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龙昌舜 吴光权 | 石门寨叙事
龙昌舜 吴光权 | 石门寨叙事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7-26 9:30:32 湘西网

武陵风光 欧阳仕君 摄

  龙昌舜 吴光权

  石门寨村是古丈县高望界自然保护区里的一个村庄,数百年来静静地躺在湘西大山皱褶里,既平常普通,又别具一格。2015年至2017年,我们受州人大机关委派,有缘和有幸在此开展驻村扶贫工作,从而熟知了那里的男女老幼、山川草木、花鸟虫鱼。

  现在,我们已回到机关两年多,但那里的人物和景,以及扶贫工作的点点滴滴依然历历在目,难以忘却。

  一

  起初,入驻石门寨村,我们分别作为工作队长和第一书记还是有很大压力,也都有些犹豫,怕能力不够耽误工作。因为州人大机关之所以主动将扶贫联系村从其他条件相对较好地方调换到地处边远、山高坡陡、贫困落后的石门寨村,除了贫困这个共性因素外,应该还有更重要的因素:过来,石门寨村为国家水电资源开发和自然生态保护做出了较大牺牲和贡献,应该扶持;时值高望界自然保护区立法,结合驻村扶贫开展立法更加科学和民主,十分难得;州委提出了把我州建成国内外知名生态文化旅游公园的战略构想,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如何策应和作为,既把生态保护好,又切实解决好老百姓的实际问题,值得探索。好在领导看出了我们的顾虑,说:“你们不用怕,尽力就行,有困难大家一起解决!”我们这才硬着头皮接受了任务,也才有了认识石门寨、了解石门寨、熟悉石门寨、热爱石门寨的经历和过程。

  入村不久,我们感到石门寨村美丽不富饶,勤劳难丰收。整个村庄头枕玉带似的古高公路,脚踏锦缎似的酉水凤滩水库,怀抱琴弦似的大溪、小溪、黑洞溪、熊溪、敏子溪等5条小溪流,张家山、茶头湾、旧寨坪、石家坳、石门寨、半坡、吴家坪、大溪等8个组10个自然寨,从古高公路到凤滩水库沿坡面自上而下扇状铺陈,若即若离、错落有致。

  对于当时村里的境况,大致可以用“高低、动静、多少、大小、好差”等词语概括。先说“高低”,石门寨村是我州呈垂直分布高差最大的村落,海拔最高近900米,最低200米左右,相对高差700余米。次说“动静”,即晚上热闹,白天安静。进村后,我们驻村工作组利用吴家坪组空置学校,边进行简单改造,边置办生活用品,短时间内实现打铺、开饭。白天换上胶鞋深入到组到户,走访问策,晚上又一起碰头商议下步如何做。白天,村里异乎寻常的安静;晚上,各种虫鸣鸟叫不绝于耳,无比热闹。好在白天走累了,晚上沾被窝就能睡着。再说“多少”,主要是讲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即房前屋后中蜂多、水田里稻花鱼多、园子里板栗多、溪沟里鱼虾多、房屋中吊脚楼多,路上车辆少、寨子里青壮年少、山上牛羊少、各种基础设施少。以基础设施为例,缺灌溉水渠、缺安全饮水、缺公路过水桥梁、缺网路信号、缺文化体育设施等,不一而足。四说“大小”,即土地面积大,经济总量小。国土总面积18.98平方公里,将近3万亩。农民人均收入偏低,2014年为2630 元;村级集体经济较薄弱,2014年仅购置县城门面出租收入5000元。后说“好差”,即生态环境好,人居环境差。全村森林覆盖率在90%以上,动植物资源丰富。全村大部分农户用的是传统厕所、厨房,人居环境较差,改栏、改厕、改厨等环境综合治理任务较大。

  可以说,石门寨村兼具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基础薄弱、边远特困、库区移民、产业空白、人口空心等多种贫困类型特征,其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地理困境。《古丈坪厅志》载:“古丈东北五十里,岭势险峻,高出云表,其险绝处扪萝攀藤,羊肠一线,陟其岭者,心悸目眩,不数大行,九折返也。”这也是石门寨村的具体写照。本世纪初,整个村寨才勉强通公路。农户居住场所也好,赖以生存的耕地也好,均属见缝插针才得以开拓出来,老百姓出门干农活不是爬坡就是下坎。张家山、茶头湾、旧寨坪组分布在海拔700至800米的山坡上,石门寨组分布在海拔500至600米,石家坳、半坡组分布在海拔400至500米,吴家坪、大溪组分布在海拔200至300米。茶头湾组全部为外来移民,除宅基地及少量田土外,其余土地均为保护区所有。张家山组虽然是本地农民,但除宅基地及少量田土以外也划为保护区,他们生存尚可,发展受限。大溪组更是交通阻滞,出行艰难。

  二是政策障碍。石门寨村是凤滩电站水库移民库区,过来对移民的后扶资金政策10多年不变。由于物价上涨,实际所得大打折扣。尽管森林资源丰富,但属于保护区,区内动植物资源、矿产资源开发甚至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受到严格制约。同时,由于生态补偿标准偏低,作为保护区主要保护范围内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村,收入难提高。

  三是素质制约。全村人口中,大部分文化素质偏低。文盲占十分之一,小学文化程度占四分之一,智障残疾、孤寡五保比例偏高。

  二

  究竟如何开展驻村扶贫?通过实地调研,州人大常委会主要领导一锤定音:“着眼精准,围绕生态抓扶贫。”

  首先,大力推动生态移民。石门寨村一半组别或自然寨地处高望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如果就地扶贫开发,不仅受地理条件限制,也受生态红线政策限制。在教育引导和尊重群众意愿的基础上,共有5个组中的46户167人实行生态搬迁,其中建档立卡户20户79人,基本整体搬出2个组3个自然寨,实现转移农户脱贫致富和自然生态得到修复以及其余未整体搬迁的组或自然寨获得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的三赢效果。

  其次,竭力保护生态环境。牢固树立保护优先的理念,通过封、管、节、造,通过环境整治、污水处理、绿色种养,通过州立法、乡立规、村立约,除了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外,尽量不再动土或扰动生态,把原生态切实保护好。

  再次,全力发展生态产业。以吴家坪、石门寨、大溪、张家山组为重点,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开发利用独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发展生态旅游业,石门寨村被列入全县12个乡村旅游示范村、全省乡村旅游重点村。以山上养蜂、稻田养鱼、油茶、油菜、柑橘和其他特色种植为重点,抓好生态种养业。养蜂方面,坚持走技改增产、加工增值、品牌增效之路,2016年获得蜂蜜生产许可,并在产品成型、包装注册、市场拓展方面取得进展。稻田养鱼方面,对育鱼苗大户和有意愿有劳力的稻田养鱼户的基础设施建设给予物资支持。油茶是本地传统产业,新发展400余亩;鼓励油菜种植,既增强土地肥力,又增加养蜂蜜源,还增添田园景观。

  第四,尽力建设生态家园。从石门寨村群众最关心最迫切的问题入手,抓好急需的基础设施建设,切实改善生活环境,建设美好家园。重点建设人口集中的吴家坪和石门寨组两个小区。突出生态治理工程,结合同建同治,大力推进改栏、改厕、改厨、改电和危房改造。鼓励和支持公路沿线,特别是吴家坪和石门寨具备乡村旅游条件的分期分批改造,提供吃、住、行、游、购等多样化服务。

  第五,努力注重人文生态。提高生态文明素养,通过宣传教育和典型示范,杜绝随意糟蹋自然资源的行为,形成尊重自然、保护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产生活风尚。提高社会保障水平,重点关心关注智障户、重残户、重病户和老弱户,为他们提供更多人文关怀和物资帮助。同时,切实关爱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等特殊群体,保障其合法权益,使他们脸上有尊严,心里有温暖。

  通过三年的持续发力、精准发力,我们先后争取基础设施、人居环境、产业发展、生态搬迁等项目和资金投入到村、到组、到户,村里基本面貌有明显改观,村民精神风貌有可喜变化,2017年实现脱贫目标。脱贫后的石门寨,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人还是那人,但山更壮实了,水更轻盈了,人更精神了。

  我们上一届驻村工作组离开石门寨以后,新一轮驻村工作组更上层楼,在完善旅游基础设施、开展民宿升级改造和引进羊肚菌产业等方面取得很大成效,石门寨更俏美了,也更健硕了,正向乡村全面振兴的征途迈进,先后获得全州美丽乡村示范村、全省传统文化民俗村、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荣誉。

  三

  而今,石门寨已经打开山门和寨门,迎接四面八方来客。

  若是想行车去石门寨村走一走,看一看,最先到达的是张家山组。从古丈沿古高公路行进,一个多小时后就会看到左边路旁竖立一块手掌形大石,石上有书法家林时九先生题写的“石门寨”标牌。斜对面右边为石门寨招呼站,可遮阳避雨。由石门寨标牌左岔路下去百余米左拐,再走三四百米就到达张家山寨了,共十来户人家,一律木质瓦房,名为张家山,实则居住宋姓、向姓、杨姓人家,并无张姓人家。这里,无疑是看日出、晚霞,看云海、彩虹的有利地位。从此也有羊肠小道直通酉水河畔的大溪组,需要有脚力、眼力的旅行者才可以尝试。

  行舟也可以到达石门寨村。由王村或罗依溪沿酉水下行约一个半到两小时,或到大溪组,或到吴家坪组。大溪分大溪寨和小溪寨,亦只有十余户人家,照例是木质瓦房,大溪寨居住向姓人家,小溪寨居住胡姓人家。大溪只有组内公路,和外界联系和物资进出全靠水路,是整个高望界乃至全州负氧离子最丰富的地方之一。

  别看现在的大溪植被繁盛,山清水秀,一尘不染,一片安宁,在“大跃进”时,曾经上千人在此砍树挖矿,大炼钢铁,热火朝天。溪边的上百座炼钢铁土高炉还遗存60多座,大部分炉灶上长出郁郁葱葱的高大乔木,不愧为从人为破坏到自然保护、生态修复的典范。如果对动植物方面有研究,或对动植物资源感兴趣,一定与野生银杏、水杉、南方红豆杉等植物白领不期而遇,有可能一睹白颈长尾雉、红腹角雉、武陵岩蛙等动物芳容。如果秋天来,可能观赏难得一见的枫香群落、继木群落,那一定会心潮起伏、喜出望外。

  大溪的确是揽胜观光、避暑度假、洗肺静心、休闲体验的好地方,仿若人间天堂,抑或世外桃源。正在建设的罗依溪至凤滩公路一旦修通,从古丈县城到大溪仅半小时车程,不久的将来,更多的人会领略到大溪的美好风景。

  吴家坪坐落在敏子溪两岸,生生不息。奇怪的是全寨无吴姓,由陈姓、刘姓、舒姓、向姓杂居。沿河有梯田、水碾、古桥、瀑布等景观。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解放古丈时,时任区长的张广和警卫员姜德宽路经吴家坪溪口时,被埋伏在路旁的土匪杀害,村民们将他们埋葬在敏子溪左岸,每年清明均有镇村干部和学校来此扫墓,驻村工作组2015年修缮了坟墓,重建了英烈亭。从吴家坪码头乘船沿酉水河下行约半小时可到达永顺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可以从凤滩水电站大坝处弃船登车,进入沅陵借母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那边风景亦好。

  不论是乘车还是坐船到石门寨村,石门寨组是不得不到的寨子。那里最居中,也最有特色。石门寨组由向姓、张姓、鲁姓、粟姓等杂居,也是村委会所在地,石门寨村因此得名。独树一帜的古枞树丛有如警卫员守护着寨子,也有如迎宾员招呼远方来客。最抢眼的是土家特色吊脚楼和石板路,吊脚楼多为清末建筑,有转角楼、三合楼,楼上设置回形走廊。宅院相对封闭,寨子内部巷道却纵横相连,由不规则的石板铺垫,散步其间,恍惚走进了小小的童年。如果想深入体验一下乡村生活,那么可以住下来,石门寨村现有民宿十余家,上百张床位,仅石门寨组就兴办五家民宿,外观传统,内装现代,能容纳五十多人。

  还应该顺便提一下石门寨的一处神秘所在,那就是带着些许恐怖色彩名字的黑洞溪。对于不喜平淡的人来说,极具诱惑力。如果没有好的身体素质和一定的野外生存技能;如果不下决心,光挑剔在嘴上的人其实很难到达。因为黑洞溪最为原始,也最难行走,但无疑是专业人士或资深驴友科考、摄影、探险的绝佳境地。

  尽管离开了驻村扶贫岗位,我们每年还是要十数次去石门寨走一走,看一看。因为那里有向祖武、陈光辉、宋泽成、舒士平、李祥、刘红、张勇、鲁良等勤劳善良的村民,他们曾经对我们的工作给予理解和支持,对我们的生活给予关心和照顾。至今,他们还时常打我们电话,告诉我们村里的大小事,把我们当成了石门寨的一员。那里也有我们曾经或现在的扶贫联系户胡礼、彭凤莲、舒永红、向少江、刘吉双、廖兴蓉等,他们不等不靠,实干苦干,稳定脱贫。

  石门寨那么远,隔山隔水;又那么近,眼里心里。真诚希望大家如果有空闲或抽时间去一趟石门寨,一定不会让人失望和感到平淡!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龙昌舜 吴光权)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