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宋耀邦 | 朋友与书
宋耀邦 | 朋友与书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3-19 10:19:39 湘西网

晒 书

  宋耀邦

  庚子岁末,到湘吉图书城订购了一套《辞海》——第7版彩图本。去取货时,又顺带买了一本贾平凹的新作《暂坐》和张平的新作《生死守护》,此外还买了王树增的《解放战争》(上下册)。

  这套《辞海》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精装八册,标价1998元;贾平凹的《暂坐》标价58元;张平的《生死守护》标价68元;王树增的《解放战争》每册60元。一下拥有这么多好书,欣喜之余,回家后在书房拍了一个抖音视频,再配上《聊斋》里白狐“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的音乐,快速在朋友圈晒了出去。

  我生平极爱买书读书,也喜欢与爱书读书的人交朋友,这习惯,一辈子也改变不了了。圣人孔子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还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每年花在买书上的钱不少,过了“知天命”之年后更多了。粗略估算了一下,近年来,我每年的购书费用约在2万元左右。以致几家书店的老板和店员都认识我,每次去时他们都会很热情地招呼。

  湘吉图书城里的所有图书均可打折,最低可打6.9折。这个折扣,许多图书商家都无法办到。当然,这也是我爱逛湘吉图书城的原因之一。但湘西图书城即州新华书店是国营单位,图书齐全。尽管打折少,每年也会在这里买不少书,比如《哈代文集》《奥斯丁文集》《故宫六百年》《故宫的古物之美(叁)》等。

  爱书就免不了与书店打交道,不管是个体的还是国营的。吉首是个好地方,除湘吉图书城和湘西图书城两个比较大型的书城外,位于古城乾州的湘西文史书店也是个很有特色的书店。湘西文史书店虽不及湘吉图书城、湘西图书城规模大,但有许多文史方面的书籍,这在其他书店是买不到的。不仅如此,湘西文史书店还是文人墨客们聚集品茗、畅谈文学之地。著名的作家张抗抗、阎真、雪小禅、刘年等都到湘西文史书店来过。每年的世界读书日也都有活动在这里举办。书店主人史金玉女士二十余年坚持独立书店的经营,不仅令书店成为文化人温暖的空间,而且成为吉首的文化地标景观。

  笔者经常去逛湘西文史书店,因此也与史金玉女士结识。在湘西文史书店,我也买了不少书,占我藏书总量很大的比例。父母去世后,我成了家里的老大。人一当老大就任性,特别是在购书方面不惜血本,一发现有自己喜欢的书,就任性要买,根本不考虑家庭财政方面的问题。

  每本书都是一位朋友,亏待朋友就是亏待自己。进入书店或者进入自己的书房,就是进入到诸多的朋友之间,吝啬小气是鄙俗的,不是我的个性。取下一本书阅读,其实就是在与一位朋友交流对话。在我的书房中,古今中外的名著都有,可谓是“高朋满座”、人才聚集。我从书中获得许多帮助,也涨了不少见识。

  因为喜欢书,我结识了文学道上的真正朋友。在我的书房里,有不少朋友的书。九妹的《古画之美》,我收藏有三本。其中一本是毛边本,是我所有藏书中唯一的毛边书,可谓弥足珍贵。读九妹的书,就像进入古人的画展中,倾听着九妹的精彩解说,同时也欣赏着九妹纯朴优雅、谦逊却不失睿智的才女风采。

  吴国恩是我最喜欢的花垣籍作家,也是我的好友之一。他是中国作协会员,生于20世纪60年代,进入21世纪10多年后才有了名气,可谓大器晚成。吴国恩也是个爱读书的人,不过他常蹭书读。这也许是他的一种读书方式。吴国恩的小说开了花垣文坛小说的先河,我相信有朝一日会被写进花垣的县志。

  吴国恩的书我都有。书如其人,朋友的书,读起来更容易理解,并从书中窥测出文友们的现实生活与心灵的秘密。

  我的藏书中,还有一些书是朋友馈赠的。值得一记的是石健老师送给我的一套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和巫鸿的《纪念碑性》《废墟的故事》;还有一位是新加坡的一位富婆朋友林竹青女士,她送了我一套由她编著的《张人希的艺事与生平》和《张人希花鸟画》。林竹青女士是中国著名杂文家何满子的外甥女,有文化写作的传承基因。我最早获赠的藏书则是上世纪80年代在吉首参加全国少数民族作家座谈会时,汪承栋老师赠送我的《汪承栋诗选》。在那次会上,我认识了很多全国著名的作家。如天津的《散文》主编石英,吉首的作家孙健忠等。回来后我便在逛书店时留心他们的书,遇到就买。

  前几天有人劝我说,你都过五十的人了,还在拼命买书读书,图什么啊?这还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记得年少时,我因父亲病故而辍学在家,也有个人劝我说,你在农村还读什么书啊?你读书的时间已经过了。这些话好像都有理,但我在内心深处就是倔强地不屈从。人各有志。雅典著名政治家梭伦说“活到老学到老”。在读书人的眼里,读书就是他的一切。而在读书人的生活交往中,每一位真正的朋友又都是一本书,都值得自己认真地关注和“阅读”。这种阅读,比看当下满天飞的心灵鸡汤似的东西有用得多!读书也好,读人也罢,阅读里总有自己对人生的独特思考、感受和收获。

  读书人的一生中,会读到各式各样的书,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我过“知天命”之年后,觉得朋友圈越来越小了,而要读的书却越来越多了。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宋耀邦)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