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春来荠美忽忘归
春来荠美忽忘归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3-14 9:43:30 湘西网

  钟 芳

  春天来了,大地回暖,万物勃发。沧桑一冬的乡野仿佛一夜间被新绿晕染,回荡着缕缕清馨和芬芳,向人们展示大自然中生命的律动。

  下过几场春雨后,故乡的春意越来越浓。田间地头,新鲜的野菜也都破土冒出了头,郁郁葱葱着。远远眺望,好似铺了一层柔软的绿地毯,走近细看,一簇簇荠菜,全都裹着翠绿的外衣,在雨水的滋润中呼呼生长,它们一个劲地抽出细细的苔,长出芽芽的苞,绽放成米粒大小的白色花朵,星星点点,流淌出醉人的清香,让人倍感亲近。

  荠菜,又名地米菜、花花菜、鸡心菜,是一种十字花科植物,生命力旺盛,几乎任何地方都能生长。在松软肥沃的麦田里,它们一个个色泽娇绿、肥鲜水灵,与麦苗交织共生,不仅带着大自然的清新,而且带着泥土的芳香。在较为干硬的泥石边,它们顽强地从解冻的大地里探出头、直起腰,紧紧匍匐在地,沐浴春风,微微摇曳,淡淡的洇透着一抹葱茏,使人间春意盎然,生机勃勃,充满了灵性、活力、希望和美好……

  小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母亲带着我去挖荠菜了。迎着暖暖的春意,我们拿着镰刀、竹篮去屋后的田野里采荠菜。田中的野菜很多,但由于荠菜叶子有锯齿状豁口,带有特殊的清香,比较容易辨认。偶有开满白色小花者,母亲说,这些都老了,口感粗糙不好,就留着它们,来年会为我们冒出更多的惊喜。找到一棵,用镰刀轻轻就着地面一剜,脆嫩绿的荠菜就整株收入竹篮,新鲜得无须拣摘,然后再去寻找第二棵,一眨眼的时间,篮子里便满了起来。

  回到家里,用清水把荠菜洗净,清除叶面上沾有的泥土,这种野生野长的美味珍馐,便随母亲喜好,或炒,或蒸,或做汤,或腌成咸菜,或剁成馅儿包饺子,可以随意调剂,用来做成各种美味。一般洗净后用开水焯烫一下,沥干水装入盘中,加上姜沫、蒜泥、酱油、陈醋、花椒油,拌匀后再淋几滴麻油,一盘凉拌荠菜就做成了。有时制成菜烙饼,咬开了,萦绕鼻尖的全是一股浓浓的乡野味道。我最喜欢吃的是母亲把荠菜剁碎和猪肉一起拌馅,再配以葱姜调料,调好饺子馅,包成饺子,煮熟后还未及端上桌,就香气扑鼻,吃起来更是鲜美无比,满口含春,齿颊留芳,堪称世间美味。

  春日荠菜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营养价值极高,含有极丰富的蛋白质、胡萝卜素、维生素和多种氨基酸,是一味天然的良药,有清热解毒,利尿止血,软坚散结,明目降压等功能,被誉为“菜中甘草”。《本草纲目》说它:“利肝和中利五脏。根治目痛。明目益肾。”《名医别录》载:“荠菜,和脾利水。”《食疗本草》又载:“荠,补五脏不足。”民间也有“阳春三月三,荠菜当灵丹”的说法,在农历三月初三用来煮鸡蛋,谓其可祛风解毒。

  荠菜入馔历史悠久,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诗经》里就有:“谁谓荼苦,其甘如荠”之记载。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曾亲自下厨,用小米和荠菜煮粥,认为其美味“天然之珍,虽小于五味,却有味外之美”。他的咏荠名句“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非常形象地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村妇和儿童握着小铲、挎着菜篮,纷纷到麦田采集荠菜的情景。陆游对荠菜同样一往情深,他在《食荠》诗中曰:“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明代戏剧家和养生家高濂品尝荠菜之后,更是夸张形容“若知此物,海陆八珍皆可厌也”。清代郑板桥也题诗画中赞道:“三月荠菜饶有味,九熟樱桃最能名。”

  “城中桃李悉风雨,春到溪头荠菜花。”眼下又到了荠菜飘香的季节,有空,就与家人朋友一起漫步田间地头,踏青挖菜,去寻找那份久违的温馨与乐趣吧。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钟 芳)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