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走在充满希望的乡间道路上
走在充满希望的乡间道路上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10-09 9:41:10 湘西网

——山乡走访笔记

张辉强

  门是虚掩着的,这说明我的“亲戚”应该在家。这位“亲戚”是我的一位帮扶对象,今年六十七岁,身板硬朗,虽然身材瘦弱,但能随便挑起百余斤的重担;每次见到我,他说话时声音清澈洪亮,脸上的皱纹总是舒展起来,看不出他是一个曾饱经风霜、经历丧子之痛的老大爷。

  我对着门轻轻地敲了两下,门缝处伸出一个小脑袋,“你找谁?”他嘴里问着,却并不开门,眼神在我身上不住地打量,像是在窥探一件奇怪的东西。

  这个小男孩不识得我,我也未曾见过这个小男孩,但我能猜出他是谁。之前“亲戚”说过他有一个孙儿,还在小学读书;因为来的时候都是工作日,小男孩不曾放学,所以此时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了。

  “你叫龙亚男吧,我找你爷爷”,我笑着说。

  小男孩似乎没想到我会叫出他的名字,愣了一下,“你是……?”

  “我叫……”还没等我自报家门,小男孩突然说道,“你是张辉强叔叔,我认得你。”见我满脸的疑惑,他指了指贴在墙上的照片。

  我每次下乡,都要填写走访记录,附上与“亲戚”的合影照,然后打印出来,其中一份交由“亲戚”留底保存,这是工作要求,却不曾想过“亲戚”会刻意张贴在自家的墙上,以此证明他有一个让他感到非常骄傲的“帮扶干部”;而小男孩似乎很有心,他虽未见过我,却从照片里认出我来了。那一刻间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能被别人记住是一件很温暖的事,尽管他还只是一个小男孩。

  “亲戚”的家是一栋木房子,很是简陋,却干净整洁;墙壁四处虽有缝隙,不过阳光从门缝里渗进来,这反叫堂屋四周显得特别明亮,把堆满的玉米、稻谷、花生等照得亮堂堂的,不时能闻到这些农产品被太阳暴晒后的成熟的味道——屋子里盛满了秋天的果实。这种光景让你想象不到以前这个家是什么样子:听村干部说,六年之前小男孩的妈妈病逝,随后他的爸爸又遭遇车祸。当时这个家除了三张用来睡觉的床,还有架在土灶上用来煮饭炒菜的几口锅以外,几乎什么也没有——为了帮妈妈治病及处理爸爸的后事,爷爷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但只要有家在,什么都会有。

  小男孩大约十一岁的样子,皮肤黝黑,身上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运动服。他搬来一张木凳,示意我坐下,然后走到一个木盆边继续洗他的衣服。

  我很是惊奇,“你自己洗衣服?”

  小男孩说,“是啊!”他的声音听起来仍然稚嫩,但说这话时却显得平常淡定,在他看来,洗衣服是一件并不稀奇的事——城市里有多少同龄的孩子连洗澡都不会,他却要自己洗衣服!

  我心里涌起一股怜爱,“要我帮忙吗?”

  “不要,”小男孩仍然淡淡地说,“薄的衣服我自己洗,厚的洗不动,爷爷就帮我洗。”

  “你爷爷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问道。

  小男孩说,“那可说不定。前几天爷爷又挖了一块地,他说荒了可惜,还说种庄稼有什么补贴,我也不知道。”

  我百般无聊,时间慢慢过去,我显得有些焦灼。

  “叔叔,我爷爷还在地里,我要去叫他吗?”小男孩看出我的心思。

  “远吗?”我问道。

  “不算远,只是要爬一段山路,我放学了经常陪爷爷去地里。”小男孩说。

  为了我的事叫这个小男孩去跑一趟山路,我当然过意不去,“你去地里干嘛?又没有玩的。”我笑着问。

  “我可不是去玩,爷爷喂了两头猪,他在地里忙的时候,我就割猪草。”小男孩皱着眉头嘟起嘴,看来我这句话是把他给惹恼了。

  我本是故意逗他的,但他的反应让我很尴尬,小男孩不单懂事,他的成熟更是让我吃惊,像他这种年龄,一般只顾贪玩,哪会帮大人做事呢!

  我见木桌上放着作业本,便借故转移话题,“你成绩还好吧?”

  听到我问起这个,小男孩立刻开心起来,他又指了指墙壁,然后骄傲地说,“你自己看吧。”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墙壁的左边贴满了各种奖状,什么“三好学生”、“学习标兵”、“优秀学生干部”等等,下午的阳光从斑驳的门窗洒进来,照射在这些奖状上,闪闪发光,就如同一件装饰品,把屋里点缀得更加明亮了。小男孩还不懂得什么是自强,但自强已经在他身上深深地烙下了影子,这种信念与屋子里盛满的果实一样让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

  我随手翻了一下小男孩的课本,无意中却看到一张学校要求学生交纳生活费的提醒通知单。我从口袋里取出几张纸币,“家里缺钱吗?”

  小男孩倒退了几步,他又皱起了眉头,“爷爷每个星期都送我一块钱,我都存起来了,家里不缺钱”,他深怕我不相信,便拿出一个自制的木罐子,使劲地摇着,只听到硬币“当当当”的撞击声。

  “那你就买玩具吧。”

  小男孩摆了摆手,头发摇得像波浪鼓似的,“买了玩具,上课就会忍不住想玩,上次爷爷给我做了一把木枪,结果被老师没收了。”说到这儿他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学校不收其他费用吗?”我问。

  小男孩说,“不收,老师还说我有什么补贴,反正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爷爷知道”

  我就这样和这个小男孩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谈着,时间竟然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到了傍晚。因为晚上还有会议要参加,所以我决定下次再来。临走时小男孩非要执意送我两袋花生,盛情难却,我只好收下。虽然最终没见着我的那位“亲戚”,但此次的走访收获却是满满的。

  此时村落的上空升起袅袅炊烟,在屋顶上缠绕,竟而久久不散;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屋后的果林上,还没来得及采摘的金秋梨、柑橘果被涂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孩子们在巷子里互相追逐打闹,幼稚的童声此起彼伏,孩子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地方曾经贫穷或者简陋,它以前、现在以及以后就一直是童话里的世界;耳边传来广场舞的声音,寨子里的妇女晚饭后闲来无事,便在操场上翩翩起舞……

  我循着公路目及远处,那里没有尽头,却装载着太多的梦想……而我正走在充满希望的乡间道路上。

(稿源:湘西网)
(作者:张辉强)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