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文字养生
文字养生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6-11 19:4:59 湘西网

三皮 摄

高翔

  养生意识,古人有之。《庄子·养生主》篇中提及一个人物——梁惠王,说梁惠王听完庖丁一番话后,他感慨道:“得养生焉。”

  今人的养生,不仅意识强,且方式千姿百态,色彩斑斓。有人用中药养生,有人用黄瓜白菜养生……而我却用文字来养生。

  对于诗歌文字,在小学课堂里就接触了,但是那时年纪小,听着语文教师的朗读,学他用脑袋一摇一晃地读古诗《鹅》。那一刻,我们用脑袋把天空大地,摇晃得旋转不已,却依然不理解“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的真趣儿,以为那不就是一只水上普普通通的鹅而已吗?心底里便批评骆宾王:没事做!

  后来人大了,工作了,也遇上很多人很多事了。但所遇到的人事,其中让人有快乐的,也有让人伤酸的,比如亲人的离散,工作的不如意,某一团梦境的破灭……人难免会沉郁,仿若那雨后黄昏,要渐渐昏沉下去。

  那时候,在一清静处,独自翻读李商隐的《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目光无意间落在“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句子上面,目光顷刻间仿若一只柔弱的蛾子,忽地碰到了缕缕精致的蛛丝,动弹不得。那一粒一粒精致的文字,有着浓稠的黏性,一下子黏住了我的思绪,头颅里便有一幅情景:在一个深秋的夜里,清凉雨滴儿,一下一下地踩在荷塘里三三两两的残荷上,随之雨滴声音儿也清凉起来。此际,怀揣着一颗清凉心境的李商隐,回想着自己冷落的身世,忽然觉得清凉秋夜不就是他的身世?他何尝不是荷塘中某一枚残荷?但是清冷归清冷,诗人依然执著、孤傲地坚守着茫茫的清凉之夜,留得枯荷听雨声啊。在诗歌的文字里,我便回想自己,忽然就明白这人世,太多的不完美,不是我一个人有呀。但如何面对?也学诗人留得枯荷听雨声,一颗沉郁灰蒙的心境,忽然间仿若一间幽暗屋子,漏进了些许的亮光。

  从此,我爱上了诗词,毕竟那精致的文字里,有太多滋养人的内涵。

  当然,除了诗歌文字外,我也爱小说。那里,文字虽没有诗词的精致,但同样让人不可忘怀。记得读得较早的一部小说,是贾平凹的《浮躁》。那年,我在一个乡村学校里教书,学校立于一个山丘之顶,村子在远处。每天夜里,我右手拿着从废拖拉机上拆下的一个大铁螺杆,左手拿着《浮躁》,一声一声地敲打着教室屋檐下高吊着的一截废旧的钢管(学校作息用的铃子)。当铃声熄灭,校园里吵闹声也随之熄灭了。一低头就看到有灰蒙蒙月光斜斜进入屋檐走廊里,却早已湿透了我的半边身子。我紧缩了一下身子,想自己一毕业就独守在这孤清的山丘之顶,何异于山顶古刹里的和尚?而我的同学们呢?他们一个又一个地留在了繁华热闹的地方。想着想着,一颗青春的心,一边孤寂,一边躁动不安起来。一到夜里时,心便向《浮躁》寂寂走去,在小说的文字里,触摸生活的肌理,触摸同我处于一样环境里的一群躁动的灵魂,触摸那群灵魂如何躁动地舞蹈。《浮躁》讲述的是州河边上几个青年人金狗、雷大空、小水,他们追求自己的命运的故事。故事中,雷大空因为浮躁最后沉沦了,而金狗在州河边起伏跌宕,但他在巨大的喧嚣中,最终没有迷失自己的初心。当我读到文尾“这时候,正是州河有史以来第二次更大洪水暴发的前五夜,夜深沉得恰到子时”,内心里无不震动。忽然明白,不论是一个时代的浮躁,还是一个人的浮躁,从某一个方面而言,实际上就是这个时代或者这个人,突然醒过来了一份深埋的追求。看清了小说文字背后的人物命运,也看清了自己的躁乱。我便逢人推荐,说《浮躁》文字里不仅有生活,更有命运;也说人应该如何利用浮躁,和如何规避浮躁……

  小说的文字是生活的,有着麻辣酱醋油盐的味道;是命运的,有灵魂舞蹈的幽影。我在这些文字浸泡下,一路体悟生活的本真,因而也就一路坦然前行。

  走着走着,人就走到了中年,恍如一条河流,从小溪的懵懂走过青春瀑布的跌宕,而后忽然滑入中年的小潭静水之中。这时,孩子正上学,家庭正安适,事业正平稳,一切正归于平静,喜乐没有了太大的落差。而有的只是日子的平淡,有的只是日子的闲适。这种闲淡愈久,便常常生发出些许的空落和寡淡。

  这时候,倒一杯茶,翻翻早些年买的散文集子。一边喝茶,一边缓缓地翻书。茶入胃部,茶香便幽幽地向身体的骨骨节节蔓延;散文文字入眼,书香幽幽地浸入平静的心底。这些时候,读的最多的是余秋雨和贾平凹的散文文字。在《文化苦旅》中,那雅美大气的文字里,娓娓而不绝地向我讲述着中国源远流长的文脉,但余秋雨讲述得太沉重。比如在《阳关雪》中,余秋雨一粒文字一粒文字地讲述,我的眼前仿佛有一位满脸都是褶子的老者,一边喘息着,一边向我诉说着我们的曾经的家园,我们的精神文明,它是如何意气风发,后来它又是如何变得彷徨!败落!那俨然是余秋雨心灵上的一场远行,一场带着思辨的远行。余秋雨的一粒粒文字,就是一粒粒的石子,扑哧扑哧地扔进我平静的心湖,激起一圈圈涟漪。我忽然感觉到思辨竟有如此魅力。而贾平凹的散文文字中,虽然没有余秋雨的文化思辨,但是他的文字儿跌入眼眶的时候,满是风情,如《商州初录》,一段段文字,就是一道道风情,文字里有拾鸡蛋的老人,有一片片落叶……如此美好,一下子饱满了我的想象,也饱满了原本一颗空落的心境,我忽然发现这些美好,不就在自己的身边?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呢?当放下书本,顺着所读文字的走向,进入日子的底部,才懂得生活有太多的情趣……

  也许这些文字,其本质是另一种药物吧,犹如汉代刘向说的“书犹药也”。正因为书中粒粒文字存在着药性,我们的生命在这些药物药性辅佐下,何以不被调养呢?何以不五体通泰呢?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高翔)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