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石 健 | 文学十日谈
石 健 | 文学十日谈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5-25 9:44:0 湘西网

作 者:李修文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出 版时间:2017年1月

玉质冰姿最可人

  石 健

  2018年10月14日

  努力摆脱庸常 文学之路可期

  周末,无课。阴雨天里。读书,习琴。

  间隙,想到女儿心心妹。这个从小美到大的姑娘,总是对我说:“妈妈,你成不了作家,并不是因为你懒惰,而是因为你太勤劳了。你总是勤快地洗衣做饭,还要勤奋地上班改稿。当作家呀,在这些事上不能太勤劳。”

  她说得非常在理,既为我分析了实现文学梦想的主要障碍——我那易于陷入生活琐细的个性特征,又在旁敲侧击地鼓励我——只要我专注创作,努力摆脱庸常的纠缠,那文学之路未来可期。

  我出发前来长沙学习时,心心妹非常开心。她对我说:“妈妈,这下不要洗衣服不要做饭不要打扫卫生了,你学完回来,应该就是大作家了。”

  人到中年,人时过半,却还对文学抱有一些梦想与执着。但是,大作家肯定是成不了的,此番前来,只因还憧憬希冀着成为一个不太外行的写作者。宏大的主题是没有能力把握了,但愿还能用不太差劲的文字记录所经历的、所感动的那些人事与美好。

  心心妹说的是对的。我当了20年副刊编辑,与文学过从多年,业余坚持读书、偶尔写作,但至今文学创作无所成就,其中原由正如她所说,太易纠结于世俗繁琐。所以,冲着心心妹的分析、激励与憧憬,我也应该认真地过好当下的每一分钟。当然,这趟毛院之行,还寄托着很多师友的期盼和祝福,我希望自己不要辜负他们。

  2018年10月16日

  种莲子 ·开荷花

  原计划,龚旭东老师今天这堂课的主题是《无弦琴——文学的艺术境界与作家的自我超越》,但他自己命名为《种莲子 ·开荷花 ——关于文学之艺术境界的几个关键词》,无论怎样,所有文学课堂的目的都是殊途同归,在我看来,这两个主题正是具有同样的意义。

  第一组关键词,龚老师概括为“返本·归真”。 他认为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所概括的人生与文学三重层次境界中,第三境界“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乃是最高境界。这一境界返本归真,回到了写作的初心和本心,回到了文学与艺术的常识。

  龚老师评论当下很多作品是“有腔调无格调,有感情无感官,有味精无味道; 多功利之心、名利之心、虚荣之心;为了作文而作文”,对此现状,他提醒我们写作者应当清醒、警醒。返本归真,应是无功利的创作,这是文学的起点与立足点,更有利于写作者养成开阔的审美视野与审美情趣、审美品位。

  第二组关键词,龚老师概括为“专业·敬业”。对此,他解释道:专业,即以文学为艺术之创造,是严肃创作者的基本要求; 敬业,即以专业的态度、沉潜的心态对待自己的艺术创作。那么,作家的基本素养包括哪些呢?龚老师认为包括感受力、想象力、表现力、好奇心、探究欲、思想力。

  第三组关键词,龚老师概括为“自觉·孤独”。他为我们指出了进入更高创作境界的途径:寻找自我,反省自我,认识自我,界定自我;同时亦对他人、对社会、对历史进行认识、思考、界定。这是一条孤独的路径。孤独,进而自省、进而自觉,包括对自我的自觉、对文学意识的自觉、对文体的自觉等等。他说作家要享受孤独,但不沉溺于孤独。

  龚老师向我们发问:“大家是否享受、体味过孤独?是否思考过人性与生命的终极问题?是否有过精神的孤独感、时空的浩瀚感、人类的渺小感、人生的无常感、人性的幽微感和生命的悲凉感?” 在他心中,如没有或不能够体味、感悟、咀嚼、反思、超越自我,乃无真正的自我意识,很难成为一个精神自觉的好作家,或只能是一个靠本能与天赋写作的作家。

  第四组关键词,龚老师概括为“超越·解放”。对此,他解释说作家要打破自我与外在心灵的禁锢,解放自我、超越自我,绵延作品的生命力。作家要从生活中体验、咀嚼;要从书本里学习、感悟,读书亦是深入生活;作家要关注探索人性之幽深、幽曲。

  第五组关键词,龚老师概括为“得意忘形·有情无心”。即,有情不滥情,写作要注意克制、留白、平衡;无心即天然,天然本就心中有,但须得毫无妨碍地真率地从心中涌出。

  最后,龚老师提醒说“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返璞归真;文学作品第一要义即‘真’与‘诚’”;他告诫我们“作品的最高境界是与人品相连的,作家是怎样的人、有怎样的心灵、情感、心态、修为,就写出怎样的作品”;他鼓励我们做如歌德所说的“一个自由且全面发展的人”。

  龚旭东老师的课拖堂四十分钟,但现场所有学员并无一丝躁动。他一刻不停地用心讲了三个半小时,我们也在用心听。一上午如同一瞬间。

  他的课条分缕析,层层递进,思维清晰,旁征博引,既有理性的阐释,又有感性的案例,并且打通所有艺术门类,尤其是将文学、绘画、音乐、书法融会贯通,展示了他深厚的积淀。

  他是《湖南日报》“湘江周刊”负责人,是一位专家学者型的副刊编辑。他的课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和思考的力量,他用源于智慧和思考的魅力征服了大家。

  尤其重要的是,他看重文如其人、文以载道的中国文学传统,强调了作家人格对其作品的重大影响。对他的讲述,我做如是解:“文学是人学”,文学创作亦是作家人格之学。

  2018年10月17日

  一个不读书的作家是非常恐怖的

  今年春天,梁瑞郴老师为湘西作家熊幽姐新作《岩上光阴》写了序。幽姐总说梁老师为人平和亲切,今天见了,确实如此。他讲课,就像邻家老头在和我们聊天;课间,他与同学们合影扯家常,也极耐烦。

  他为我们讲课的主题是《我们向经典学什么》。

  他说作品优劣与作家的视野和境界有很大关系:优秀的作家必须保持思想的独立性,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阅读经典,向经典学习。

  梁老师说,经典可以战胜一切,作家主要向经典学习三点:一是学习经典的思想深度;二是学习经典的高尚情操;三是学习经典的批判精神。

  他认为目前中国文坛散文创作总体格局偏小,气势不足,这些都和写作者的学习积累不够有很大关系。写作者一定要读书,一定要读经典,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善于学习的写作者的作品面貌是与众不同的。

  “一个不读书的作家,是非常恐怖的。”梁老师反复强调的这句话,与开学之初纪红建、杨晓澜等许多老师对我们所说分毫不差。

  我想,阅读不仅仅可以改变人的面容和心灵,更是可以改变和提升写作者的作品气质内涵。近几天,与毛院同学谈及写作时,我说今年鲁迅文学奖散文类获奖者中,我最爱李修文的《山河袈裟》,这是一部散发着浓浓书卷气息、保持着独立思考品格的作品。没有作家数十年如一日的阅读和思考,就没有知识的密集感、生命的沉重感和宇宙的宏大感。

  读书与否,作家在其作品里是无法掩藏的。我喜爱并敬畏着爱读书的作家以及他们的作品。

  回头看自己过去的一些所谓文字,幼稚不堪,全因读书少了。我想,如果写作可以成为一生的事业,那么阅读应该是其如影随形的伴侣。

  (未完待续)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石 健)
(编辑:孙莹)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