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小情书
小情书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7-04 11:34:3 湘西网

高翔

  年少时的小情书,是写给小恋人的,满纸的绚丽色彩。中年了,依然有小情书,但中年的小情书,却是写给自己的,满纸的……

  中年的小情书,内容多,雅一点的,有琴棋书画诗酒花。

  就琴而言,在古老的《诗经》就被提及:“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其实,琴不仅仅是友人,有时候更是自己。伯牙得知钟子期病逝,便绝了琴弦。那仅仅是因为失去了钟子期吗?实际上那是伯牙从琴上看不到了自己,尔后琴又何用?他毅然摔碎了瑶琴,让瑶琴凤尾孤寒而去。当然,于琴而言,我们如果能够自己“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那是多美的事。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抚琴、抬腕,托、擘、挑、抹、剔、勾、摘、打,毕竟需要天赋异禀的。不过,我们可以在手机里打开网络音乐软件,以手指为笔,在手机屏上写小情书。一阵横竖撇捺,便有如水的琴曲从手机里流淌而来,便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音团儿滚落出来。这时候,我们的心气儿随琴声变得古典,变得曼妙,变得纤尘不染……

  我们在这样的小情书里,心境便安然了。

  中年小情书的内容,还可以是赏画和绘画。一个人在书桌前,打开吴冠中的江南系列画作,一股优雅静谧的气息,像细细藤蔓,从画作里蔓延而出,疏忽间,优雅静谧的藤蔓就爬满我们的一身。看到画里的墨瓦、白墙、寥寥几笔勾勒的细柳、淡水,人的思绪就在吴冠中的画作里,安然地歇下来,接着静静地小盹。画外的你,呼吸平稳起来,呼出的声气儿,绝对吹不动一小片落叶,郁积在胸中的那些平日的不快,就在这平静的呼吸中烟消云散。当你依依不舍地关闭画册的时候,你从画中回来,忽然想到《苕溪渔隐丛话》中记载的故事,故事说的是秦观赏读王维的《辋川图》画作,画作中有山清水秀,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竟然把秦观屡治不愈的肠胃病给渐渐治愈了。当然,这只是故事,赏画是否能治病,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画作里,你我的神思得到了平静、得到了安然。

  看多了画作,我们的手就会发痒,于是购几支毛笔,买几刀宣纸,学吴冠中,简简地勾画,浓浓地泼墨,画山,画水,甚至画人。这些都是小情书中最形象的文字,目的只为送给自己。可能画得不像,也很丑。毕竟你我不是画家,画得像与不像不重要,画得好与不好不重要,我们在画纸上描摹的是我们平凡人的心气和性情。原本一颗心早已被尘世折腾得满是皱纹,让那些皱纹舒缓一下,哪怕舒缓一条皱纹也好啊。

  小情书的内容,当然除了画,还可以是读诗,赏花,写书法,这都是很雅气的内容。不过,除了雅气之外,还有俗气一点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又不可以呢?

  妻子正炒着菜,液化气耗尽了最后一缕气。她命令我买一桶气来。平时这些事情是妻解决的。看着妻子油腻腻的手,我扭身来到液化气销售点。老板却不在,只有老板小女儿在。打电话给老板,老板未接。

  为了一桶气,我只得呆呆立着,等着,10分钟过去,20分钟过去……老板仍未至。和老板女儿商量妥当买气事宜后,扛起前后来回晃荡的气罐,呼哧呼哧地往家扛。一向认为简单之事,亲力亲为中,竟如此地波浪起伏不堪。当我将液化气桶放到妻子身边,用手扯一扯被臭汗粘住背部的衣服时,妻子看着我,一下子笑得前俯后仰了。说可以借一下老板的小手推车,用推车轻轻松松就可以推来呀。末了又说一句:“反正你劲儿大嘛……”而上初中的女儿,正端着空碗立在我们的身旁,显然她有点等不及了。在妻子的麻利动作下,在我扛回的液化气的熊熊火焰下,女儿吃到了香喷喷的饭菜,一朵笑在女儿的脸上莲花一样开了。我看着女儿脸上的笑,看着安安静静立着的液化气罐,心中一阵快慰,原来柴火中有很多相关联的内容,虽然琐碎,但也快乐。

  进入到了俗世生活的底部,我的心一下子豁然许多。

  这样的小情书内容,都是我们用身子做笔,在生活的大地上,一路躬身书写,写得曲曲折折,琐碎,但笔笔贴心贴肺。

  可不,那是一天清晨里,给儿子和自己煮面条,油瓶里的油早已吃的是山穷水尽了。父子俩只好清水煮面条,吃得一个上午都觉得肚子清澈无比,寡淡寡淡的。

  妻子说,买点油菜子自己去油坊榨油吧。“直接买瓶装的不行?要那么费周折吗?"我说。妻子却将嘴巴触到我的耳边说,自己榨油要便宜一些。末了说最重要的是自己能看见榨油过程,放心一些。女人就这样,都是细节性强的动物。

  和妻子一起,买油菜子,运油菜子,倒油菜子,一身臭汗,一阵喘息,一阵眼耳手忙,当热腾腾的菜子油一晃一晃亮在我和妻子的眼前。妻子靠近油桶,翕动着鼻子,仿佛坐月子时候,在嗅自己怀胎十月的儿女,幸福和快乐的词语时不时从嘴角漏下几粒。看着油和妻子,我仿佛看到我家厨房里,有妻子来来回回走动的身影,喷香的油烟,就在妻子的周身袅绕,然后藤蔓一样出了厨房。这时候的我,忽然就想到陶渊明,他种豆南山下,他的衣服被露水湿透了也不足惜,只要“但使愿无违”,这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的尘间琐碎,竟然也如此的恬然,原本是他看通透了生命和生活的底色了吧。

  这中年的小情书,风雅也罢,俗气也罢,能让一颗心,安然,也豁然,何不足矣?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高翔)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