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石斌 | 山村年味
石斌 | 山村年味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2-22 9:7:50 湘西网

  石 斌

  时间匆匆,在一场场凄风苦雨中,在一场场雨雪交替中,就到了年关岁尾,年的味道和着人们的心跳、挟裹着幸福和甜蜜扑面而来。

  腊月,围绕着过年,平静的小山村也喧嚣躁动起来。过年的准备工作是一项繁杂的系统工程,其中闹得最大、把人们过年心思撩拨得最高的,莫过于杀年猪了。猪,是从圩场猪市中精挑细拣挑选后花重金背回家的,是自己千瓢水万瓢糠养肥养壮的。养猪干吗?是为了让全家老少过一个肥年。

  杀年猪是一件大事。杀猪前,要通知叔伯兄弟来帮忙,要准备送给屠夫的香烟,要邀请族里的长辈来吃杀猪宴。杀年猪当天,当家的主妇早早烧几大锅滚烫的热水,杀猪的屠户和来帮忙杀猪的叔伯兄弟也都早早地赶到了,不用安排,所有工作有条不紊进行着……杀年猪的同时,妯娌们刷锅的刷锅,洗菜的洗菜,和贤惠的女主人一起精心准备杀猪宴。肉菜是现宰现做,蔬菜是现摘现烹,佐料是大把葱、大把辣子、大块姜,烹制杀猪宴讲究的是大火猛炒、文火慢炖,讲究的是原汁原味。盛菜的器皿也是自家的大碗大盘大盆,喝的酒是从自家瓮里舀的大碗盛的米酒。开宴的时候,卸下门板当桌,在堂屋或院子摆起了长桌,大家聚在一起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大口吃菜,酒喝得尽兴,菜吃得畅快,通过一起杀年猪、吃庖汤宴,大家的感情无形中又紧密了一层。平时里无意中形成的隔阂在几句知心话、几碗贴心酒下就化解了。杀一头年猪就吃一次杀猪宴,一个寨子的年猪杀完了,杀猪宴吃完了,寨子的人在相互帮衬中愈发团结,这种团结,足以让大家相互搀扶,走完坎坎坷坷的风雨人生路。

  腊月,年味最浓郁莫过于腊味了。不知道从何时起,乡下人对腊味特别钟爱。也许是距离集市太遥远,也许在物资匮乏的艰苦岁月里肉食难觅,也许腊味是保持食品不腐不坏的最佳方法,总之,杀完年猪,除了留足鲜食的肉,剩余的肉都做了腊肉。做腊肉分为腌和熏两个步骤,先精盐、料酒、花椒把猪肉腌渍个把星期。腌渍的时间到了,就把肉挂到火炕上边的火架上,再在火坑里点燃从山上砍来的松枝和松针。缕缕炊烟带着醇厚的肉香,飘向了远方,飘进了游子的梦乡。

  十天半月后,肥黄廋红、鲜艳欲滴的腊肉基本制成了。于是乎,从制成腊肉的那一天起,嘴馋的乡下人每顿饭离不开腊肉,炒腊肉、炖腊肉、腊肉火锅,家家户户都换着花样吃腊肉,直到饱嗝里飘逸的都是腊味。

  所以说,从腊月起,乡下人就已经开始过年了,他们开始尽情享受用勤劳和汗水酿造的幸福生活。那日子,用在“肉里卧酒里眠”来形容也不为过。于是乎,腊味深深的印进了乡下人的嗅觉,印进乡下人的味觉,印进乡下人的记忆,成了一种文化,成为一种淡淡的乡愁,成为对家里牵挂的情愫。就像鱼类洄游一样,每当到了年关岁末,腊味就化为一股引力,把在外漂泊的人往家里扯,因为这种情怀已经刻入骨髓。

  过年的日子越来越近,就是再迟钝的人也能触摸到年味律动的脉搏了。这一点在乡场上感受最明显、最强烈。岁末年尾,圩场上的年轻人多了,他们的衣服式样新颖,消费观念时尚,购买力也很强,很受商家欢迎。年轻人虽然是圩场的消费主力,但是其他群体的消费能力也不容小觑:孩子要买新衣,男孩子要买花炮,男人要买好烟,还有孝敬父母和岳父岳母水果糖酒……人员汇聚,圩场上人气旺盛,商家也下了工夫,于是乎,赶了几次场后,家里的衣柜里已经添置了新衣,小孩子手中的玩具也换了花样,酒瓮里酒的储量普遍增加,甚至可以发现,有的洗衣机已经由半自动变成了全自动,彩电尺寸变大了,村子里的车也变多了……

  看着大大小小的新变化,想到老人高寿健康、婆娘贤惠通达、自己做得挣得吃得、小孩读书攒劲,心里就暖暖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脑袋就高速运转筹划起来年的生财发家之道,唠唠新年发展的愿景,搞得婆娘也和他一样,对新的一年信心满满,充满期待。

  乡下人最看重情义,最懂得感恩。岁末年关是乡下人感情集中汇聚之期,其中感恩之情展现得尤为明显。乡下人认为五谷丰登百事百顺离不开天地和祖宗的庇佑,要通过祭祀表达感激之情。如果某些事做得不顺心,就会认为得罪了祖宗神灵,祭拜时更加虔诚、更加投入。过年前祭拜天地祖宗神灵是寨子里的事,牵头的一定是族里德高望重的族长,在外工作、在外务工的能挣钱的人按惯例分摊祭祀的大部分费用,余下的费用由各家各户自愿分摊,最后资金缺口由族长补齐。祭祀的巫师要请周围村寨最好的,祭祀的礼仪要提前预演,祭祀用的猪羊等祭品要预定……到了祭祀当天,全族男女老少集聚在祠堂或土地堂里,在阵阵号角声中、阵阵香烟缭绕中、巫师的抑扬顿挫吟唱声中,在各种繁杂仪式中,表达感恩之情和对未来美好的生活愿望,联系全寨人、全族人之间的感情。

  年关将近,在外打拼的人背着鼓鼓的行囊回家了,给平常空旷寂寞的山寨多了不少生气。夜晚降临,每家每户亮起了电灯,火塘里燃起熊熊大火,一家子向火而坐,出门在外的人给全家人发放礼物,捧着礼物,老人看着孩子,满脸透出慈祥和爱意,积蓄一年的牵挂得到抚慰;妻子和丈夫互相诉说家里和外面的事情,眉毛眼梢盛满盈盈情意,一年的甘苦和相思终于得到释放补偿;孩子依傍父母,默默地把父母一言一笑深深地烙印到脑海里、镌刻心扉间。在和父母团聚的日子里,孩子的分分秒秒都是幸福的,他们牵着父母的手散步,和父母一起做家务,听长辈的唠叨,和父母说学校的生活和学习。总之,山里的孩子和亲人有唠不完的话,他们希望把眼前幸福时光凝固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十天半个月后,他们的母亲父亲又要踏上在外漂泊的征程。所以,除了团聚之外,还要走亲访友联络感情,毕竟家里很多事情要靠邻居和亲戚帮忙,所以要这家走走、那家坐坐,表达谢意。童年的伙伴们也借这个机会联络感情,大家今天在你家聚餐,后天一起去钓鱼,相互交流在外打拼的心得,诉说在外拼搏的甘苦。不尽如人意的,大家千方百计出谋划策;顺风顺水,大家和他分享成功的喜悦和甘甜。

  相聚是的时间总是短暂,好友之间、发小之间通过短暂的相聚,失意的恢复了信念和勇气,成功的更加自信和洒脱,大家一起相互鼓励,以更加稳重更加坚定的步伐走进新的一年。在这样的氛围中过年,品尝年味,又岂能用钱来衡量其中的价值?

  山村的年味儿,就像一坛陈年的酒,越品越有味儿;山村的年味,就是一部精彩的电影,越看越入迷;山村的年味,就像一杯精致的高山云雾茶,虽然开始平常,其中难免含有缕缕苦涩,可是愈品愈香,愈品愈甜。所以没有哪一个人能挣脱这样年味的缠绕,也没有哪一个人愿意挣脱这样年味的缠绕,山村的年味就这样年年岁岁地缠绕我们、陪伴我们,和我们见证岁月的风雨、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进步。这份浓浓的味道啊,已经渗进血液,成为我们记忆深处的永久文化符号,成为内心深处永久的感情特质,历久弥新,永远值得回味。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石 斌)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