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姚复科 | 酒话
姚复科 | 酒话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3-29 11:29:31 湘西网

  姚复科

  喝酒是让生活慢下来的一个理由,生活一经有了酒,快乐和烦恼也就慢了下来,保持和天地时节的同步,于是一切都慢了下来。

  清人吴任臣编撰的《十国春秋》中有一句,“酒有别肠,不必长大”,意思是说酒量的大小与身体的高矮胖瘦不必成正比例,壮健者未必能饮,瘦小者未必就不能喝。

  显然,我是属于瘦弱者,刚开始喝酒完全是因为未必我就不能喝这份心理作怪。这些年喝酒实践证明,酒量确实可以慢慢提升。我的酒量,状态不是很稳定,对酒的品质,喝酒的环境,喝酒的心情以及喝酒的人都有说不清楚讲不明白的关系。状态不佳的情况下,一杯酒也足够让我反胃,状态好的时候,也会喝一斤多不醉。记得有一次,我的一位朋友,是我的领导,又兼业内同好者。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那天相约小酌。席上总共三个人,其中一位做茶企的朋友滴酒不沾,只有我同这位上司兼伙计的朋友举杯,那天我们各自喝了三瓶半的瓦罐清酒,一瓶四两四包装的小瓶酒。要说酒后的状态也不过是“花看半开,酒饮微醺”。不过,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状态,感觉有点像写作时候的灵感这个东西。

  九十年代,全民体育运动热潮兴起,对我们乡村教师而言最合适的就是篮球赛,门槛低,众人参与。时常以学校与学校之间篮球比赛为幌子,实际都是为了聚餐饮酒时候的开心,经常结伙远征,近则沅陵、保靖,远则张家界、怀化。人多年轻,喝酒从不自谦抑制,高自期许,俨然豪气干云的样子。

  一日,我兄长出公差来我所在小镇,在宴席上看到我和同事们豪饮的盛况大吃一惊。大哥也是很能喝酒的人,见了我当时的情况,也暗暗担心。过后不久,他在一次家庭集会时候给我说:“看你们喝酒的样子,就知道乡镇不宜久居,还是到县城来吧!”我不久就到县城一所学校去了。现在回想起当年喝酒,更像是借酒谴怀吧。

  其实,无论城里还是乡下,都生活着许多或快乐或悲伤的饮酒者。他们醉或微醉的情绪更加接近生活的本来面目。古丈城里有一条夜市一条街,铁板烧构成了小城夜生活的一道风景。夜市每晚营业到凌晨,逼仄的街道,简陋的临时摊位上,客人很多,一桌紧挨一桌,地上一堆酒瓶紧挨一堆酒瓶。

  小城的夜晚,街旁或路边可以时常碰见酩酊大醉的人,碰上谁谁,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先握手,再次握手。口中必称你为领导,领导辛苦了,感谢领导等等。有一次,我和一位朋友碰上这样的一位酒癫子。他紧握朋友的手,口称领导,再三感谢,就是不肯松手。我后来感觉耗下去不是个事,就急中生智说,领导很忙,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仁兄立刻松手,客气道别。还有一次,我路过夜市一条街,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醉眼惺忪拦着我反复追问我,你知道我是哪个吗?间或,他,再次问,你知道我是哪个吗?我想以我对小城里的好酒者们的理解,这位是不可能发出追问哲学三问的。显然,他喝醉了,确实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这未尝不是一种忘我之境界。

  地方处在边地,民性天生朴拙,忠厚,除了酒醉之际的率性外,其他的时候无一不是谨小慎微。历史上,这地方出过侠客,如今侠客早已绝迹,酒还在。中国多次出现过禁止饮酒的法律。秦末,项梁和项羽叔侄就是因为私自造酒聚饮而跑路的。汉朝的萧何造律,明文规定“三人以上无故群饮,罚金四两。”但多是形同虚设。由此可见,酒这个东西,也是民之所好,不是行政手段可以强制的。

  此外,地方产上等的好茶,无论工艺材质还是口感都绝妙得很。茶本是富贵闲人的奢侈品,但是到了这个地方,它更像是酒的一个补充,让时光的缓慢在酒后再来一次有效延缓。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姚复科)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