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头条推荐 > 年 的 前 奏
年 的 前 奏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12-26 9:46:56 湘西网

  ○张明华

  立冬一过,一年的农事就告结束。在这之前,勤快的人家,或把旱土犁得细细的,或把水田放干,趁着十月的那几个暖日,早把油菜种好。土地是好几代人服侍过的熟田熟土,油菜贱得很,只要移栽到地,就会呼呼地长。忙完农事的人们,自然要慵懒那么几天,成年男女,就缱绻在床,把以前忙于农事而疏忽了的乐事狠命地做几回,没人管了的妹娃伢崽,就疯了似的往山野里钻,直到牛儿羊儿进了油菜地,人家已经在那里背时砍脑壳地乱骂了,他们才慌乱地从草窝里冒出来。

  一些男人,扛着一把锨或提着一把铲,就进城。在城里大路口,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男人汇集在一起,一大早就排成一排,倚在路边的墙上,接受着过往行人的检阅。谁家需要铺地板通下水道什么的,主家一招手,他们就一拥而上,弄得主家都不知道选谁。选上的,坐上主家的车子或跟在主家身后,不时地回头向没有选上的张望几眼,脸上露出古朴灿烂的笑容。没有选上的,依然倚在墙上,用一种极为渴盼的眼神急切而卑微地巡视。不是所有人每天都有这样的好运气,也不是所有人几天都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一个月下来,多多少少,他们的怀里,总会有一叠或厚或薄的票子。有工做的,一般主家都管饭,无工做的,10元一餐的大碗饭,管饱。一般,他们在城里,总有转弯抹角的亲戚,他们就暂时寄居,晚上,要么就早早地在小阁楼里入睡,要么就帮着亲戚做这做那。寻不着亲戚或碍于情面不愿去打搅亲戚的,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帮,工地上,桥洞里,胡乱就可凑合着过一晚。有时,一些睡不着的,就乱说着一些艳遇,在粗鄙的笑声中,寻回一点虚无的满足。

  女人们在家里。家就是一个窝,她们用勤劳和忍耐,照看儿女,孵化着家的日子。离寒假的日子还远了点,一大早,她们就起来做饭,把娃儿打发到学校去后,她们还得把牛羊放上山。经霜的山野,已经没有了多少绿草,但干草多得是。牛儿羊儿在山窝里吃草的空闲,她们就用柴刀放倒一棵腿肚子大的杂木,再把它们砍成短截短截的背回家去,在除夕的夜晚,就用它燃起通夜的旺火。圈上的猪,少说也有两三百斤了,还得用包谷红苕催一催,让本来就已经走不动的猪儿腰背更平屁股更圆。入夜,在缺了男人的火塘边,女人一边和娃儿闲扯,一边想象着门外的汉子。一般,她们是不会如城里婆娘那样,把男人拴在裤腰带上的,偶尔通一次电话,也会遭到男人的呵斥。但也有例外,遇到性子烈的火辣子,每天都要用电话追踪,除了两口子那点事外,她必然还要警告,若拈花惹草,你就莫回来,回来也要掐死你。

  有一天,在城里寻短工的他,收到了婆娘的电话,说天气变冷了,说娃儿放假了,说圈里的大肥猪已经肥得不能站起来吃潲了。男人就说,那我回来吧,杀年猪。

  日子自然是男人选定的,杀猪匠也是男人请的,他还通知了娃儿的外婆家,叫他们也过来吃刨汤。照例,女人早早就起来,烧了一大锅开水。男人哩,虽然昨晚上在女人身上报销了许多蛮力气,也早早起来,在院坝靠近猪圈的一角,把一个矮脚案板摆好。当这些都准备齐全时,杀猪匠也来了,把装着挠钩和各种快刀的已经被血渍和油垢浸透的篮子往屋檐下一挂,就和男人去猪圈看猪。猪实在是太肥了,杀猪匠用篾条抽打了十几下,它才站起来,一走动,满身的就肥肉乱颤。杀猪匠摸着肥猪平坦的脊背,夸男人的女人能干,能养出巴掌厚肥膘的猪来。头晚就通知了的有蛮力的几个邻居壮年,亦已来到院坝,女人就凑过来望着男人,说,水开了。闻言,杀猪匠把外衣甩掉,围上和篮子一样腌臜的围裙,男人就把猪圈门撬开,三五个大汉,揪耳朵的揪耳朵,提尾巴的提尾巴,抓脚杆的抓脚杆,把那肥猪往案板前推赶。肥猪自然不愿意,甩头掉尾,嗷嗷的哀叫。杀猪匠也口咬着尖刀,和众人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肥猪扑倒在案板上。那杀猪匠用左腿死命压着肥猪的脖子,左手死命揪着肥猪耳朵,右手把咬着的尖刀取下,顺势往猪脖子里一捅,一股红色的激流喷涌而出,哗啦哗啦倾泻到一个大盆子里。须臾之间,大肥猪的叫声,由高音而中音,由中音而低音,由低音而若游丝,四腿僵直地弹几弹,终于呜呼。女人用一个大瓜瓢,舀水去冲洗杀猪匠手上的猪血,杀猪匠就呵呵笑着,大声寡气地说,我杀了这多年的猪,就你家这家伙,恼火,嫂子能干哩。女人笑笑,脸上满是满足。

  肥猪杀了,除了当日吃了杂碎和槽头肉以及送娃儿外婆家一腿外,余下的,就都切成了长条,用五香大料腌透,挂在灶孔上或火塘上熏成腊肉。煮饭或烤火,那一大挂肉,就油亮亮地悬在头顶烟熏火燎,还吧嗒吧嗒地滴油。夜晚,男人会用镰刀,把那精巴巴的后腿肉割下几片,放在铁钳上烤,然后一家大小就有滋有味地品尝。某一个晚上,男人在吃了一片烤肉又呡了一口小酒后,就走到偏房,从柴堆里寻到了粑槽。这是用石头打成的,家伙不大,但极沉。一年没用,粑槽灰不溜秋,槽窝里满是焦黄的树叶。男人把树叶刨走,再呼呼地吹上几口大气,然后使劲地按住粑槽一角,待粑槽翘起时,就顺势把它滚到了堂屋。女人晓得男人要干什么,已准备了一盆水和一条抹布。经水清洗过后,那粑槽就滋滋润润地放着青光,一年一度的盛事,正等着它去完成。

  杀猪是自己的事,打年粑则是集体的事。相邻的几家约好,看哪家的院坝宽敞,就提前一天把粑槽搬了去,把门板预备好。糯米是自产的,入夜时就淘洗好,一簸箕一簸箕地排列在灶房。天一亮,女人就把几口大锅灌满水,水开时,就把蒸笼置上。簸箕里的糯米,是有哈数的,一簸箕恰好一蒸笼,一蒸笼恰好一粑槽。邻里的女人都来了,灶孔里的劈柴烧得旺旺地,把她们映得红光满面。这些女人,都是蒸饭的里手,只要看蒸笼上缭绕的蒸汽,就晓得里面糯米的生熟。出笼的糯米饭,有着玉一般的光泽和诱人的香味,随手捏起一坨往嘴里塞,那酥软香糯久久地在齿间存留。这时,只要是在场的,都可以抓一坨来吃。于是,糯米的主人,也在大家的啧啧称赞中,呵呵地笑了。

  打粑粑是体力活,这是男人的专利。两个壮男人,用粑槌在粑槽里使劲地捣,待到米压实了,就挥开膀子你一槌我一槌地击打。当粑槽里的熟米被击打粘稠时,就把粑槌交互着在粑槽里绕圈子,打成的粑粑就裹在粑槌上,两人一起吆喝,嗨的一声,粑粑就随着粑槌同时提起。等待在一旁的女人,则同时按住,用粘了油的手,把粑粑从粑槌上剐下。随后,一人或几人,把粑粑捏成拳头大小的一个个,放在涂了清油和黄蜡的门板上,用手稍稍拍扁。当一块门板都布满了,就扣上另一块门板,一些半大娃儿,就在这门板上蹦蹦跳跳。把上面的门板翻过来,下面的门板上,则都是圆碌碌洁白的糍粑了。

  年猪杀了,糍粑打了,年的脚步,也就近了。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张明华)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