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阵痛已成过往
阵痛已成过往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7-06 10:26:56 湘西网

姚复科

  三十年前,我和《熊出没》中的光头强是同行;不同的是,我没有熊大熊二的阻挠,村组干部不姓熊。就算是,也不会干涉。他们的日子和我一样过得紧巴巴,一样把惶惶戚戚的心事发泄在斧头上。私伐木材是过日子的出路,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很长时间里,我只要看到一棵树就会由衷地希望把它变成钱。这是一种奇特的渴望和体验,像捡破烂的人面对一只马路边废弃的易拉罐,惊喜雀跃。然后,我会估量它可以换取多少粮食。我瞅一眼过去,就可以立马掂量出一棵树的直径几洞(圆木品级),心算出它锯木成建材后大约出方多少。我平时还会打听马家坳木材老板文二文三兄弟或三道河的老卓木材加工小作坊是否被查封。后者是一位小心谨慎的温州锯木匠,精打细算,锱铢必较;前者貌似豪放,内在是十足的商人质地。文家兄弟人缘好,可以打通各种关系,甚至可以取出我们被扣押的木材。倘若一批木材经此波折后,他们就把价钱压得很低,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他们都是我的老事主。每一批木材都有风险,扣留了有可能白白辛苦一场,还有可能“进去”。我必须谨慎算计,我必须考虑他们中间哪一位出的价位高些,高多少……这都是我必须关注的信息。我估计那时候树看见我就像猪见到了屠夫,模样悲哀,也无可奈何。

  好多年后的今天,我行走野外,立足一片幽深的松林,第一次发觉树长得齐整,都大了,逐渐成为风景。树很平静,我也平静。

  木材一直是国家统一进行砍伐和收购。砍伐木材需要指标。如果没有砍伐指标,即使砍伐自己林地的树也是盗伐,还有可能坐牢。一些熟人盗伐自家木材就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他们都是木材黑市上的熟脸。

  李锋就其中之一,儿子是个哑巴,老婆风湿性瘫痪多年,当年乱砍滥伐倒卖木材有些万不得已。而那时还是少年的我,砍树在为我读书费用的主要来源。在学校,每当老师在讲台上大讲要保护树木、促进环保、人人有责的时候,我就尿涨得隐痛。

  李锋走出监狱的那一年,我正好大学毕业。我们相约在倒闭了好多年的五金厂地下室见面,然后大醉一场。

  某些时候或人生的某些状态,需要一种药方可以走下去,比如暂时的自我安慰,可以避免过分悲哀造成颠覆式的倾斜。但是,用久了就会发觉,这仅仅是止痛的鸦片,慰藉创伤的功能非常有限,终究只是治标,很难治本。生活的有些方面何其生动,但内质一面又何其粗粝!一张人脸的表情或坦然,或难堪,就像手掌的心和背,互为依靠,互为表里,亦在翻覆之间。生活的真相从来如此。

  有人说,卑微或许会令高尚的人们流下同情的眼泪。可是在我看来,卑微何其微渺,企盼人们为此落泪,近乎绝地之中祈祷神灵的眷顾!何其苍白,何其无力,何其渺茫。

  尽管如此,此刻,我的眼睛看树林,与往昔不同,一切变化都在真实地发生着。同样的我,时间在变,景也在变,心情亦在变:树是树,亦非树。

  年与时驰,意与日去。人已中年,回首我们青年时代的那种阵痛已经成为过往。树在生长,人在老去,都在回归一种安静,回归一种无为,回归一种自然本性。其实这是最好的了。

  我在想一座村庄,一棵树,甚至卑微一如尘埃的人,命运有时何其相似?道法自然,道不远人人自远。我们还是不要强制改变什么,尽量少一些人为的搅扰。时间是医治世间百病的药,它更可以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万物天然携带着自我修复的基因,无论社会、自然还是人。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姚复科)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