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文产 > 四方球
四方球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6-16 10:12:39 湘西网

秦超凡

  四方球,自我上学后,就觉这地名取的很矛盾,球形,理应是圆形或是椭圆形,四方之貌,何来球形之说?

  四方球,是老屋向南开外五百米左右的一块菜园,四方均有棱,但四方界址又不是规则的过渡,前辈之智慧,谓之为四方球。四方球,是祖祖辈辈耕耘下来的一块菜地,自记事起,对这块地的布局就有所了解:东南方向有三棵本地枣树,和邻居的菜地相交,每逢割谷时节,枣子熟透了,邻居也不管不问的薅了几捧,妈妈心善,倒也没说什么;北边是三棵本地蜜橘树,妈妈说是她嫁入秦家后一手栽种的,反正自我记事起,也没见三棵橘树结什么果子,就算结果了,也等不到果子成熟的时候,约三五玩伴,在那个于我们桑植而言物质还比较匮乏的年代,这三棵树的橘子包揽了我们儿时的零食,还等不到割谷时节,蜜橘树上只剩下光秃秃的叶子了,可妈妈也没埋怨我们,她总是说,孩子是需要伴伴儿(伙伴)的;西边挨着邻居的“弄坎”(树林),因为长年光照不足,妈妈就种上了芹菜和莴笋,倒也没看她施什么化学肥料,可每次暑假都能吃到顿复一顿的清炒莴笋和芹菜,偶尔能拌点些许的肥肉片,三兄弟就一个劲的胡吃海吃,那时的味蕾就一直影响到了如今;东边无遮无拦,是和邻居毗邻的一处高坎,在坎边,零星的栽了两棵本地药柑和李子树,妈妈说这些树不是她栽的,因为药柑味苦且多籽少肉,从未见过妈妈给这两棵树施肥和打药;菜地中间随着季节的变化,妈妈分别种了胡萝卜、黄瓜、豇豆、萝卜和白菜……什么时候都没见菜地荒废过。

  2002年农历二月后,妈妈去世了,这块菜地貌似是逐渐的荒废了,时年中考完后,我回了一趟老家,那时还没在坪里建新房子,也无从称之谓老家,从家中的吊脚楼去四方球也就几百步的路程,走到枣树下向东眺望,相隔不过三公里的山头恰好可见妈妈的坟头,我不知是她留恋耕耘的菜地还是道士先生恰好看中了那块地方,不必极目远舒,恰逢泪眼滂沱,摘一把唾手可得的沙枣,和着顺流而下的泪水,枣,依旧甜……

  2009年夏,我入警了,再次回到了家,这次可以谓之为老家了,又一次来到了四方球,这一次,四方球的蒿子长的比人还高了,枣树已经没人经管,听奶奶说,自从我妈走后,屋后的本地黄瓜李不结了,四方球的枣子连花都不开了,恍惚间,躺在了枣树下,两人高的蒿子挡住了向东眺望的视线,置身其中,不觉怆然。

  2017年6月1日中午,在位于慈利县江垭镇九溪村的岳母家主卧午休了一番,短短半小时的休憩,又一次梦到了四方球,它,还是原来的样子,南有枣树北有橘,西有芹来东有李,一切还是那么的郁郁葱葱,梦中有梦,这梦不是我做了多次的梦吗?梦中梦见妈妈经过抢救复活了,但是身体很差,不能再在四方球种菜了,我们三兄弟和老爸每人挑了一担粪桶,装满了猪粪水尽情的淋到了四方球,十个来回,浇在只有三分面积的菜地里,这里的瓜果李蔬,怎能不让人回味?

  四方球,之所以谓之为球,原来这是一个魂牵梦萦之地,行的再远,终归留恋。立东远望,可以看见妈妈长眠的地方,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敢忘记。

  好好生活,就是对她最好的怀念……

(稿源:湘西网)
(作者:秦超凡)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