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那辆老纺车
那辆老纺车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9-29 8:29:42 湘西网

高奉宽

  早晨,我从村里找来一群年轻人,准备把我家的老木房子给拆了,重新建一栋六层的楼房。因为,儿女们年龄都大了,该是结婚成家的时候了,那么,房子就是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了。

  临拆之前,老房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被搬到外面的大坪场。这时,我根本没料到八十高龄的老母亲竟拄着拐棍来了,她那双浑浊的老眼一直呆呆地看着坪场中的一件东西,然后慢慢地走了过去。要知道,在拆屋之前,我已把我们全家都安排在了哥哥家。母亲走到一件破旧的东西旁,停了下来。我急忙走过去,一看才知道,原来母亲看的是那辆她亲手纺了几十年棉纱的老纺车。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父亲因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家里失去了顶梁柱,而我那时才七岁,日子过得非常艰辛。母亲曾无数次讲过,那时吃饭是按人数定口粮,穿衣服是按人口发布票。自然,那粮票和布票是不够的。后来,母亲就在我家分得的自留地留一部分种上了棉花,棉花积多后,她就把弹匠师傅请到家里来弹上一两天,那雪白的棉花便被弹得蓬松松的了。母亲每晚吃完晚饭后就坐在火坑边,把那块小小的方木板放在两腿上,再抓一团蓬松的棉花放在木板上铺均匀,然后用一只筷子放在棉团上,右手一搓,就搓成一根根棉条了。待搓得多了,母亲就把那台黑黑圆圆的老纺车搬到火坑边来纺棉花。母亲纺棉花,一直要纺要深夜才睡觉,第二天一早,她又早早起床到生产队干活了。

  有一天晚上,我看见母亲纺着纺着,就突然倒在纺车旁边不动了。我被吓得大哭起来,哭声惊醒了哥哥、姐姐,以及旁边的叔叔、婶婶们。大家跑过来一看,都吓坏了,立即派人去请大队赤脚医生。赤脚医生来了,通过检查,对大家说:“没什么大问题,估计是累昏的和饿昏的。”大家这才长长缓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那颗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母亲纺了很多棉纱后,晚上就把那台木架织布机摆到屋里,开始织布了。母亲生来心灵手巧,织布是她的拿手活儿,我只看到那两头尖尖连着棉纱线的木梭在织布机上飞快地来回穿梭,不一会儿,就能看到白白的棉纱布匹出现在织布机上了。

  而纺了很多布后,每逢赶集日,母亲就把织成的粗棉布背到公社旁边的染坊里染蓝,回来晾干后就请裁缝师傅到家里来缝上一两天,我们就是穿着母亲亲手织成的粗棉布衣服长大的。

  后来,改革的春风吹进了偏僻的土家山寨,农村实行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种上了优质杂交水稻,粮食年年丰收,解决了温饱问题。再后来,乡村公路修通了,一车车黄澄澄的椪柑源源不断地运出山外,昔日村里那低矮破旧的小木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漂亮的小洋楼,人们身上穿的也早已不是昔日那粗衣粗裤……

  母亲用她那双浑浊的老眼,把那又黑又旧的老纺车看了又看,摸了又摸,最后轻声对我说:“烧了吧,现在用不着了。”她说这话时,我从中听出了不舍,也听出了高兴。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高奉宽)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