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高翔 | 举灯而舞的蜉蝣
高翔 | 举灯而舞的蜉蝣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9-12 10:4:12 湘西网

高 翔 摄

  高翔

  蜉蝣,是举灯而舞的生灵儿,有诗一样的美。

  童年时,我和伙伴们,并不知道蜉蝣生灵儿叫啥,只觉得它们的衣饰美、飞姿美,仙子一般,便唤它们仙虫儿。

  那是日落时,仙虫儿常常在空中飞舞,飞得风般轻盈,歌般曼妙,甚是吸引人的目光。那时的我们,正处于对一切都好奇的年纪,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引人注目之物。小朋友们目睹着夕阳里飞舞的仙虫儿剪影,叫叫嚷嚷着不停。

  有人说:“多白的衣服,是白丝绸做的吧?”

  有人答:“是丝绸做的,比七仙女的纱衣还高级……”是的,它们那一对透明的大翅膀,在空中扑乎乎地扇动着,宛若仙子着一件纱衣在舞蹈。

  忽而,也有人否定说:“那不是纱衣!”吵吵嚷嚷的孩童们,一下子噤若寒蝉,盯着否定是纱衣的同伴看。否定人继续说:“你们不对着夕阳看,向河对岸方向看水上的那一群……”小伙伴扭过头去,看到侧光里的仙虫儿,全然是另一幅图景。仙虫儿忽上忽下地飞,光滑透明的翅膀,在夕光里舞成了淡淡的白光团,在河岸背景衬托下,甚是清晰。

  忽然就有人惊呼起来:“是灯笼!是淡淡的白灯笼!”

  否定者说:“那是仙虫儿们,举着灯笼在舞蹈啊!”经此一说,大伙儿哦了长长的一声,随后关于仙虫儿举灯笼的话题,如同是撒向花圃里的一把花籽,争奇斗艳地怒放开了……童年的我们,只觉得举着灯笼舞蹈的仙虫儿,在视觉上诗一样美。

  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知道了蜉蝣的更多东西,对它们敬意起来。

  那是中学时代的一天里,在老师的指导下读《诗经》,当读到“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蜉蝣之翼,采采衣服”“蜉蝣掘阅,麻衣如雪”时,忽然眼前就一亮,想童年时代里的仙虫儿,不就是蜉蝣?也从那时才明白,童年中的仙虫儿,竟然是从《诗经》里飞出的生灵儿,让人惊喜。

  而后,老师又说,蜉蝣衣饰虽美,但它们有巨大的遗憾——生命短暂,忽然就觉得蜉蝣这生灵儿真是可怜,它们从离开那片水域成为成虫后,生命长一点的只有数天,多数蜉蝣生命极短,仅只几小时。这是童年时代的我们,不曾知道的:如此短暂的生命,还不如一只小蚊子寿命,小蚊子也有几天到几个月的寿命呀!也是童年时的我们,不可理解的:上天为什么赋予了蜉蝣如此巨大的缺陷?

  当老师讲到蜉蝣虽然注定拥有巨大的遗憾,但它们却选择了飞舞,选择了夕光里的灿烂舞蹈。忽地,一股敬意在心胸里氤氲缭绕起来。想蜉蝣,知道自己光阴很短,在昆虫界,连蜻蜓都比不过,更不用和动物界中的猫猫狗狗比了。但,蜉蝣却不颓然,哪里像蚊子,嫌弃自己微弱地生于世,便满世界嗡嗡嘤嘤地叫屈,叫冤。蜉蝣却更懂得珍惜,生命再短,也要绽放美丽,在这个世界里既然来过,就不要错过。因为生命中的每一个不曾起舞的分分秒秒,都将是对生命的一种辜负。于是选择了用透明的大翅膀,飞舞于夕光中,一小团一小团淡淡的光团,忽上忽下地舞,让生命中的美,尽情绽放,让童年的我们,为此痴迷,也就是这一舞,舞进了人的思索之中:想想我们自己,常为一点挫折或者委屈,便在白昼里恍惚,在黑夜里自暴自弃,而夕光中的蜉蝣,举灯飞舞之姿,不是为我们昭示着某种指引?

  正如美国作家海伦·凯勒生下来19个月时,因为一场大病,自此双目失明,双耳失聪,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缺陷啊?作为常人谁可接受?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双目失明、双耳失聪的人,克服种种困难,在世间活出了一份生命的奇迹。1899年6月考入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女子学院,在87年无光、无声的光阴里,完成了14本著作,在1964年竟然荣获“总统自由勋章”……她在缺陷的世界里,却如蜉蝣般,让生命绽放得竟然如此灿烂。

  到黄昏时,我们去看水面上,那夕光中群飞群舞的一枚枚蜉蝣们,多像一团淡淡的白灯笼,诗一样美……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高翔)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