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家乡秋韵
家乡秋韵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9-28 8:36:35 湘西网

田志顺

  武陵山下,酉水河畔,有一个地方叫永顺,是我的家乡。东有羊峰鼎日,西有双凤翱翔,北依司城故都,南闻小溪轻唱。打开不二门,寻梦芙蓉镇,爬上羊峰山,品味山水间那自然纯情、细腻微妙的秋韵。这里的每一种物象都是诗。

  “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声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

  刚立秋,调皮的风儿像个捣蛋的孩子,和人捉起了迷藏,偷摘树叶,一树“哗哗”,一地“唦唦”,飘飘洒洒。然而诗人知道秋风来过,那满地飘零的梧桐叶不就是来过的证据吗?

  落叶,秋天的名片,写满成熟、清爽和雁鸣。立秋后,道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上,金黄的蝴蝶翩翩起舞。这长满老茧、脉络清晰的秋叶,如月如舟,载着种子的梦想,飞向诗意的远方。“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深秋的傍晚,旅途中的诗人路过枫林,秋霜染红的火焰比二月花还要娇艳,美景醉人,流连忘返。

  秋天是观赏枫叶的最佳时节。此时,天气凉,草木枯,枫叶燃烧自己,温暖季节。走进小溪原始次森林,就会领悟枫叶流彤的深情。

  “漠漠秋云起,稍稍夜寒生。但觉衣裳湿,无点亦无声”。秋雨绵绵、如丝如缕。白居易微雨夜行。起初觉得有一点儿冷,才发现衣裳被打湿了。奇怪呀!明明没有看到雨点,也没有听到雨声。

  秋雨后,树林松软潮湿。不知不觉间,厚厚的枯叶松针芭茅丛中,长出大小不一或红或乌的枞菌。一堆堆,一片片,一岭岭在婆娑的树影下闪闪发光。细如铜钱纽扣,大似海碗钵头,鲜嫩红润饱满,似伞似镜似花。这种纯天然珍稀名贵“菌中王子”,肉质肥厚,润滑清爽,口感清脆,香味浓郁,营养价值高。最神奇的是枞菌生长时那永恒的爱,成双成对,从不单生,像恋人,更像患难夫妻,让人扯出甜蜜的诗韵。一把把小红伞撑起一片片爱的蓝天,让秋天诗意盎然;一枚枚纽扣紧系秋天的旗袍,让武陵山脉像少妇一样丰腴饱满。跋山涉水,只为寻你,大雁南飞时,藏在腐朽中的神奇。

  陶醉在武陵山中。渴捧山泉,饿摘瓜果。八月瓜,形似香蕉营养丰富,成熟后颜色或灰或紫,沿腹缝线自然炸开,瓜瓤中黑芝麻粒一样的籽,整齐地排列在乳白色的弯月中,圆润鲜嫩,汁多香甜,口感远胜于蜂蜜。抬头望见树上裂了口的八月瓜的背影,像一串串灰蝴蝶,展翅欲飞,挑逗食欲。飞身上树边摘边吃,爱不释手,最后捧腹下树,一根藤子胀死你,那才叫爽。武陵秋味比诗更醉人。

  “浮香绕曲岸,圆影覆华池。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秋天,池中荷花开始凋谢,一片萧瑟。别难过,花开花谢,自然法则。花谢有莲蓬,淤泥藏玉臂。心境清幽,心荷归一,荷香瓣瓣,心里蓬勃着淡雅、高洁、清廉、佛善的莲骨荷韵。甘当一片绿叶,一朵小花,结一滴露,牵一缕霞;读静若秋水的书,写清风明月的诗,听心灵柔软的曲。相遇,惜缘;相知,惜情;相爱,惜分。随遇而安,淡然、欣然、坦然。人生纠结,荷塘一片澄澈;世事嚣嚷,静守一池明月。芙蓉镇荷花池中荷香凝,听涛山庄涛声醉。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秋收时节,一片繁忙。夕阳晚照,瓜果飘香。此时,走进土家山寨任何一个地方,热情好客的土家人会邀请你到家里做客。用刚碾成的新米,肥大的鸡鸭和野生菌菇,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你。把酒言欢,闲话家常,分享丰收的喜悦。九九重阳,菊花盛放。登高山、插茱萸、喝菊花酒。从鼎罐舀出心灵的鸡汤,从酒缸倒出幸福的佳酿,用筷子夹起友情的麻辣烫,咀嚼着阳春白雪,跨越时空,到诗词里赴一场秋的约会。“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一碗酒,一坨肉,一腔豪情。纯朴如童稚,豪爽冲云霄。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八月十五的夜晚,月光洒落庭院,地上一层白霜,清秋的露水悄悄地打湿了院中的桂花。傍晚散步,经过桂花树下,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沁人心脾,肩头上落满米粒大小、淡黄橘红的小花朵,采撷满手的芬芳,收集入骨的温暖,秋落进了心里。

  在芙蓉镇河码头,“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秋夜寒冷,空气中的水凝结成露,洒在花草树木的叶子上,九月初三的夜晚多么可爱呀,残阳如火燃烧一江萧瑟,弯月如弓射来满天珍珠。

  寒露是深秋的开始,气温低,露水重,凝珠成霜。“寒露脚不露”,注意保暖,可别因为露珠的可爱就忘情地踏进了草丛深处,湿鞋易生病。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夜宿吊脚楼,望着江边的枫树和船上的灯火,忧愁难眠。夜色茫茫,霜华满天,钟声悠悠,绵绵如诗,击碎乡愁。

  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寒霜一般出现在深秋晴朗的月夜,“霜重见晴天”,下霜的早晨,草木的叶子或根茎部位会长出霜冻花,又大又好看。

  人到中年,进入秋天。老得去的故乡,老不去的乡愁。静心剑气细细品读优美的古诗,一股浓郁的诗香不由自主地从心底弥漫开来,令人怦然心动。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田志顺)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