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一碗狗肉汤(上)
一碗狗肉汤(上)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7-29 9:17:47 湘西网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纪念碑 (资料图)

  余清泉 口述 符家义 整理

  每当回顾红军长征的艰难岁月,我就想起那碗狗肉汤,是它救了我们全连战士的命。

  那是1936年7月,我们红二方面军开始过草地,北上去与陕北中央红军会师。草地就是川西松潘大草原,也叫若尔盖草地,纵横四五百余里,一眼望不到边际。过草地前几天,部队首长就动员我们做好过草地的准备,连长和指导员亲自下到各班安排布置,要求每人打几双草鞋,备好足够的粮食和棉衣、雨伞、油布等御寒物资。

  当时,我在红六军团参谋处任测绘班长。测绘班随侦察连行动,一起行军,并肩战斗。侦察连与测绘班从湖南桑植出发长征时有100来人,因一路打战和伤病折磨,到开始过草地时只剩五六十个人。连长姓刘,江西人,刚满28岁,脸上有几颗白麻子,我们都叫他“麻子连长”。连长待人热情,和蔼可亲,要求严格,打仗勇敢不怕死,经常冲锋在最前面。

  我们红二、六军团不久前刚翻过中甸的哈巴雪山,战士们体力消耗很大。在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红二、六军团奉中共中央命令与一方面军的红32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萧克任副总指挥,任弼时任总政委,关向应任副政委,李达任参谋长,甘泗淇任政治部主任。中央电令红二、四方面军统一行动,一起北上。在甘孜我们休整了几天,补充了一些粮食,但大家体力仍未完全恢复。

  为了能顺利走过草地,按照上级首长指示,战士们立即行动起来,收集麦草打草鞋,有的战士还准备了一根用树枝做的拐杖。我当时到老乡家里找了一些青稞秸秆,打了四双草鞋,虽然不够结实,但总比没有要好。侦察连和测绘班给每个战士分发了七八斤青稞。我把青稞用石磨加工成面粉,再炒熟做成干粮炒面,装在一个用布缝制的口袋里。部队还从牧民那里买了少量的马、羊和牦牛等牲口,宰杀后用火烘烤做成肉干,以备过草地食用。为御寒,我还找老乡买了些辣椒,弄到了一小半张牦牛皮。

  7月上旬,部队开始向草地进发。我们红二方面军是最后过草地的部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两军共同北上。此前,红四方面军曾经两度走过草地,部队减员很大。这次是他们第三次过草地,在我们红二方面军前面先走几天。他们四万多人马走在前面,由于人多,加上后勤带的一些箱子及坛坛罐罐,走得很慢,沿途能够吃的食物也基本被他们捜寻光了。我们从甘孜出发,走了几天,来到草地边缘东谷,远远望去,草地恰似一片灰绿色海洋,一望无际,茫茫无边,不见树木,鸟兽绝迹,人烟荒芜,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机。草地地势低洼,到处是沼泽泥潭和积水,泥泞不堪,行军时要格外注意,脚必须踩在草丛根部,沿草甸行进,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污泥潭中去,越挣扎陷得越深,直至吞没,许多战友就是这样被草地泥潭吞噬了年轻的生命。我们测绘班和侦察连有3名战士行军时陷入沼泽地牺牲了。

  红六军团走了一个多星期后,进入草地腹地,因没有吃的,部队减员很大,大家带的青稞面也所剩无几。我从一开始就注意节省着吃,实在饿极了才从口袋里抓点炒面喂到嘴里,边走边嚼,再吃些野菜野果填填肚子,喝上几口热水权当充饥。由于连续行军,营养不良,战士们饿得发慌,体力消耗很大,有时一天只能走几公里。没有吃的,战士们就把身上所能吃的东西包括皮带、皮鞋和马鞍子,都用火烧焦后煮着吃了,吃到嘴里还是挺香的。有的战士甚至将马牛粪中没有消化掉的青稞粒用水洗干净后也煮着吃了。

  过了葛曲河部队彻底断了粮。我的干粮吃完了,饿得发慌,行军十分吃力。幸亏还有半张牦牛皮,我把它交给麻子连长。他又从战士们手中收集到两小张牦牛皮一起交给炊事班长。炊事班急忙用火将牛毛烧光后烤焦,再用刀刮洗干净,煮了一大锅牦牛皮汤,再在其中加一些野菜。全连战士美美地吃了一餐野菜牦牛汤,恢复了部分体力,又维持了两天。草地仍不见尽头,后来,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就全靠挖野菜充饥。有的野菜有毒,吃了轻则呕吐腹泻,重则中毒死亡。不少战士就是吃了有毒野菜倒在了草地上。所以,必须要学会辨认哪些野菜能吃,哪些有毒不能吃。因红四方面军三四万人马走在前面,沿途能吃的野菜、树皮都被他们吃光了。我们走在后面的连野菜树皮都吃不上,只能一边行军一边去很远的草地边缘寻找可以吃的野菜,所以行军速度十分缓慢,原计划一个多星期走出草地,后来走了将近一个月。部队减员越来越严重,每天都会看到战友走着走着就倒在草地上,为革命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每当看到沿途倒下的战友遗体时,我的心情就格外地沉痛。

  大概走了半个多月,我们全连因饥饿有八九个战友倒在了草地上,剩下的人也因没有吃的饿得只剩皮包骨,但大家仍坚定革命理想信念,坚持一定要走出草地去。麻子连长经常给大家鼓劲,教育我们要树立必胜信心。行军时,他抢着给体弱的战士背行李,晚上到了宿营地,别人累得不想动,他却忙个不停,搭帐篷,找柴草,给战士们烧热水等。粮食没有了,他就带着大家挖野菜充饥,教大家识别哪些野菜有毒不能吃,哪些无毒可以吃。只要是能吃的野菜包括灰灰菜都把它扯来用锅煮,煮熟了一人舀一碗,由于没油没盐,野菜有一股浓浓的腥臭味,难以下咽。

  草地上的天气变幻无常,刚才还是烈日当空,一会儿就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一个个淋得透湿,全身找不到一根干纱。有时一天几场雨,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因连续淋雨,我得了严重伤寒病,浑身疼痛,高烧不退,加上没吃任何东西,人浑浑噩噩的。麻子连长安排两个战友搀扶着我艰难行走,开头两天还勉强能跟上部队,第三天傍晚宿营时,我实在不行了,连长把我扶到一处稍微干燥点的高地,垫上一张油纸让我躺下休息。他同时命令全连战士选择干处就地宿营。

  “连长,我怕是走不出草地了。”奄奄一息的我,迷迷糊糊地说。

  “兄弟,要坚持住,我们一定能走出草地的!”连长说。

  连长迅速叫炊事班长架起行军锅烧了一锅热水,从他自己干粮袋里倒出仅剩的一点青稞面到碗里,用开水冲拌,把我搀扶起来喂了几口,我才慢慢回过神来。

  “连长,你们走吧!不要管我了,快去追赶大部队。”我吃力地对他说。

  连长眼含泪花默不作声,叫大家把米袋子集中拢来,并一个个抖动清理,希望能找到一点粮食。其实大家出发时仅带的那点青稞炒面早已吃完,已经断粮好久了,哪里还找得到粮食。战友们一个个饿得只剩皮包骨,还有几位伤病员也是快走不动了,时刻有倒下的危险。草地已吞噬了我们十多位战友的生命,全连只剩四十几个战士了。看着眼前的情景,连长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走过去和指导员合计了好一阵子,才迈着缓慢的脚步走过来告诉大家:上级首长考虑到我们侦察连和测绘班已有10天没沾一粒粮食,批准我们把缴获的那条猎犬“小黑”宰了。

  (未完待续)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余清泉)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