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龙清彰 | 圣山祭祖
龙清彰 | 圣山祭祖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10-14 10:15:44 湘西网

  文/图 龙清彰

  题记:每年农历九月初九,保靖县吕洞山祭山祭祖仪式如约而来。吕洞山就是苗族人的祖公山,把吕洞山搂在怀里的是苗族人的祖婆山。祭山祭祖的日子到了,人流如潮水般涌向吕洞村后坡中的祭拜台,参与热烈、庄重、古老的祭祀仪式。苗族先祖的脚步此时从千古走来。

  山就是先祖,先祖就是山;祭山就是祭祖,祭祖就是祭山。从我们的祖辈起,气势恢宏的祖公山和千姿百态的祖婆山年年享受祭拜,一直到我们把祭山祭祖的仪式接过来。

  我们隔着幽深的峡谷望过去,祖公山的头颅直插云霄,威武不屈。他的面颊上射穿的那两个大洞,是他护佑家园、捍卫爱情的印记。因为他的勇武和果敢,祖婆爱他爱到海枯石烂不变心。由此,我们隔着险峻的峡谷望过去,还看见祖婆山温柔地怀抱着祖公山,生生世世永不分开。

祭山祭祖,人山人海。

  我们选择一个日子,一个猪肥羊壮、粮食满仓的日子,郑重地举行祭山祭祖仪式。这个日子,天一定要蓝得像一汪湖水,云一定要白得像一堆雪花,太阳一定要亮得通明透澈,空气绝不能夹杂一粒微尘。在这个满心欢喜的日子,我们登上祭拜台,祭拜我们的苗祖圣山——祖公山、祖婆山,缅怀我们无比崇敬的先祖,思念我们筚路蓝缕的先人。

  先祖的后代们,起一个大早,从头到脚梳理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后,以最饱满的精神和最美好的形象,步出家门,走出寨子,一心一意往祭拜台赶去。太阳刚刚爬到东山梁上,祭拜台已是花衣飘飘,银光闪闪,歌声悠悠,鼓声震天。百里千里、海内海外前来祭山祭祖的苗族人,五湖四海前来观看祭山祭祖仪式的观众,此刻把祭拜台围得水拨不进,气流不通。

  一面从上到下斜插谷底的山坡,突然扭了一下腰肢,扭出了一级天造地设的小台地,镶嵌在半坡中,隔着峡谷正对着祖公山、祖婆山,祭拜台就设在小台地中。站在祭拜台上,中间虽然隔着一条幽深险峻的峡谷,但是我们依然感觉得到,祖公祖婆的心跳与我们的心脏产生强大的共振。我们的神情一下子庄重起来,倾听牛号角、羊角号咿咿呜呜吹起,接着苗鼓、锣钹咚咚锵锵敲起。我们仿佛看见先祖正向我们迎面走来。

接龙舞,接先祖传承,舞出美好生活。

  有关先祖的故事,几天几夜讲不完;有关先祖的传说,一代叮嘱一代传下去。我们由此而知,我们英明神武的祖公,面对侵犯家园的强大敌人,进行了殊死决战,最后面颊被敌人射穿两箭,倒在美丽圣洁的祖婆的怀里,恋恋不舍地闭上眼睛。最后两人分别变成祖公山和祖婆山,变成了凄美动人的古老传说,变成了生死不渝的爱情故事。每每想起他们的传说,平静的心海总是泛起阵阵涟漪。每每说起他们的故事,无边的思绪犹如潮水汹涌。

  祖公山和祖婆山在山中,祭拜台在山中,我们在山中。远远望去,除了山还是山,一条条山脉,夹一条条深谷,携一刀刀绝壁,抬一座座山峰,从近到远奔腾而去,如同离开祖公山和祖婆山的游子,去开创自己的事业和探寻新的世界。现在,祭山祭祖的日子到了,他们又逶迤而来,参加一年一度的祭祀仪式。不管走多远,飞多高,过得如何,他们的根始终系在祖公山和祖婆山上。

  期待中的号炮隆隆作响,沉睡的群山为之唤醒。时光倒回蛮荒时代,我们的祖辈在杳无人烟的大地上艰难地行进。几十个巴代一手挥柳旗,一手摇司刀,在前面开路。他们一边念着晦涩难懂的经文,与神祇交流,请求神祇指路;一边与挡路的妖魔鬼怪进行搏斗,扫清前进的障碍,保证道路的畅通。首领在前面吹号引路,后面的队伍踩着鼓点跟上。他们翻高山,穿峡谷,渡大河,蹚沼泽,朝祖公山、祖婆山艰难跋涉。这种悲壮而激越的场景,现在由先祖的后人,跳出来,舞出来,虽然隔着遥远的过去,但每次呈现,仍让我们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苗族巴代边走边舞,汇聚祭拜台。

  行进队伍在祭拜台列队、集合,巴代旋动身子,舞动手臂,愈加使劲地念、使劲地舞、使劲地跳。他们使出神奇的本领,与祖公祖婆取得联系,得到指令后,激动地高呼上祭品。十几个苗族人托着十几个赭褐色的托盘,沿着台阶缓缓走上祭拜台,把猪、牛、羊以及鸡、鸭、鱼,还有糍粑、稻穗、水果、蔬菜以及一坛坛美酒,恭恭敬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祭台上,供祖公祖婆尽情享用。

  这些祭品,祖公祖婆有资格享用,也理应痛快地享用。因为,他们吃过的苦,遇到的难,不是我们今天能想象得了的。他们每向前走一脚,需要自己开路;他们每播一粒种子,需要自己开荒;他们的房屋,需要自己构思、建造;他们的衣服,需要自己纺线、绩麻;他们的语言,需要自己发明、创造。他们还要训家禽、养家畜,还要尝百草、制草药。哪一样,不是从头开始;哪一样,不是亲力亲为。因为他们的聪慧、勤劳、执著和努力,他们把生产生活经营得风生水起,把亘古荒凉开拓得烟兴火旺。

  对他们的财富觊觎很久的敌人,终于出手了。敌人先是暗中施放冷箭,进行试探性的骚扰。随后,无所顾忌地现身恐吓,趾高气扬地展示武力。最后,放纵兵马,大肆掠夺。和平的土地,顿时狼烟四起;平静的生活,再也无法维持。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祖公祖婆不甘心千辛万苦建起的家园毁于一旦,毅然决然地率领兄弟姊妹奋起反抗。战斗一场接一场打响,族人一片接一片倒下。祖公祖婆死战不退,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仍牢牢地守住阵地,护住家园。

  作为他们的后代,当我们在和平的阳光下,幸福地生活,安宁地劳作时,我们岂能忘记我们的先祖所做的艰难探索及英勇牺牲。现在,祭祀先祖,追思先贤的责任,传递到我们的手中,我们理所当然、毫不犹豫地拿出丰富的祭品献给先祖,祈求先祖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一名身着苗装、脖系锦带、容颜沧桑、受人爱戴的苗族代表,手持祭文,走上祭拜台,用雄浑的嗓音,厚重的语气,铿锵的苗语,穿越时空追述先祖奋力开创的伟业,英勇顽强的战斗,千难万险的迁徙,来之不易的定居,挥汗如雨的耕种。他要我们记住先祖造福后世的功德,弘扬先祖百折不挠的精神,继承先祖寻求光明的志向,创造属于我们的更加美好的未来。

  美如仙女的苗族姑娘们,撑起鲜艳的红伞,从村村寨寨走来,从大路小路走来,一队接一队,接成一条红色的长龙,在祭拜台前载歌载舞。她们的伞连起来,蜿蜒游动,这是龙在腾云驾雾。她们的伞一齐打开,迎风摇曳,那是花朵在竞相绽放。她们的伞同时转起来,童年的风车,从记忆里猛然苏醒。接龙舞,接先祖的传承,永做龙的传人。

  龙的传人,不怕山高路远,不惧风狂雨横,一路疾行。望不到顶的山脉,从他们的脚下过;高不可攀的悬崖,从他们的脚下过;深不可测的峡谷,从他们的脚下过;就连浩浩荡荡的河流,也难以想象地从他们的脚下过。龙的传人,节奏明快地舞动,把艰难险阻全踩在脚下。渡戎舞,舞出了苗族人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精神。

  水灵灵的苗族姑娘,缓缓地伸出纤纤玉手,深情款款地端出苗乡引以为傲的黄金茶,以无比优雅的姿势,烫杯、放茶、洗茶、泡茶。一杯杯绿莹莹、热腾腾的茶水散发出缕缕清香,向祖公山、祖婆山飘然而去。自从家家户户种上黄金茶后,每次祭山祭祖,我们都要向先祖敬茶,告诉先祖我们有了致富的产业,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迁徙是舞,传承是舞,生产生活是舞,谈情说爱是舞。看,清澈如水的苗族女人翩跹走来,她们播种、收割、纺纱、织布,行云流水,自自然然,虽与平时的劳作没什么两样,但那种地地道道的乡土味,让艺术家们叹为观止,他们无论如何编不出那种味道。质朴无华的苗族汉子稳健走来,他们犁地、耙田、修路、起屋,一气呵成,不雕不琢,劳动与舞蹈此时分不清界线,也没有界线,舞蹈在这里提高了一个层次。还有年轻人赶节赴会,赶边边场,约会对歌,也化为舞蹈,让苗族人尽情地跳,跳成了舞的海洋。

  祭山祭祖,我们恭敬虔诚!

  祭山祭祖,我们热情似火!

  祭山祭祖,我们继往开来!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龙清彰)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