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春运是条粉蓝色的路
春运是条粉蓝色的路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2-09 9:39:49 湘西网

  ○麻胜斌

  年的脚步一近,春节就悄悄地从墙上的日历爬到旁边的地图。地图上,一比六百万的比例尺,咫尺千里,一边是江苏苏州,一边是湖南湘西。他乡与故乡,隔着一条叫春运的路,一条由时间范畴流向空间概念的时空穿梭之路。四年前,在这条路中穿梭的人潮中就有我。

  大学毕业后,我在苏州工业园区工作。园区的水喝久了,身体里自然是异乡的水。而水占人体百分之七十比重,所以,七成的异乡水足以让我习惯工业园区的生活。无辣不欢的我,慢慢喜欢带甜味的苏州菜。普通话说久了,乡音也只有和家里人打电话才会讲。那段日子,我有时还会有“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感觉,一度忘了自己从哪里来,是哪里人。

  而春节一近,平日里的那种安然就消失了。春节散发出强大的磁场,磁场中心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在这片磁场中我无比的恋家,很想远在湘西深山里的那个苗寨,想苗寨中的木房,木房里的火塘,火塘边的爸妈……腊肉的味道、香肠的味道、酸鱼的味道、糍粑的味道……多种味道交织成的家乡年味,一阵一阵的从记忆里飘出,扑鼻而来。我虽身在姑苏,心早就回到了湘西。不过,若想真真切切地回到故乡,还要走一段叫春运的路。

  从苏州到湘西,每次我都从上海转车。为了抢到上海往返吉首的火车票,我发动了亲戚、朋友、同事注册了12306火车票订票官网,一群人紧盯电脑屏幕,一有机会就帮我下手。那时,“祝你抢到票”是异乡人之间很暖心的祝福。抢票那几天我坐卧不安,唯有抢到票,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能放下。石头一落,激起的是能顺利返乡开心的水花。

  工业园区内,那些和我一样的异乡人都在打包行囊。拉杆箱、旅行包、蛇皮袋甚至油漆桶,大件小件,大包小包,或拉、或扛、或背、或挑。整个工业园就像一个大水桶,如水的异乡人从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这些窟窿眼漏了出去。年快到的时候,桶里的水就漏地差不多了,偌大的工业园成了一只空荡荡的大铁桶。那些没买到票的人,望着这只大铁桶一脸焦急又一脸无奈。

  抢到票的我告别了冷冰冰的大铁桶,到上海南站用身份证刷出那张带我回家的蓝色火车票。蓝色的火车票是一张回家的通行证,我攥着它,一路过安检、进站、候车、检票、上车。伴随着一声长长的鸣笛声,红皮火车驶离了这片海,奔向故乡的港湾。冬日,上海的天空雾霾灰灰,火车票的蓝色却让我看到了远在湘西的那片蓝天。于是,归心风和日丽。

  回家的路,从苏州到上海这段,故事的开头都差不多,但是在上海到吉首火车上,不同的票决定不同的故事情节。卧铺睡过,硬座坐过,记忆里,最深刻的还是拿着无座票,一路站着回家。一天一夜共二十四个小时,若能好好站着倒也罢了,可是好好站也成了一种奢求。车厢满载着归人,满得没有一丝缝隙。挤在人群里,我动弹不得,人群朝左我就朝左,人群往右我就往右。站到萍乡,我实在撑不住了,夹在人群里站着睡着了。从萍乡睡到株洲,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站着睡觉,从江西跨省睡到湖南。

  车过常德,人稍微松动一点。好歹有个伸腿的地方,我把报纸铺在车厢底下,一屁股坐了下去。直到今天我还能感受到,那报纸坐起来比任何沙发都要舒服。就在享受着舒服坐姿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躺在火车座椅底下,枕着一个空矿泉水瓶,呼呼地打着鼾。这个姿势应该比我蹲坐要舒服得多,可惜其他座椅底下都下塞满行李,没有一个能躺的地方。

  火车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人在忽明忽暗中昏昏欲睡。要睡着时,火车驶出了某个隧道,吉首站到了!一到吉首,我又打鸡血似的兴奋起来,下了火车,过了出站口就直奔售票厅取网上定好的返程票。与上海南站的蓝色火车票不同,吉首站打出的返程票是可爱的粉色,票上印有从吉首回上海K字头的车次和列车出发时间。看仔细后,我把那粉色的票深藏在背包的最里层。

  记忆里的春运路,粉色票是出发,蓝色票是归来。粉和蓝,两种颜色亦如两根丝线,一头牵着他乡,一头系着故土。那粉蓝色的丝线织成一张密密的网,双丝网上,千千心结,每一颗心都是归来的心,每一个结都是故乡的结。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麻胜斌)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