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读”高翔
“读”高翔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12-03 9:46:14 湘西网

64364

  汪祖雅

  第一次见到高翔,他很瘦,头发不长不短,似梳非梳,穿着也很灰土,朴实得像个走亲戚的中年农民。 如果不是在一次征文竞赛领奖时相遇,我想不到他是一个写作者,更想不到他朴实的外表下孕育着一个火热的作家梦。 交谈起来,他更是让我意外。我们不仅是文友,还是老乡!他住在乡头,我住在乡尾。一说乡里人吧,有个叫黎爱民的是共同的好友,在文学的热爱上,都火热得不得了,因此亲密。 相识在外地,我和他很快散伙。一个上午的时间,他和我唠叨很多,但是饭都没有一起吃就散了伙。 他要回镇上的完小教书,出来请假,校长催得急。而我为了生存,到处飘,田大块打蛤蟆,到哪都是一天。我们相见恨晚,是一种宿命。 有一次回家路过镇上,我特意到他所在的完小去看他,因为换手机,我掉了他的电话号码。好不容易在一群孩子中找到高翔,刚说上几句,上课铃又响了,高翔伸手整了整我的衣领,像情人似的告别。班车不等人,回家还有九十多里路,于是我回了家……乃至及此,我仍不熟悉高翔的长相和表情。只是常常通过报刊和网络读到高翔的作品,知道高翔是别样的勤奋,有理性,也有诗意,他耕耘在自己生命的沃土之上,繁花满地,果香诱人。各地报纸的副刊上,都闪耀他心血的付出和灵感的芬芳。 心有灵犀似的,他也在网上搜索我的东西看,我们在网上交流。但我没有办法像他一样高产,也不能像他一样远销。但他很热心,为我建博客,要我往里面放作品。便于他集中地看,因为他的时间很紧。 我理解到他对于时间的概念,源于我再一次地走近他。那天是假期,他坐在废弃的教室走廊上等我,眼镜后的目光望着来路——休闲的诗人在灵感里发呆。那教室,我小学毕业会考的时候来过,因为时光远去的缘故,我在熟悉的感官里领受到一种破旧的荒凉。他就把家安在这里,按我的理解,原因有三:一是宽敞,二是安静,三是便于牧放灵感。 我提出去外面吃饭,他却不同意。理由是“省一个是一个”,合理的节约就是挣钱。他的女人打工去了,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让他扮演即父亲又母亲的角色。 我的到来,让他很兴奋。他一边做饭菜,一边兴趣盎然地和我谈论文学和远近的文人。谈到很晚很晚,他把他读过的很多好书毫无保留地赠送给我。正是“君子爱道不爱财,书生爱书传馨香”。 深夜,我要睡了。他看看睡着了的孩子们,轻轻地对我说,你先睡,我有个东西要写。 我知道灵感这个缪斯,耽误不得,一旦迟疑,最后在心海里乘风破浪地追,也难再找到它一闪而失的踪影。 我睡在用布隔成的里间,高翔却在电脑的键盘上,“噼啪”地敲打着内心的旋律,一个个文字,在他的思维里活跃而出。我想这时候天地万物已是他心的说法了,而他取一分水的品质,来洗涤和润泽。 一直到现在,几乎每个星期,高翔都要在报刊上发一篇或几篇文章。收获源自耕耘,幸福都由甘愿的付出而来。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暑假里,我和高翔又在一个地方同获一个小小的征文奖,高翔邀我一同去领奖。我想既要路费又耽误时间,就没去。他代我领了,骑着摩托给我往家里送。我想这回他也该在我家好好地做一回客。哪知吃完饭,他就起身告辞。一问缘由,他说光顾自己忙活,孩子的成绩都落下了,连及格的一半都不到,得回去给他们补课。我们只得在哈哈大笑中作别。他在摩托车上疾驰而去的背影,像是一种父爱的愧疚飘荡在风中。 生活的本身是一地的鸡毛蒜皮,如果没有真实的体悟和超越,理性和精神只会在现实的琐碎里委屈并得过且过。在高翔的作品里,读到《人到中年》,成熟的人生,就是对鸡毛蒜皮的应用和享受,大度就是对琐碎的包容,这就构成生活的知足和美满。 凡是喂熟高翔的风景、人情、世故,都被他想象过,理解过,当然也如实地描述过,诗化过。尤其是他的情感散文,如《牯牛影子里》和《隔夜茶》,在我阅读的印象里,有父亲农事劳作的细节以及父爱和责任,母爱的温情则在一杯暖茶的细节里进行了高度的浓缩。 我无意谈说高翔的作品。我只想用文字的方式,写一写生活中感性的高翔,一个灵魂有趣的人。 高翔是个老实人,爱说老实话。有个被自媒体捧来吹去的文人,几弄几弄就成了“著名”地去了。高翔就在网上和他直说:“你的作品很新颖,但质量就一般,有的甚至根本就是垃圾。”高翔把这话和我说。我说那人怎么说。高翔说那人还是很给面子地回了:“作品让人家去看,怎么看怎么想都可以。” 这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和高翔讨论过,作品没有最好的,就算是很好的,比较也是没有什么必要的。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作品,虚构的好,纪实的也好,真诚的好,虚假的也有人认为好……就算写的东西不算个东西,也是刚好可以照见人的灵魂的。我们不必要太着急,一切留待时间去检视,那些个丑的和虚的,一入时间的沙漠,便会了无踪迹。 有生命,有故乡,还有几个好老乡;在心里,在时光,见与不见,我们都在写作的路上。 我和高翔也讨论过,作品没有最好的,很好的比较也没有什么必要。作品虚构也好,纪实也好,真真假假交叉也好,写的东西要像个东西,美的丑的,要给人一种照见感,就是艺术了。 石 健 摄于 龙山县 里耶镇岩冲村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汪祖雅)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