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年 味
年 味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2-06 17:44:25 湘西网

     ○黄海龙

  年味是从腊月边上,从村寨疏疏落落的鞭炮声里开始弥散的。

  似乎每年只要一进入腊月,村寨就会疏疏落落地响起鞭炮声,那是盼年的孩子趁着与母亲赶场的机会,扭屁儿糖似的从母亲那儿要来钱,然后飞也似的跑去供销社买来的。孩子的心啊,可早就飞到年边上去了。

  一进入腊月,老天爷似乎爱故意逗着小孩玩呢,它整天阴着脸,不是冷风,就是雨雪。可这一点都不影响人们喜悦的心情,那是挂在唇边的一抹盼年的笑意。这时节,家家户户的火坑里,烧的是大大的老树兜火,在熊熊跳跃的火光里,大多有一位妇女正在纳鞋底、一位男子正在整拾黄豆子、一位老人正抽着浓浓的旱烟,以及一位正带着小孙孙的老奶奶。相宜点缀在这屋子里的,是火坑边冒着腾腾热气的老茶罐;是摆放在屋角的硕大的老南瓜;是挂在窗格上的红的辣椒、黄的包谷……而雪正一片一片,轻盈地划过窗格。这季节的乡村,是一幅宁静而纯美的画卷。

  天到底转晴了,农人隐藏不住的喜悦正如喷薄而出的朝霞一般,渲染着村庄和大地。这不,才刚这户人家竖屋上梁,过不了两天,那户人家又娶媳妇。某一个清晨,当人们站在村口坪场上朝远处看视,那娶亲的队伍宛如一条游龙,正蜿蜒在乡间的小路上,绰绰约约的人影、高高低低的家什、红红绿绿的被褥,穿越清晨的薄雾迤逦而来,灿烂着人们以手搭额的热望。远天的朝霞、如水的阳光、潮润的黑土地,年的味道、年的气韵就在这样的氛围里酝酿着、蒸腾着。

  到了腊月初十边上,外出打工的村民就开始回来了,带着大包小包,带着满脸的笑,像吐葡萄籽一样,被乡里客车三三两两地撒落在山的旮旯里。于是,这个晚上,那户打工人回来的人家无异于提前过了一个年,左邻右舍的叔侄爷们围得满满一屋,烟一圈一圈地发着,糖一捧一捧地分着,孩子们一声一声地闹着,在那氤氲的香烟味里,发酵着浓浓的乡情。第二天,就有了小孩身上的新衣服,有了老人脚上的厚棉鞋,有了女人手上花样翻新的饰品……

  因为打工人回来的缘故,村里变得更加闹热了。穿着时髦西装的年轻人,双手插在裤兜里,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打着“嘘嘘”,上街逛下街;姑娘们叽叽喳喳地凑在一起,比划谁的衣服买得好,戳穿谁的“小秘密”,大家嘻嘻哈哈,笑得花枝娇颤;小孩子们呢,在村里学着大人们舞起了草龙灯,嘴里一天到晚“咚咚锵、咚咚锵”地嚷着,油亮的额门热气腾腾;站在村口的老人,在岁月深处的皱纹里,笑豁了唇齿……

  山里人爱上了赶场,去置办年货,隔三岔五要去一趟,且越近年关,去得越勤,使原本并不宽阔的山乡集镇显得更加拥挤、更加闹热。满街望去,全是彩色的人流、晃动的脑袋、人群的喧闹声、车辆的喇叭声,嘈杂一片。冒着热气的油煎糍粑,临时搭起的布料摊,高高支架起的甘蔗捆子;板栗、橘子、花生,间或有腰间挂着三、两只野鸡的山乡人走过,山乡集市是农产品的集会。摩肩接踵的人群里,忽而前面一人的脚后跟被踩着了,街旁一捆甘蔗又被挂倒了,当两人目光相遇,却又不经意地笑了,这就是乡里人。什么糖果、香纸、蜡烛、爆竹、鱼肉、玩具,背篓都堆得冒了尖了,箩筐都摆得装不下了,乡里人这才肯心满意足地回去,只留下身后一地的果皮和甘蔗渣,诉说着它才刚的闹热……

  村寨的鞭炮声在一场又一场赶过之后,变得渐次稠密起来,且弥散着糖的甜味、果的清香。

  到了腊月二十边上,村民开始做年糍粑;到了二十五、六,就要做豆腐;到了二十七,就要扫扬尘、清阴沟。在乡里,如果不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那就不叫过年。吃过早饭,妇女包起头帕,操起一把大大的竹扫把,先打扫天花板、墙壁、窗格的灰尘,再打扫灶台、家具、桌椅、地面上的灰尘;然后,再收拾、整理家里的物什。男人早在屋后的阴沟里忙开了,必要把一年来汇集的淤泥全清理干净,看到水流清清地流过阴沟的岩板底才罢休;整拾完这些,男人再去把门前的坪场整理好,顺便把猪圈、鸡舍修理一下。闲暇下来,看着被收拾得亮堂堂的屋子,透过男人和女人喜悦的笑脸,我知道,他们的心里也必定是亮堂堂的。

  日子一转眼就来到了年三十。一大早,一寨人就早早起来了,必是先在堂屋火坑里烧燃一堆熊熊的老树兜火,然后在满屋跳荡的火光里,男人开始忙着烧猪脚、洗腊肉,女人忙着剁鸡、剖鱼;老爷爷、老奶奶忙着贴春联、挂灯笼,悄然间,村寨浮动在一片红色的海里,娇俏而美丽,宛如乡村的新娘。一小孩拿着一根香,捂着耳朵,去点燃一颗大大的爆竹,一群孩子兴奋地看它纷纷飘落,一如漫天礼花。这背后,是一垛垛高大的草树、一畦畦碧绿的蔬菜;是平平仄仄的屋脊、远处温暖的山线……一派田园牧歌的景象!

  不知不觉,村寨空气中肉的香味开始浓了呢、酒的香味开始浓了呢、香纸的香味开始浓了呢,且混杂着硝烟味儿,一切卷裹在那震天价的鞭炮声里,酝酿、氤氲成浓浓的年味。这时,我看见,村寨上空有一朵祥云在飘着,镶嵌着阳光的金边。谁的家里在放歌呢:“三百六十五个夜晚,最甜最美的是除夕,风里飘着香,雪里裹着蜜,春联写满吉祥,酒杯盛满富裕……”

  当满屋欢笑围成一圈的时候,当酒杯碰出酒花的时候,我知道,年味是真正浓了,让人醉了。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黄海龙)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