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青春岁月的那些丰满书香
青春岁月的那些丰满书香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5-10 12:57:22 湘西网

熊荟蓉

  我的青春,是从十五岁开始的。那一年,我考上了师范学校。

  上师范之前,父亲用自行车带我去街上,给我买了一条红色的百褶裙和一双白色的球鞋。他对我说:“蓉儿,咱农村的人,跟别人比吃穿,是永远也比不赢的。你要跟别人比读书,只有读进脑子里的书,是谁也抢不走的,会营养你的一生!”

  师范三年,我很少待在寝室,很少与同学们谈论吃穿。我最爱去的是阅览室。那时候,我们是凭借书证去阅览室借书读的。一次只能借一本,如期归还了才能借下一本。我就一本接一本地借,一本接一本地读。

  《红与黑》《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巴黎圣母院》《百年孤独》《飘》《少年维特的烦恼》等等,都是我在那个时期读的。外国小说里,给我影响最深的是《简·爱》。《简·爱》里的那段经典的名言,我迄今背得。

  ——“你以为,因为我穷、卑微、不美、矮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么?你想错了!我的灵魂跟你的一样,我的心也跟你的完全一样……我现在与你说话,这是我的心灵在跟你的心灵说话,就像我们两人已经穿越了坟墓,站在上帝的脚下,我们是平等的。”

  这段话,我一个人在黄昏的草地上读,对着蓝天白云,对着假想的敌人,对着虚拟的爱人,对着迷雾一样的未来,一遍遍地朗诵,感觉自己浑身充满力量。

  国内的小说我读的不多,印象最深的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主人公孙少平给我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课,关于苦难与劳动。

  文中说:“他是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为了几个钱而受尽折磨;但是他已经不仅仅将此看做是谋生、活命……他现在倒很热爱自己的苦难。通过这一段血火般的洗礼,他相信,自己经历千辛万苦而酿造出来的生活之蜜,肯定比轻而易举拿来的更有滋味……”

  文中还说:“一个人精神是否充实,或者说活得有无意义,主要取决于他对劳动的态度。只有劳动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无论什么人,最终还是要做能用双手创造生活的劳动者。”

  毫无疑问,这些书给予我正面的能量和道义的支撑,也促使我拿起笔来抒写自己的情感与憧憬。师范第一年,我就在学校的作文大赛中获得第二名,在学校的演讲比赛中夺得第一名。

  师范第二年下学期,班上已经恋爱成风了。那些来自城关的女孩子,几乎都名花有主了。我没有男朋友,却迷上了爱情诗文。那时候,我最爱读的是琼瑶、席慕蓉和三毛。

  琼瑶的毒,我是中得最深的。从她的《窗外》读起,我一气儿读了《烟雨蒙蒙》《几度夕阳红》《海鸥飞处彩云飞》《心有千千结》《在水一方》《一帘幽梦》《才下眉头》等几十部。

  因为迷恋琼瑶,我迷上了长头发与花边裙,更迷恋上了古典诗词。读李煜、柳永、苏轼、辛弃疾、李清照,我才知道,原来中国的诗词如此精致唯美、意境深远。我后来写小说也同样爱用诗词作篇名,如《花自飘零水自流》《今宵酒醒何处》等。

  席慕蓉的诗,有一种单纯的美好。她的《七里香》和《无怨的青春》这两部诗集,我几乎篇篇背过。我最初写的诗歌,也是席体。

  三毛的作品也是爱与美的画卷,但那爱不仅浪漫而且古典,那美不仅清新而且宏阔。读她的《哭泣的骆驼》《梦里花落知多少》《雨季不再来》《撒哈拉的故事》,我一次次被他与荷西那样真挚的爱情所震撼。

  三毛外貌并不美,但十八岁的荷西对二十六岁的三毛说:“再等我六年,让我四年念大学,二年服兵役,六年以后我们可以结婚了,我一生的向往就是有一个很小的公寓,里面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太太……”

  我也一直幻想着能有个男孩这样对我说。深挚、专一,这就是我对爱情的梦想。

  毕业前夕,爱情也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的他,高而瘦,也有一张雕塑般轮廓分明的脸。他骑着自行车带我去看电影,总爱腾出一只手来,握住我的手。他送给我的定情物,就是一本《青春诗历》。

  也许心里的爱情过于美好,现实里的爱情却总难如意。不到半年,这段爱情就永远地丢失了。我匆匆地投入下一场爱情,匆匆地结婚、生子。爱情的色彩,却一天一天暗淡下来。

  这些年,爱情于我,早就淡若清风。而书卷多情,一直缱绻左右。我得感谢骨感岁月里的那些丰满书香,是它们给了我灵魂的滋养,人生的芬芳。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熊荟蓉)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