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大红灯笼挂起来
大红灯笼挂起来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2-06 17:45:10 湘西网

  ○张明华

  春华很高兴,赶大兴寨场的时候,他买了六个大红灯笼。

  春华高兴是有原因的。

  春华家很偏僻,离乡政府都有三十公里。春华家很穷,上有快八十的阿爸阿妈,下有一双正在读小学的儿女,一家人的生活,就靠那点点薄田瘦土,日子过得,连房子都有点歪歪斜斜。没有办法,春华就带着老婆和最小的女儿到浙江去打工,把儿子和两老留在家里。为了省钱,在外的春华省吃俭用,连去年的春节,都是在工棚里过的。

  一年多没回家的春华,在七月的时候突然接到邻居的电话,说他阿爸住院了。得到消息,春华和老婆辞了工,带着正好放假的女儿就往家里赶。一路上,春华盘算着兜里的钱,更盘算着哪些是可以借钱的亲戚朋友,他想,阿爸苦了一辈子,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他的病治好。下了火车,春华扯着女儿拉着婆娘就往医院奔。可在医院,那种愁云惨淡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阿爸斜靠在病床上,正和姐姐说话哩。

  原来,春华外出打工后,阿爸不仅耕种自己的责任田土,还把村里好些撂荒地都耕种了。那天,太阳很大,一大早阿爸就去包谷地除草。临近中午,太阳毒辣了起来,淹没在玉米森林中的阿爸,突然两眼一黑,就倒在了玉米地里。要不是阿妈去寻他吃早饭,还真没人知道他晕倒在地里。阿妈发现阿爸时,他已经口眼歪斜地蜷缩在地上,慌乱的阿妈大呼小叫,闻讯赶来的村民才七手八脚把阿爸抬了出来。慌乱之间,他们在村口遇见了驻村工作队员,工作队员立即在马路上拦了一辆车,把阿爸送到了地区医院。医生检查后说,轻度脑溢血,幸亏送治及时,要不后果严重。正当阿妈为住院费和手术费为难时,另一个驻村工作队员从村里拿来了建档立卡户的档案,医生看后,没有叫阿妈交一分钱就安排了住院和手术。

  看到已经动了手术脱离了危险的阿爸神情安详,春华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地。他原本想出去打几年工,学点技术、积攒点本钱就回家创业,想不到阿爸的这一变故,让他的计划提前终止。在医院服侍阿爸的那十来天里,驻村工作队员来了两次。从他们的嘴里,春华才知道,他出门的这一年多,村里的变化可大了。村里通了水泥路,村道边安上了太阳能路灯,以前种包谷没有多少收成的山坡地,都种上了茶叶。村里还在工作队的帮助下,疏浚了河道,成立了旅游合作社,夏天来漂流的人数都数不完。工作队员还对春华说,你家就在漂流的终点,可以利用现成的房子和院坝,办一个农家乐啊。

  阿爸出院了,花费一万多元,通过医疗保障报销后,春华只要自费一千多块。看着箱子里余下的那些积攒,想着工作队员说的话,春华有些心动。正当他犹豫不决之时,工作队员又来了。他们围着春华家的屋子转,在哪里改建厨房,在哪里搭建凉棚作为餐厅,院坝的围栏怎么布置,一五一十都说得清白。春华是个聪明人,工作队员的宣讲,让他看到了农村的前景。春华更是一个勤快人,工作队员一走,他就和老婆干了起来。他们从坡上砍来山竹,在院坝围起了竹篱笆;他们从河里背来卵石,把进屋的小道铺的平平整整;他们在正屋的旁边搭建了一间厨房,还用木头造就了一个草亭。当把这一切搞妥当,花费了春华两口子三个月的时间,箱子里那点打工赚来的钱,也消耗得没剩几张了。村里的漂流已经开始,看着那一艘接着一艘靠岸的橡皮艇,看着那一拨接着一拨浑身疲惫满脸喜悦的匆匆而过的游人,春华两口子心慌得很,因为他们的压箱钱实在不够购置锅儿碗盏。就在春华一家一筹莫展时,工作队领着几个人来了,他们不仅运来了锅儿碗盏,还运来了一个大冰柜。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对春华说,兄弟啊,晓得你着急,我们单位的党员,交了个特殊党费,把你急需的东西都买齐了,你就放心地大胆干吧。

  春华一家感激地不得了。春华是有厨艺的,没去打工时,村里无论红白喜事,都请他主厨。工作队还带来了好些菜,鸡鸭鱼肉萝卜白菜样样齐全,春华就拿这些食材试验,小半天功夫,就整出了满满当当一桌菜。工作队员一一品尝,说这个菜油多了,说那个菜盐咸了,还说汤里味精味太重了。那位干部对春华说,油少盐淡,不用鸡精和味精,只要按照农家家常菜的做法弄出来就行了。漂流的人看见院子里闹热,三三两两地前来试探,结果,工作队员买来的这些菜,招待了四桌漂流客。

  春华农家乐就这样开张了。在整个漂流季,虽然村里还有好几家农家乐,但春华家在漂流的终点,还是接待了不少客人。那些天,春华两口子忙得头晕,已经康复的阿爸也不种地了,他和阿妈一起,搬搬椅子,抹抹桌子,日子过得充实自在。九月一过,随着河岸柳叶的泛黄飘落,漂流季也就结束了。望着空空荡荡的河流和空空荡荡的柳树,春华有些失落。但不久他就发现,由于他这个村子深藏峡谷之中,山水田园、村落屋舍、民风民俗,都是原生态的,每天都有自驾的游人前来寻古探幽。春华就在屋里准备了男女苗服,竹篱笆边布置了背篓、箩筐、犁耙、锄头等农具,还在草亭里挂上包谷、小米、稻穗、辣椒,一个农家小院,霎时就弥漫出浓浓的农耕文化味道。那些零零星星的游人,如获至宝,只要来村里,无不在这个院子里逗留,一天下来,即使不吃饭,收入的茶钱也不少。更为让春华开心的,是阿爸阿妈得到了照顾,两个娃儿也可以就近入学,一个原本贫困的家庭,日子渐渐有了起色。

  过年的日子近了,游人日渐稀落。腊月二十八,是大兴寨最后一场。一大早,春华两口子就去赶场。一到场上,他们就到处寻找卖灯笼的,好不容易找着了,春华也不砍价,选了六个大红灯笼就付钱走人。这灯笼原本是折叠的,放在春华婆娘的背篓里。一走出场,春华就从路边人家里讨来一根竹竿,把六个灯笼全部打开,一头三个,挑着就融入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春华的这一挑灯笼,就成了一路上最为耀眼的色彩。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张明华)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