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舌尖上的腊月
舌尖上的腊月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3-12 9:49:57 湘西网

  段 方

  腊月在寒风里。一阵紧过一阵的风刮得越发厉害,腊月会微冷、冷、大冷。农谚唱:“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腊月在丰盛里。圈里的鸡鸭鹅滚圆了屁股,只能一摆一摆地走动。它们翅膀也懒得扇了。围里的羊也不愿爬坡下坎,只在某个有阳光的日子,被主人赶出围,到外面增加它的口味。栏里的猪再也不会你一嘴我一嘴地争食,猪肥得不想动弹。主人一边责骂,一边想方设法增添猪的食欲。猪却不紧不慢地将嘴伸进食槽,吃食几口,仿佛咽下的是断肠苦果。山寨上家家户户的木楼里,红红的辣椒串着,金黄的玉米棒子挂着,那木仓木柜的稻谷已瓷实满满。

  腊月更在舌尖上。寨上人会选腊月里的某个黄道吉日,杀猪宰羊。天还没放亮,顺屠夫父子就背着祖传的杀猪刀具,匆匆赶往寨上一户人家。那叮当作响的铁器相互撞击一路响去,寨上再恶的狗见了也会闭上嘴夹了尾巴藏了。一会儿,狗吠了起来。山路上,肩了担了的寨上男女纷纷赶往附近乡场。背篓里竹筐里盛得满满的是柑橘、柚子和各种蔬菜。

  那杀猪时猪的动弹挣扎嚎叫声打破了山寨黎明前的沉寂。那声音格外悦耳扎心。顺屠户父子这一天有十二头年猪要宰杀。父子俩手艺是顶呱呱的。上一辈传下手艺总会谆谆教诲,杀猪的水要看准火候,不老不嫩。猪毛要褪干净,一个缝儿也不放过,寨上人图吉利。父子俩虽累,面对主人的满足,怀揣劳动的收获,虽累却乐。

  每到腊月,美味佳肴圆了一个个舌尖梦,亲情梦,团圆梦。白豆腐、血豆腐、油炸豆腐、火炕豆腐,豆腐花样多;肉香肠、血灌肠、麻辣肠,这肠那肠口味不同。这些舌尖上的美味佳肴既有传统的也有舶来的。既有对传统美食的顽固守旧传承,又有与外来美食手艺的融合创新。

  豆腐,可是寨上人祖祖辈辈逢年过节,红喜白丧的主打菜。豆腐是实打实的柴火豆腐,是那一盘一百七八十斤青石磨磨出的豆腐。寨子上,几个堂客约定好,她们来到兰堂客家。兰堂客家依山傍溪,溪水清亮,终年不断。这水洁,钙质丰富,用这水做出的豆腐,味道好,产量高。虽说现在有了电磨子,但寨上人还不会放弃石磨。在堂客们中,数兰堂客手艺最好。豆浆煮到什么时候,膏水什么时候下锅,兰堂客拿得准。做豆腐有这样一个邪说,路过做豆腐间的人不能多嘴,不然,那一锅豆浆就久久不会凝结。兰堂客从未失败过。有个男人有意要作弄一下兰堂客,在兰堂客往豆浆里下膏水时,故意大声说水了水了。兰堂客一惊,只见她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她小心翼翼地又重下一遍膏水,用锅铲均匀搅动。她骂那个男人:“信天信地,不信你这张臭嘴。”那锅豆腐还是那么好。豆腐的好与坏,与手艺与豆和水的质量有很大关系。

  梅、凤两堂客磨浆。那盘石磨沉,梅堂客脱了外套,那红色的毛线衣里,两个“小兔子”在梅堂客推磨甩膀间跃动。凤堂客用瓢将那一粒粒青皮饱满的黄豆送进石磨的凹槽。石磨转动,白白的豆浆从石磨四周滑落进木盆中。

  兰堂客的男人在灶前一言不发,他把柴块不时添进灶膛,铁锅里豆浆沸腾,兰堂客不停搅动,防止豆浆溢出。接下来起浆,那煮好的豆浆被一张白纱布兜起,兰堂客不停筛动,那纯白的浆流进另一口铁锅。灶膛重新燃起小火,兰堂客将膏水均匀放进锅内,盖了一会儿,兰堂客将竹筷投往锅内,竹筷在豆腐中稳稳站立。兰堂客的手艺让众人啧啧称赞。

  腊月的丰硕展示在人们的舌尖上,更畅漾在心头。你看那农耕了一季又一季的牛,可以不再背负沉重的枷。它们自由自在地慢悠悠地嚼食甘甜的食物。山寨的节奏放缓,人们的心不必紧绷。如果腊月里某个有阳光的日子,老人们会在寨头那棵老麻柳树下摆了凳子,他们坐在凳子上一边吧嗒旱烟,一边回味人生过往,说到精彩处,兴奋得手舞足蹈。娃儿们伸长脖子听爷爷们摆古。忽然,江爷爷的老人机响起,江爷爷掏出电话,电话那头,他儿子说已经从广州车站出发回家了。儿子问年办得怎么样了?江爷爷回话:你娘这场赶了赶那场。买的可多呢!

  山寨的腊月,一改往日的静寂。在外的游子,纷纷往家赶,人们团圆在腊月里,人们在舌尖上享受生活的欣慰。又一个腊月,天不再冷,这是因为有红红火火的大年,热热辣辣的情。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段 方)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