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履 约 (小小说)
履 约 (小小说)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7-12 10:43:38 湘西网

  吴国平

  我和海哥成为铁哥们,缘于他的拔刀相助。

  那是高二上期的一天,刚轮到我打饭,一个学生突然跑来插队,抢着把饭碗伸进窗口。我责问他,他欺我矮小瘦弱,不但不道歉,还挑衅我。

  海哥看不惯,就把他教训了一顿。

  从此,我和海哥成了好哥们,好朋友,经常在午休或晚自习前一起散步、聊天。海哥家条件差,母亲生前常年生病,花了不少钱。他母亲去世后,留下不少债务,全靠他父亲做农活和打短工还债,还要供他和妹妹读书,经济十分困难。

  三月下旬的一天,校园里春意盎然,姹紫嫣红。花丛中,蜜蜂来回奔忙,蝴蝶翩翩起舞,鸟儿在枝头啁啾。我俩边走边聊。

  “海哥,你准备报考哪所大学?”我问。

  “我想报B城师大。”海哥笑了笑,“读师范花钱少,可以减轻我爸的压力。”

  “真巧,和我想到一处了。看来,我哥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呢。”我笑着说,“我也想考B城师大,希望毕业能留校。”

  “能留校当然最好。”海哥向往地说,“只怕考不上。”

  “只要努力,会考上的。”我给他打气,也给自己鼓劲,“到那时,咱哥俩又可以天天到一起了。”

  “嗯。”海哥高兴起来,“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俩学着电视里的绿林好汉,击掌为誓。

  时光荏苒,很快高考就结束了。成绩出来后,我俩到学校查分。海哥虽然比我少3分,也上了一本线。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俩一同填报了B城师大。

  “如果我们都被录取,那该多爽啊。”海哥说。

  “会的,一定会的。”我笑着说,“一个多月后,我们就能在B城师大的校园里见面了!”

  “但愿如此。”海哥显得底气不足。

  “海哥放心,不会出意外的。”

  “叭!”我俩再次击掌。

  二十多天后,我俩又一同去学校看录取结果。

  在校门口的喜报牌上,我看到我被B城师大录取了。海哥却被录取到本省的一所二本师范院校。

  “真让人失望,唉!”海哥长叹一口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后悔他当初没有听班主任建议。

  填报志愿那天,我们查询过B城师大近两年的录取分数,海哥高出整整三分。当时以为上B城师大是坛子里捉乌龟——十拿九稳的事,所以都没有填上服从专业调剂。

  入学后我才知道,那年报考B城师大的考生实在是太多了。我都是刚刚上线,海哥自然被挤了下来。

  “去上不理想的大学,还不如复读一年。”站在喜报牌前,海哥失落地说。

  “海哥,复读的压力很大。”我字斟句酌,“老师都说除非落榜,最好不要选择补习。虽说补习有再战的机会,可,可是——”

  说到这里,我急忙打住,不忍心说下去。。

  “如果失败,那就再补一年。”海哥决绝地说。

  “海哥,别补习好不好?”我委婉地劝他,“一本也好,二本也罢,不都是一张文凭吗?”

  因为没有补习的资本,海哥只有听从命运的安排,读了本省的那所二本师范。

  毕业后,凭着顶呱呱的成绩和学生会主席等经历,我成功留在B城师大当助教。海哥也靠自己的努力,留在了他就读的那所大学。

  参加工作后,因忙于工作和俗事,我们的交往变少了,偶尔联系,也只是打个电话聊几句而已。

  虽说一两年没见一次面,但却没有一点点陌生的感觉。我感觉奇怪,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缘故吧。

  一晃九年过去了,我一步步从助教变成了讲师,又从讲师变成了副教授。为了评教授,我到海外访学一年,基本断了与单位的联系。

  回国那天,我回本校报到,漫步在熟悉的校园里,突然看到一个拿着备课本,边走边像在考虑什么事情,有点像海哥的人从对面走了过来。

  “海,海哥,真是你啊。”走近后发现真的是海哥,就给他一拳。那样子不像是来找我玩的,倒像是去给学生上课。

  “当然是我啊,如假包换。”海哥开着玩笑,回我一拳,说,“哦,我先去上课,有时间咱哥俩再慢慢聊。”

  晚上,在海哥的房间里,他向我说起了这一切。

  当年,海哥的成绩和我只在伯仲之间,却因报考人数剧增使他遭遇了滑铁卢,但海哥不认命。到大学读书后,我早把当初的约定忘记到后脑壳去了,海哥却一直记着,并不断地努力,不断地超越自己,苦等机遇。

  去年六月,B城师大进行改革,面向全国招聘教师。海哥终于等来并抓住了机会,履行了当初的约定。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吴国平)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