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守望一叶绿色
守望一叶绿色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5-11 9:38:37 湘西网

翟非

  一个人在年青时候对自己的未来总会有所期盼和定格,但终究随着岁月的流逝,昔日的鸿志便渐渐模糊,甚至淡去,最后只剩下一些零零星星的愿望。步入中年的我早已习惯从或多或少夹杂着野心和冲动的理想中开始回归现实,在回归现实中回归自然,回归自己。近乎残留的自尊和自信一直苦苦支撑着我一个幽藏已久的心愿——在水的源头找寻一块山居之地,遍植一片钟爱的绿树,然后用一生的精力和执着厮守一方佳木葳蕤的原野,让一泓清流款款流长。

  这一心愿或许与我曾经从事至今仍然挂怀的水土保持工作有着渊源,或许与当今越来越缺少绿色和生机的环境不无关联,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性情使然。“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不必否认,我深陷“尘网”且困惑挣扎了二十余年,已经迷茫倦怠;何须自辩,我已被自视清明的浩浩洪流涌推到划痕累累荆棘丛生的溪河边缘,我并非清流,却难入洪流。

  自古以来,但凡不入流者,大多退隐山林,寄情山水,在山水之间随心修一闲居,在闲中静心养性。陶渊明的园田居,王维的辋川别业,白居易的庐山草堂,苏舜钦的沧浪亭,林逋的小园,辛弃疾的瓢泉山庄,唐寅的桃花庵,袁枚的随园……这些舒心养性的园子哪处不是山水俱佳花木绮丽令人迷恋的避世幽居呢?这些幽居何处又不曾留下一段既令人向往又令人深思的佳话和美谈呢?先贤们曾经纵情过欢娱过思想过的园子又岂止是一个仅供人游览瞻仰或居住休憩的园池呢?一处居所一番闲情,一番闲情一道风景,一道风景一缕阳光。

  我并非名家,亦非商家,只是一个“偶寄一微官,婆娑数株树”的无名小吏而已。尽管没有隐逸的必要和可能,可我不缺性情,更不缺气力。在经历一番磨砺和体味之后,我便有了一个最现实有助于释怀的想法——回乡下依山建园。依气候条件和山水地形而言,江南历来都是最佳选择;就花草树木和环境状况来说,江南腹地的湘西已成人们卜居向往之地。而我的家乡恰好处于湘西张家界凤凰两个风景名胜区之间的要道一侧,大山横卧,绿遍山原,流水潺潺,在此建园既占尽地利又占有资源。

  倏忽七载,不长并不短的光景里,在大山之麓,在活水之源,在荒芜之原,我与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的家人一道倾注全力修筑了寄予无限想望的山居,真真切切拥有了一栋面临一条大道、背靠一座大山、左淌一条清溪、环绕一片花木、内藏一口方塘的青堂瓦舍。

  “山竹炊粳,山水煎茶,山芋山薯,山葱山韭,山果山花。”山里人家生活的淳朴、新鲜、随意、生态、优美,已不再是憧憬和梦幻,而已成为自己节假日实实在在的生活定式。在这里不必拘泥于城市公园里的小气和呆板,你可尽情地赏品群芳,一月看红梅,二月看杏花、海棠,三月看紫荆、梨花,四月看樱花、玉兰,五月看石榴,六月看木槿,七月看紫薇、胭脂花,八月看荷花,九月看桂花,十月看菊花、红枫,冬月看茶梅,腊月看腊梅。一年四季芳菲不尽,姹紫嫣红。在这里不消担忧食物的安全,这里没有膨大剂,没有瘦肉精,没有牛肉膏,没有注水的肉类,没有蓄意的特殊处理,一切吃的喝的都是那么简简单单原原本本新新鲜鲜,你尽可放心享用随季节而生的时鲜菜蔬瓜果,开心品尝随处采摘的鲜嫩野菜。一年到头瓜果飘香,互芬齿颊。在这里不须忌惮城市常有的浮尘蔽日浓霭锁天,这里最常见也最最富有的是人们久违的蓝天白云,你尽管仰首大口呼吸,“噏清云之流瑕兮,饮若木之露英”,既给人以清新又予人以轻松,豁达通畅,怡然自得。

  拼力建造一所宅园,并非执意渲染一种情绪,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崇尚自然珍惜自然地流露。其实只要稍稍思虑一下我们所谓的城市生活,就会有所感触。从我们呼吸的空气到行走的街巷,从饮水到饭食,从室内到室外,都足以使我们在享受城镇化和工业化带来实惠的同时,也深受裹挟而来的潜在隐患的感染和侵蚀,危机正在悄悄紧逼。很显然,一个时代的发展和文明衔生的危机并非短时间所能解除,也并非少数觉悟的人所能解决。对危机和危害的预防和解决,除了灾难警示倒逼之外,尤其需要长时间的示范喻示。如果一味自寻自身乡下建园意义的话,或许就在于此。

  地球经历几十亿年的吸积裂变形成的人居环境如今正一天天扭曲变形,三亿年前树木主宰一切的石炭纪积攒下的能量也在一天天消耗殆尽。地球与其依附的星系虽刚进中年,但早已未老先衰疲惫不堪,早已又挤又热又瘦又弱,早已满目疮痍多灾多难。遗憾可悲的是人类的大多数依然处在鸿蒙懵懂之中,人类依然在有意无意我行我素中恣意掠夺,依然在暴虎冯河改天换地中暴殄天物,依然在自掘坟墓浑然不觉中踏歌摇滚。倘若长此以往,即来的不单单是地球的灾难,也是人类的灾难;即将面临的不仅仅是天工开物的宿命,更是人类创世纪的宿命。

  人总是在山穷水尽时才突发奇想,总是在别无选择时才开始选择,总是在无能为力时才有所作为。为应对气候剧变、海平面持续上升、核战争、小行星撞击等极端灾难,一部分先知先觉已意识到收集种子是保存作物最好、最可行的办法。自2006以来,挪威政府以最快的速度在最北部的斯瓦尔巴岛半山腰开凿修建全球种子库——“诺亚方舟末日粮仓”,用以贮藏农作物的种子,以防在最坏的情况发生后,它能够尽快让人类在地球上重新恢复农业生产。这种主动控制不确定世界的做法并非杞人忧天,恰恰是未雨绸缪。尽管一切结局都是未知,尽管一切努力都很微弱,但有了尝试就有了信心,有了信心就有了希望。

  绿色的生态,绿色的生活,何止是一种偶然的闲情逸致,理当成为人类永续生存的必须和全部。为了这份绿色的愿望,尤其需要大众的觉醒、同心和协力。欲唤起众人的警醒和合力,就得从自个做起从即日做起,哪怕我们做得简易做得偏颇做得幼稚,只要坚持,只要有一丝收益,都足以自慰,值得宣扬。

  水原青青,悠悠我心。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精心培育一片葱茏并悉心守住了一花一草,自然就守住了一方秀丽的山水,守住了一个精彩的世界,守住了一个纯粹的自己。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翟非)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