚归的夜饭做得喷喷香,把菜炒得色香味俱全。以及围炉而坐的居家之夜,如果没有光明相伴,便也黯淡无光了。

  于是,那时,各种照明方式出现了。蜡烛很好,可是它不经燃。煤油也不错,可是它需要钱。为了经济省钱,我们这些小孩子,就跟在大人的后面,到树林里去挖腐烂的枞树蔸。这种树身砍伐以后,几年之中树根就会坏死,但它的根心在朽木里却不会轻易地腐烂,相反会结满油膏。挖出来,把它弄到屋里,再一条条地划开,便可放在高高的地方燃烧,就可以把屋里的黑暗赶出门外。

  我们给它取了一个很土的名字:枞膏油。它和家里的柴米油盐一样重要,没有它,我们的日子也就一样乏味、难过。所以,进山找枞膏油,与下田干活一样,是我们山里孩子一样必不可少的本事。

  有了枞膏油,日子立马活色生香起来。有人来串门,总会夸赞:呀,你家真亮堂!仿佛说话的味道都因此而明亮轻快了起来。山村人家,几乎都借着枞膏油的光亮,忙到小半夜,才会把一天的余韵过完。

  那时候,我也就小学三四年级,借着枞膏油的光亮,抱着《西游记》和《三国演义》囫囵吞枣地“啃”。母亲忙着家务,偶尔抬头看见我被枞膏油燃烟熏得花黑的脸,笑问我:“看得那么认真,书上有些什么内容,给我说说。”我就像个一问三不知的门外汉,磨磨叽叽答不上来。这时,父亲就会来一声断喝:“洗了,睡觉!”

  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停学一学期,无事时就把简写版的《封神演义》扑在枞膏油的光亮下,看了一个子午卯酉。那时,隔房的二爷爷,给我们讲他抗美援朝的亲历故事,我就给大家讲姜子牙等神话传说,把山村的夜都要弄得无眠。

  小小的村庄里,几个伙伴都是小学以下的水准,学校里的书,读得一塌糊涂,却把读大部头的小说书当成大雅之事。我们相互把家里的书拿出来,一起交换着看。书一旦看起来就入神,尤其是张恨水的《北雁南飞》,让人忘记神话,也忘记疆场的征战和计谋,有种从远古回到现实的生活场面。

  读书是有瘾的。我在宁静的小山村,在枞膏油的光亮下,读了很多不是学校里的书。我常常在书中的情节里莫名大笑,又引发弟弟妹妹们的大笑。更多的时候,我被父母骂为书呆子。就在这样的氛围里,我渐渐长大,阅读习惯也根深蒂固,与我此生紧紧相随了。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汪祖雅)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