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唐正鹏 | 如何读解《周易》?
唐正鹏 | 如何读解《周易》?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3-30 10:3:33 湘西网

作者:李光地校译:李一忻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1月

宁夏贺兰山远古岩画(鹿)。

  文/ 图 唐正鹏

  读书为文重在明其意、通其理。然初看《周易》经文,犹读天书。何以如是?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认为,《易》理形成于远古时代,就是现今所见《周易》一书,虽非传说中周文王一人一时所作,但成书时间相去今世至少也有三千年之久。由于历时太久,肯定有不少文献史料淹没在远去的时空之中,后世学者难以确考。加之当时创制的汉字不多,一字多义或字义变化更替现象在所难免,导致今人读上古文献晦涩难通,尤其是在阅读理解过程中,极易出现望文生义,以今解古,曲解古人真意的现象。故而,在阅读《周易》之前,非常有必要了解一下如何读解的基本方法。

  首先,要了解《周易》是一门什么样的学问。

  提起《易》学,有人总是把它与谶纬迷信联系或者等同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汉代的象数易比较发达,这个时期的巫师、方士往往借《周易》之名,若有其事地编造一些预示吉凶的隐语,以谋取个人利益或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更有一些文化人把神学迷信附会儒家经义(譬如附会孔子的《周易·系辞》),服务于某些政治集团。前者为“谶”,后者谓“纬”。把一个原本博大精深、充满智慧的《周易》,弄得玄乎其玄,乌七八糟。还有人以《周易》在古代是一部卜筮之书为由,把它定论为“伪科学”。其实不然,《周易》是一门建立在“天人合一”文化思想观念基础上、具有朴素辩证唯物主义特质的“天人”之学,是儒、道、墨、法、兵、阴阳等中国古代诸子百家学理思想的重要源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基础,因其影响极其深远而在人类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也是中国从蒙昧走向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故而,走出这个认识误区是读解《周易》,学习传承和弘扬古人文化观念,发掘文化义理的关键之所在。

  其次,要明了《周易》的文化思维方式。

  据我国一些学者研究,《周易》大致有“类比联想思维”和“整体性思维”两种主要的文化思维方式。何谓类比联想思维?据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鲁洪生先生介绍,所谓类比联想思维,其实就是原始表象思维向逻辑思维的过渡阶段。原始表象思维的方法就是把原本没有因果关系的事物看成存在某种因果关系。这种原始表象思维的服务对象是原始巫术,而原始巫术思维的原则是:只要相似相关,就存在情意事理关系。所以,《周易》的“立象明意”、《诗经》的“比兴”与诸子百家的“类推”就有了依据。我们还要明白,这种类比联想思维还具有模糊性、灵活性和开放性三大特点。至于整体性思维,表明我们先民绝不孤立地看待宇宙天地之间的事物,除了把世界看成一个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有机整体外,特别注重天、地、人三者之间的整体联系,把每一件事物各自视为一个小的整体或系统,并将每一个小的整体或系统,放在大的整体或系统中去认识。如《周易》的六爻结构、阴阳互补合一、天人合一等,一切事物发展的整体性都显现出全局性的观念。由是推断出天、人之间存在着异质同构、同质同构的联系。但我们必须明白,从某一具体事物直接推知(这里的“推知”不是逻辑推理,而是联想)一个抽象事理的类比联想思维,和以普遍联系、互相影响、相互渗透、相互制约的观点来看待世界的整体性思维互补,就构成了《周易》的基本思维框架。弄清了这个问题,自然也就掌握了开启《周易》之门的钥匙。

  再次,要把握释解《周易》的基本原则与方法。

  其一,处理好《易》卦“言”“象”“意”之间关系,明白“意”是卦义之核心,“言”与“象”只是明“意”的工具。在《易》学发展史上,汉代的象数易和魏晋时期的义理易最为出名,千百年来,孰是孰非各执一端,唇枪舌战喋喋不休。然在我看来,事情没有那么复杂,古人创制《易》学,主要目的当在让人们明白天地自然与社会人事之间的关系和义理,严格意义上《易》学应该是古人创制的哲学。这是因为当时的人们文化修养不高,无法深刻理解和透彻洞悟这些抽象的道理,只有借助一定的事物形象来阐述和释解。于是我们的古人便设“象”,并通过语言与文字这两个最基本的工具,形象生动地来说明每卦所涵容的义理。不像两汉时期的汉《易》象数派那样只拘泥于“象”,把“象”当成《周易》各卦的核心来对待,以至于发展成为一种迷信的东西。故而,在释解《易》卦时,一定要把卦之“象数”与卦之“义理”有机地结合起来,不可执拗于一端,方可得《易》卦之真意。

  其二,要领悟“不可一例求之,不可一类取之”的《易》学诠释学原则。当代学者刘玉建从两个层面理解这一诠释学原则:第一层意思是指“不可一例求之,不可一类取之”本身包含并肯定了解《易》有例可求,有类可取。也就是说任何物理人事所含义理都必须依据一定的体例而求得,离开了具体的体例,义理将无从发明;第二层意思是指对《周易》的诠释解读,切不可执著于某一固定不变的方法与原则(笔者认为,不仅仅是方法原则,应该包括所采用的具象化的物象),尤其是对《周易》体例的具体运用,不可陷入单一化、机械化和绝对化的形而上学困境。否则,不仅难以明了《易》之微言大义,相反还会削足适履地将《易》学引入歧途。这个《易》学诠释学原则为初唐十八学士之一、唐代著名经学家、孔子第三十一世孙孔颖达提出,其学理源头出自孔子《系辞传》:“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孔颖达认为:圣人创立《周易》的本意就是为了阐明“天”“地”“人”之道,解释宇宙万物及社会万事之理,故不可偏执于任何一端。如坚持或坚守某种固定、单一的体例,则必然会以偏蔽全,导致或执于物象弃于人事,或执于人事弃于物象之弊端。其结果必然为:执于一象则弃于万象,执于一事而弃于万事。也就是说《周易》各卦并不定指,常处因时因地、因人因事而变的变动不居之状态。故而,《周易》六十四卦在古人那里,囊括了社会古今,包罗了宇宙万象。

  其三,要弄懂与释解《周易》相关的基本概念和法则。学习《周易》的目的,一是通明事理,积累知识;二是判断事物发展走向,以资修身行事。然《周易》六十四卦之卦变与爻变十分复杂,如果不掌握一些基本的概念和法则,根本无法阅读与释解。在此,简要介绍两个方面的情况:先说说与解释各卦卦义卦理相关的四个概念,即卦、爻、彖、象。《周易》六十四卦除《乾》《坤》两卦之后附有《文言》外,由卦画(卦之符号)、标题(卦之名称)、卦辞、爻辞、彖、象等组成。卦辞既说明一卦之标题,也简明阐述一卦的基本含义(如“乾:元亨利贞”);爻辞是对每一爻的解说(如《乾·初九》:“初九:潜龙,勿用”)。《彖》即《彖传》,为孔子所作,用以进一步解释卦辞。孔颖达将“彖”训为“断”,即判定一卦之义。认为“夫子所作彖辞,统论一卦之义,或说其卦之德,或说其卦之文,或说其卦之名。”可以说是孔子对《周易》经文卦辞的进一步解析和说明;《象》即《象传》,《象传》分《大象传》与《小象传》。《大象传》解释卦辞,主要从卦象释卦之义。《小象传》解释爻辞,从爻象释爻之义。至于与判定吉、凶、悔、吝相关的法则也有四条,即乘、承、比、应。古人认为,事物的吉、凶、悔、吝与阴阳位次和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于是在这种关系中总结出了“乘”“承”“比”“应”四条判断法则。《周易》各卦为六爻之卦,卦内六爻除了位次以外,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复杂的。但无论有多复杂,还是有规律可循的。鲁洪生先生认为:在爻位这个问题上,由于各爻之间的位次、性质、远近距离等因素影响,还会表现出“乘”“承”“比”“应”等复杂关系,从而反映出事物在复杂环境中发展变化的有利或不利的外部条件。所谓“乘”,亦称“乘刚”,阴爻在上,阳爻处下,比附于人事则有“小人”乘凌“君子”之象,爻义往往不“吉”;“承”,亦称“承刚”,阳上阴下,比附于人事,有“卑弱”顺承“尊强”之象,两爻阴阳当位(在卦之六爻中,阳爻居一、三、五位,阴爻处二、四、六位为当位,反之则不当位)者“吉”,不当位者“凶”;“比”,比近之意,相邻两爻都可以称作“比”。两爻互比,象征着事物在邻近环境中的作用与反作用,互利与互害,可以通过两爻之间的“乘”“承”关系来加以分析;“应”,即六爻之卦的上卦与下卦之爻两两相对应(下卦的一、二、三爻对应上卦的四、五、六爻,即一四、二五、三六相互对应),对应之爻如阴阳对应(一阴一阳),互相交感则为“有应”,对应两爻同质(均为阳或均为阴),不能交感者为“无应”。有应则吉,无应则凶。只有掌握了这些基本原则与法则,才能对《周易》之卦进行深入分析。

  当然,除了对上述《周易》的性质、思维方式、基本概念和法则有所了解以外,读解《周易》,尤其是要读懂读通《周易》,还必须有一定的知识积累和古代文化方面修养。结合这些年来的读《易》所得,我认为至少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知识积累:一是要掌握一些古汉字学、训诂学方面的知识。中国的汉字发展历时十分悠久,就字体的演变而言,就经历了原始象形文字(如新疆多地和宁夏贺兰山地区岩画)、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属、草书、楷书、行书等几个阶段,字义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很多古汉字的字义用当今的汉字字义根本就无法释解。所以,要知端底,必须上溯到古文献成文时代。比如《周易·屯》卦之“屯”,古音读“谆”,今音读“囤”。读古之“谆”音,有困难、不顺利之意;读今之“囤”音,除有聚集、储存之意外,还可指村庄,两相比较,可谓风马牛不相及。如果没有古汉字学修养,根本无从下手。其实,这个“屯”字的古汉字为象形字,上面一横代表地平线,下部为小草形状,整字表刚刚发芽破土而出的小草。万物之初生,面临“生”与“死”两种可能,说明初生之物既有屯蹇的困厄,也有茁壮生长之希望。故而,为了确保生命得以生养成长,便有了《蒙》《需》《师》《比》等卦。二是要了解一些古典文献学方面的知识。古典文献既有版本的区别,更有不同时期语言、语境差异,这就需要按照古典文献学的基本原则去考据判定,尽可能使释解的结果更加趋近于古人的真实意图和思想观念。三是要摒弃“西优东劣”的错误理念,了解东西方哲学发展史,以及东西方哲学的学术理路和思维方式,为正确理解《周易》文化意义和思理特征提供支撑。西方哲学崇尚“二元对立”,东方哲学遵循“二元互补”乃至“二元合一”的思维方式。我们在读解《周易》的过程中,要从“二元互补”和“二元合一”的思维模式出发进行探究,切不可以西方哲学思维模式审视或者解读《周易》,把西方哲学“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作参考,发现和总结出各自的利弊得失,从中吸取智慧,提升自身的知识水平和档次。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唐正鹏)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