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临去秋波那一转
临去秋波那一转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4-15 10:10:39 湘西网

  —评黄标小小说集《随心所欲》

  顾建平

  三

  黄标是个勤奋的作家,除了小小说,他还有长篇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诗歌发表和出版,成果丰硕《随心所欲》这本集子,纯文字只有三十三万多字,但这是二百余篇作品积累而成,每一篇作品都需要构思、成文、打磨,其中的劳动量、所花费的心力远远超过同等篇幅的长篇小说或者中短篇小说集。《随心所欲》题材涉及面宽广,小说里有近期的社会现象,作者当地的民风民俗、世情百态,有拟人的动物,有家庭纠纷、感情纠葛、官场风波,林林总总,生活中琐细的事与物,寻常不为人注意的,黄标都拿来化为小说题材。几百年后研究我们这段历史的学者,完全可以把《随心所欲》当做当代中国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

  信息时代,见闻广博不难做到,小说中包罗万象也很容易,但洞明世事曲尽其妙并非易事。

  黄标在湘西基层做行政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笔下的相当一部分作品,写基层文化生态,写基层官员的众生相,是这本小说集的一大特色,也是亮点和看点,别开生面别有洞天。

  《浮蔸的秧苗》中,老两口得知县里领导要来帮自己家插秧,日思夜盼;领导好歹没误农时,浩浩荡荡地来把秧查了,舆论宣传更是轰轰烈烈,场面强大;但是,第二天一大早,老两口一看,傻了眼,田里的秧苗,全都浮了起来……《钓》刻画了李沛然将睿智用于钻营职场官场中,为王局长的爱好处心积虑地投其所好。以钓为依托,围绕出真真假假的别出心裁的垂钓,演变出一场钓的反转。小说看似几个悬念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王局长利用手中的权力,使得李沛然钓到了所需之位,很是有技巧,小说构思巧妙奇特,最后揭秘又在合理之中,舒缓有序,讽刺铺垫稳当,寓意深刻。

  《转转》《发言》《曲径》《爱好》《好主意》《抢镜头》《黑马的练成》《“瞎胡闹”》《坐前排》《自投罗网》《设计》……等等,每篇都能点中基层官场的穴位。前些年颇受市场欢迎的所谓官场小说,完全可以借鉴黄标这些小说中的细节乃至情节。

  游客不会要求大山大川尽善尽美,但是对于具体而微的盆景,转瞬间即可尽收眼底,欣赏者容易求全责备。相比长篇小说,小小说也是这样。我们以《随心所欲》中比重最大的写官场的小说为例,谈谈黄标小说中一些还有待提升改进的地方。

  《死因》写一次巧合导致误会,谣言足以杀人。方琪因无法澄清与领导清晨从宾馆同时出来这个误会,只能一死以证清白。但这篇小说将无形之刀坐实,不能让读者信服。谣言杀人只是夸张的比喻,而小说是不能用比喻替代情节的。

  《习以为常》写县委办秘书小张,听从县委办主任老张教导,在领导身边工作一定要做到“三勤一少”:手勤、眼勤、腿勤、话少。却没想到在市长来视察的时候,他的勤快却弄巧成拙。类似的现象,我也曾见过。《习以为常》写出了官场生态的特有现象,具有普遍性。小说完成了一个转折,但仅仅到此,似乎还只是“事”,没有演绎成“故事”。中文里有个成语叫“一波三折”,如果小小说中有两次转折,内涵就会丰富许多。

  古人所谓见月忽指、登岸舍筏,先得有指和筏,才能抵达月和岸,铺垫不到位,结果就难免会令人生疑。

  四

  小小说在文学领域一直还没有明确的身份定位,甚至还没有一致认可比较固定的名称,关于小小说的理论研究、学术探讨还有很大的空白。

  转折对于小小说非常重要,但仅仅有转折还是不够的。这是网络上最近流行的一个段子:

  在一个有众多名流出席的晚会上,鬓发斑白的巴基斯坦影坛老将“雷利”拄着枴杖,蹒跚地走上台来就座。主持人开口问道:“您还经常去看医生?”

  “是的,常去看。”

  “ 为什么?”

  “因为病人必须常去看医生,医生才能活下去!”

  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人们为老人的乐观精神和机智语言喝彩。

  主持人接着问:“您常请教医院的药师有关药物的服用方法吗?”

  “是的,我常向药师请教有关药物的服用方法,因为药师也得赚钱活下去!”

  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您常吃药吗?”

  “不,我常把药扔掉。因为我也要活下去!”

  台下更是哄堂大笑。

  主持人最后说:“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老人答道:“别客气,我知道,你也要活下去!”

  台下哄堂大笑声、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全场爆棚!

  在对话中,这个段子完成了四个转折,比一波三折还要多一折。它跟小小说有何区别?如果它还不能称为小说,那它缺少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很难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或者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另一方面,网络时代自媒体兴盛,微博、微信方兴未艾,小小说以其短小轻快,与诗歌一起成为网络时代的文学宠儿,写作者和作品数量快速增长。小小说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

  小小说要避免踏入长篇小说泡沫化发展的陷阱。它当然不可能像长篇小说一样被注水成为恐龙般的超大作品,但它完全可能由艺术品滑向消费品,从文学作品滑向娱乐读物。

  英国作家毛姆,一生除了长篇小说、剧本、散文之外,写了一百二十几篇中短篇小说,是二十世纪前五十年英语世界最畅销的作家。毛姆晚年检点自己的文学成绩,觉得大概只有十三四个中短篇小说足以传世。一向骄傲挑剔的毛姆,面对历史,还是非常谦逊的。

  写作者未必都以传世作为成功标志,但一定要把传世作为努力方向,有没有这个方向感,结果大不相同。某个素材,尽量等到酝酿成熟的那一刻再落笔。就像麦穗,抽秆、灌浆还不行,麦粒饱满金黄灿灿才能收获。灵感来得快是一大优点,气韵沉得住是更加难能可贵的素质。

  黄标先生年富力强,这本《随心所欲》展示了他生机勃勃的创作才能。我相信,以他生活经验之丰富,创作之勤奋,视野之开阔,假以时日,他在小小说领域定当能开拓出一片更广阔的新天地。

  (全文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顾建平)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