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欧阳盛华 | 忤逆儿与“孝”字碑
欧阳盛华 | 忤逆儿与“孝”字碑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6-28 9:29:15 湘西网

  文/欧阳盛华 图/陈湘虹

  ◆守寡阿涅遭遇忤逆儿◆

  旺溪沟寨上有一个青年叫邹大棋,但寨上人大都只叫他的小名:岩富。岩富二十三岁了,体格健壮,勤劳肯做,坡上田里,样样做得出色。

  岩富是阿涅(土家语,阿娘)独自牵扯大的。如今,他长大了威风了,却一直讨不到媳妇。为此,岩富伤透了心。他认为,那些女人到屋里来看一眼就走,问题主要出在阿涅身上。阿涅身矮背驼,走路就像是在地上爬。而且她的眼睛差,口歪歪的,黑手黑脚,做事又抖又慢。于是,岩富开始心烦阿涅。每次从外面回来,一看到阿涅那样子,他不是恶声恶气地骂,就是无缘无故地拍桌子砸椅子,有时还动手动脚地把老人推倒在地。

  阿涅守寡得早,以前为把儿子拖大,再穷再苦,她都是劲鼓鼓的。而儿子也是跟前跑后的从没跟阿涅闹过脾气。可是这两年儿子看着变了。她知道儿子的变完全是因为讨不到媳妇,找丑老娘出气。阿涅为此伤透了心,可一直默默忍受着,心里的苦处从不向外人述说。因为,一旦此事传开,儿子忤逆不孝,不是更找不到媳妇了。

湘西老宅。

  ◆子欲养而亲不待◆

  一天,岩富在山上薅包谷草。近午时,天空突降大雨,他只好躲进一岩屋避雨。这岩屋顶上有一鸟窝,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地在窝里叫个不停。突地,只见鸟妈妈冒雨飞了进来,它是来给小鸟们喂小虫子的。小鸟们围着妈妈欢快地鸣叫着,好是亲热。就这样,鸟妈妈飞进飞出的,连续给小鸟们送了七八回食物,自己却一口也没吃。

  这情景让岩富看呆了。他不由地想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家里穷,阿涅拼了命地苦做,只要有一点点吃的东西,都要让自己先填饱肚子。就这样,阿涅含辛茹苦地把自己拖大了。如今,阿涅老了背驼了,眼睛也快看不见了,自己却嫌弃她老人家了。哎!我怎么这么混账!想着想着,岩富痛哭了起来。痛哭之后,他暗下决心:从今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孝敬阿涅;以后选媳妇,首先得她对阿涅好,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宁肯打单身。

  不久,雨停了。岩富看了一眼鸟窝,钻出了岩屋,继续做工。

  阿涅在家早就把饭做好了。喂完了鸡和猪,她正要出门给儿子送饭,突地下起了瓢泼大雨。等雨稍小些,阿涅顾不上自己吃饭,就提起饭篓拼命往山上爬。阿涅怕儿子挨饿,更怕送饭迟了,儿子又起天火。

  中午的太阳越晒越毒。岩富便到树荫下去歇口气,猛地一抬头便看到半山腰有一团小小的黑影在往山上爬。是阿涅!刚下过雨,上山的泥巴路特别滑。岩富老远地看到阿涅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在路上爬,心痛得一声惨叫:“阿涅吔,你等我来接你!”他丢下锄头,就边喊着边往山下跑。

  阿涅可吓坏了。她趴在地上喘气,根本听不清儿子在喊什么。她以为送饭迟了,儿子又起火了。阿涅把饭篓往路边岩板上一放,转身就往山下又是滑又是跑。岩富离阿涅还有一二十丈远,忽然看见阿涅往山下滑去了,他不明原因,只好吼声更大:“阿涅,你等等我呀!阿涅……”阿涅已摔得头昏脑涨的,根本听不清儿子在吼什么。她见儿子气呼呼地跑得更近了,更是吓得手脚酸软。突地,一根小树桩一拌,她便整个人往崖坎下飞出去了……

  两丈开外,岩富亲眼看见阿涅摔下了陡坎,两眼一黑,倒在了路边。

  岩富醒来,哭喊着就攀崖扯藤地下到了崖底。等他找到阿涅时,阿涅已头破血流而亡。岩富知道,这是阿涅害怕自己打骂才摔下崖坎的。岩富悔青了肠子,天一声娘一声的,跪在阿涅身前痛哭不已。

  ◆邂逅爱情◆

  岩富是抱着阿涅一步挨一步地回家的。他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用上好棺木把阿涅埋在了院子里。他要天天陪伴着阿涅,天天和阿涅说说心里话。

  阿涅不在了,岩富的日子立马就过得乱糟糟的。饭菜没人做了,衣被没人洗了。忙了田里地里,鸡、猪又和自己一样要挨饿了。邻亲们不时地过来帮忙,可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呀!于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岩富都要跪在坟前向阿涅哭诉。后来,他又找了一棵大树蔸子,削呀雕呀,大致刻成了阿涅的样子。岩富就天天把它放在床头伴着自己睡觉。

  稻谷熟了,岩富收了一担水谷子倒在禾场上晒。刚摊好想再去打谷,周围的鸡、鸟就跃跃欲试地要到禾场上来。以前都是阿涅守在这里晒谷,今儿可怎么办?突然,他向屋里飞跑,把阿涅的头像抱来放到禾场中,然后躲在一旁观察动静。没想到真神了,整个晒谷场静悄悄的,鸡和鸟都不敢再来了。岩富赶紧给阿涅磕头,才又放心地打谷去了。

  中午太阳大了,岩富到禾场边阴凉的树下啃着冷饭歇息。啃着啃着,他竟歪倒在地睡着了。忽然,一条烙铁头(毒蛇)慢慢游了过来,对着正在打鼾的岩富吐舌头。恰巧,一个年轻女子背着一背刚洗好的衣服从这儿经过。她猛地看到躺在草荫里的男人和那条毒蛇,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本来是最怕蛇的,但这时已顾不得了。只见,她轻轻放下背笼,顺手抄起一截竹条就向毒蛇抽去。蛇一惊,回头就向女人扑来。女人尖叫着向后就跑。这时,岩富醒了,一看就明白了,翻身扑了过去,顺手抓住蛇尾飞旋着往地上猛砸。只砸了两三下,毒蛇就软绵绵的,动弹不了了。女人还在跑,岩富叫住了她。一看,这不就是寨上聋二公公的孙女齐秀!

  齐秀是个弃婴,是聋二公公在赶场的路边上捡到的。二公公是孤老,公孙俩一直相依为命。

  岩富看着还在喘气的齐秀,动情地说了一句:“你救了我……你的心真好!”齐秀抬头看了一眼赤裸着上身的岩富,羞得满面通红,转身就向背笼方向跑去。岩富连忙过去帮她背好背篓,目送她远去,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乡村趣事。

  ◆二公公的无理要求◆

  晚上回到家,岩富抱着阿涅的头像说个不停。

  这时,前院的秋珍婶过来帮着喂猪。她一进门就见岩富呆呆地坐在那儿,忙问怎么了。岩富哼哼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把白天的事说了给婶子听。秋珍婶听完默了会儿神,突地问:“你看上齐秀了?”岩富狠狠地点头。秋珍婶狂喜,连说三遍:“这事包在我身上了!”说完,便高高兴兴地出了屋。

  秋珍婶邀了寨上五六个热心的婆婆客,当晚一起冲进了二公公的家。二公公耳背,跟他说话,要像吵架似的大声吼。二公公家里窄,突然来了这么些婆婆,闹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听这个吼几句那个吼几句后,他才听出了个大概来。

  二公公默不作声,大家等得心焦。齐秀呢,也躲在里屋听动静,心跳不已,忐忑不安。只见,二公公往地上猛地顿一下竹烟袋,对着众人就吼:“他岩富以前对他阿涅不好,忤逆子哪个不晓得?如今他想娶我齐秀,他不怕想偏脑壳?”

  一听这话,秋珍婶急了,立马站起来大声地解释。

  二公公可不听她的:“我齐秀可不是一把米养大的,以后去受他的气?他要成这门亲事也可以,必须答应我一样事。”

  “哪样事?”众人一听他口气松了,连忙问。

  二公公双眼一瞪:“跪到他阿涅坟前,当着一寨人的面自己砍断自己的一只手!”屋里立马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里屋里,齐秀听到再也憋不住了,放声痛哭。

  ◆高立的“孝”字碑◆

  众人灰溜溜地聚到岩富家,劝他死了这份心。谁知岩富陡地站了起来:“给我阿涅砍只手,应该!只是,齐秀还肯嫁给我么?”

  “我肯。不过,你不许记我公公的仇。以后,你还必须好好地给他老人家养老送终!”窗外,齐秀应道。

  岩富一听齐秀来了,赶快把她接进了屋。众人又就此事进行了一番商讨。

  第三天天一亮,二公公还未起床,岩富就闯了进来,从床上背起老人,一路小跑来到自家。他请老人在大堂前高坐,又把磨得锋利的大砍刀摆在了老人面前。

  一寨老老小小将庭院挤得水泄不通。岩富给阿涅敬了炷香,挽起左手衣袖,右手握刀,跪在坟前,只等二公公一声令下。

  突地,齐秀飞跑到岩富身旁,紧挨着他一起跪下。岩富感激地看向齐秀,两人泪流满面。

  二公公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长叹一声,轻轻走上前,对岩富说:“我相信你是真心实意的。这回,手就不用砍了!”

  霎时,院里欢叫声一片。

  等大家稍事安静,二公公又说:“岩富,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在大寨前立一块二丈高的石碑,上面刻一个大大的‘孝’字。下面落上你邹大棋的大名。你做得到么?”

  岩富磕头答应。

  二公公又对齐秀说:“岩富是你自己看上的。我成全你们。你们还要答应我,以后跟你们的子子孙孙都要讲,永远都要‘孝’字当先。”

  岩富高声应道,并说:“您老说什么我都答应。不过,我和齐秀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从今天起,您就和我们一起住吧!”

  二公公点了点头,老泪纵横。

  如今,这事已过去好些年了。可是,直到今天,我们到旺溪沟去,仍能看到那块高大的“孝”字石碑。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欧阳盛华)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