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聂元松 | 为有源头活水来
聂元松 | 为有源头活水来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2-02-25 9:17:21 湘西网

  聂元松

  “半亩方塘”坐落在乾州古城胡家塘边,周围是古色古香的古城传统民居,夏有荷香绕塘、秋有池水鉴人。茶庐围墙里三棵树,红玉兰花开时节,坐在树下,听古乐品老茶闻花香,迷离中,合上双眼,靠在藤椅上,坠入时间的无涯里,不知今夕何夕。

  茶庐天井里,紫藤顺着屋檐落下来,随风拂动,如同豆蔻年华的少女漫步,几许羞涩几许婉约。就在“半亩方塘”花香浸人、茶香弥漫的沉醉中,我不知不觉学会了喝茶和泡茶的技艺,由此见识了各种各样的茶,各种各样的人,也听说了各种离奇的人生,尤其是结识了各种美丽有才华的女性。

  一次梅子举办读书活动,邀请我去做嘉宾,犹豫再三,还是去了。犹豫是因为,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害怕面对公众说话,实际上,也是害怕面对自己的内心。最终去了,因为架不住梅子的盛情邀约,更因为,自认为推广读书应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从今往后,我们一起喝茶、读诗、看画展、采风游玩,一起过“立春”“端午”“七夕”“中秋”等诸多传统节气、节日,任时光在充满诗意中,从指尖慢慢滑过,如此经年。

  我们在时光的洪荒里,彼此对望,梅子一直经营“半亩方塘”及其读书、诗歌朗诵、吉他弹唱、电影、茶讲座等各种文化活动,而我则一直上班、读书、写作、摄影,各自体验着人生命定的悲喜。

  一天,我去了她的老家——古丈岩头寨村,人还没到古丈县城,梅子就打电话叫她妈妈安排晚餐了。我们从五里坡上高望界,车行至田马寨时,起了浓雾,如同进入了迷幻的仙境,车走得很慢,在白雾迷漫的山路上,梅子跟我说,她是苗族,在语言、服装、生活习俗上有自己特点,总的来说,比较爱美,由此,我理解梅子随时随地美丽夺目的装扮了。

  翻过山,沿弯弯绕绕的山路下行,雾渐渐淡了,山村的路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视野里,村路两边的稻谷已经收割,剩下满田的禾兜。又因为连日不断的雨,禾兜又长出新叶来,田里竟一片碧绿,这秋景恰似春意,显现出与往年不一样的景象。梅子的家就在路边的岩坎上,一幢两层的旧木楼,檐前的小坪场上,散漫着一群正在啄食的鸡,和一只无所事事的小花狗。梅子看天色渐晚,叫我们不下车,先去游玩著名歌唱家宋祖英的老家——岩头寨老寨村。

  老寨村子不大,干净整洁,依山而建的吊脚楼与其他当地土建筑都很有特色,村子里的树就长在房子与房子、院子与院子之间,一棵古老的梨树,长得很高,据说有二百多年了,我抬头仰视它的年轮与苍翠。一片芭蕉林护在村子旁边,展示它雨后的清新与生机盎然。一家民宿的主人热情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站在他家的坪台上向外望,村子对面的群山云雾缭绕,如同肩披薄纱的仙女,妩媚娇憨若隐若现……

  我们一路游玩一路拍照,回到家时,天已暗黑下来,火塘里的柴火烧得很旺,梅子的叔叔、姑爷、大哥,被她妈妈请来帮忙做饭,正忙得不亦乐乎,笑呵呵地招呼我们围着火塘坐下,火光映照在每一个人脸上,红扑扑,喜艳艳,整个人通身都透出喜气。我一直坚信,真正的美食在民间,柴火炒出的本地鸭子架在火塘上煨着,香得直令人击节赞叹,土豆粉丝也让人味蕾体验一新,土鸡蛋煮豆腐是我从没见识过的做法,一切都是那么的鲜香可口。火塘里的烟火温暖着每一个人,仿佛坐在一起的原本就是一家人,没有一丝的拘禁与隔阂,梅子的叔叔、姑爷、妈妈是非常有故事的人,他们讲述着自己的故事,讲述着苗族的历史文化,唱着苗族的山歌,哭嫁歌、孝歌、哼着傩言腔。他们就着歌词和音调,对历史上和现代人的婚姻观、忠孝观谈了自己的看法,说哭嫁歌是父母长辈对下一代婚姻的教导,也是下一代对父母亲人的感恩和眷恋。说孝歌中“宁要床前一碗水,不要坟前一堆灰”,指明了生前尽孝的重要性。而傩言腔则是用纯苗语哼唱,音韵古老神秘,和着火塘柴火的熏烟,循着绕梁不息古音,我仿佛遁入历史深处,于古老的山林中,探寻这个古老神秘民族的根籁……

  酒过三巡,茶过三盏,兴之所至,姑爷跳起了舞,他开步从容,腰扭胯动,动作灵活,手指眼随,眉目生动,一点也不似70多岁的老人。我看着眼前几位面容沧桑的老人,体会着他们乐天知命、适时天成的人生态度,他们睿智通达,对苦难轻描淡写,对困境坦然接受,是真正经风雨见世面的人。直视他们,反观自己,会让人感到:人生许多困境,不过是上天对人的意识的磨练,又有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呢?生命来来往往,不过缘起缘灭。

  酒至微醺,意入佳境,乡村夜晚宁静,路灯似月,照亮夜行的人,我们送两位长辈回家,趁着夜光,叔叔向我们介绍屋旁他种植的几盆君子兰,一株金弹子。君子兰一盆是开杂色花的,一盆是开红花的,一盆是开黄花的,说他花中最喜欢君子兰,就是因为它的名字。金弹子足有两米多高,分为四层,层层枝繁叶茂,中间树腰部分,做了五个圆圈的造型,是中国举办奥运会的那年,因为奥运会的会徽是五环,特以此为纪念。

  他家的房子分为两处,都是纯木屋,一处是他27岁时所建,一处是68岁时新建的。他在才8个月大时,父亲就去世,母亲23岁守寡,独自抚养他长大,27岁那年,他独自一人上山砍树积木造屋,深夜未还,母亲带着村人打着火把进山找寻……这一生,他热爱读书学习,做过小学老师、放过电影、做过文化站长,还自学医术,救治过内心绝望的病人。有内心深爱却未能终身相守的恋人,对人生有遗憾,却无怨愤。

  夜凉如水,回到梅子家时,她妈妈已将餐具收拾停当。梅子叫我在火塘烤火,她和妈妈去换被面。柴火在火塘中烧得红红旺旺的,架在火塘上的烧水壶嗞嗞作响,梅子和妈妈用苗话沟通交流的声音,她们铺床叠被移动脚步的声音,从木楼地板传下来,在乡村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和面前的塘火一样亲切温暖。

  梅子妈妈说,家中有客时,晚上屋檐当头的灯,是不会关的,方便客人起夜。洗漱完毕后,我和梅子沿着台阶而上,梅子笑着指向屋檐的横梁让我看——家里养的鸡都蹲在横梁上面休息,看来它们不打算入笼了。我不禁会心一笑:对自由的向往,是一切生灵天然而执着的追求。

  夜未央,梅子说了声“明天睡到自然醒啊”就继续在手机上处理照片,我心无挂碍,沉沉入眠。许是凌晨,被梅子家的公鸡,早早地打鸣吵醒,我起身开门,外面天光迷蒙,雾气袭人,而屋檐的灯依然亮着,大家应该都还没起来。一看时间,才5点多,返回继续睡,再醒时已是上午9点多。梅子妈妈已做好早饭,自家栽的南瓜叶,炒红干辣子特别香。饭间,梅子的电话响了,说是跳香节祭祀活动的老师来了,我跟着去看排练。梅子一直在沟通洽谈各个环节,组织演员、道具。乐手们大鼓打起来,铜锣敲起来,演员们苗族古歌唱起来,老司踏着脚步走起来,抬首、挺胸、碎步打圈、举伞转伞……恍惚间,我仿佛看见这个古老的民族从崇山峻岭中一路走来,披荆斩棘向前行,一路艰辛一路歌。

  从沉迷中醒来,我突然明白了梅子为什么能在各种境遇下坚持自我,也明白了“半亩方塘”多年来,不断焕发生机的动力来自何处。正是这方生她养她的青山绿水,这方滋养人心的世俗民情,赋予了她蓬勃的生命力,这力量早已根植于她的基因里,是生命蓬勃的不尽源头。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聂元松)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