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龙继刚 | 为人民与美而歌
龙继刚 | 为人民与美而歌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3-23 12:25:23 湘西网

—— 读《山河袈裟》有感

作者:李修文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月

  龙继刚

  “再一次感激写作,感激写作必将贯穿我的一生,只因为,眼前的稻浪,还有稻浪里的芬芳,正是我想要在余生里继续膜拜的两座神袛:人民与美。”李修文在散文集《山河袈裟》的自序里这样写道。

  李修文,是作家,是影视剧编剧、监制。早些时日,有文友向我推荐:“李修文是用生命写作的作家,他的书值得一读。”喜好读书的我经不住诱惑,当即从网上订购了李修文的长篇小说《滴泪痣》《捆绑上天堂》和散文集《致江东父老》《山河袈裟》等。订购的书本坐着飞机,乘着火车汽车,千里迢迢来到湘西和我相遇相见,心里真有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愉悦和激动。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步入不惑之年,能读到李修文的书,颇有“庭中望月”的美妙和收获。特别是他的散文集《山河袈裟》,既有散文味道,还带有短篇小说细腻的细节和生动的情节,其间平凡的人物、酸楚中甜美温馨的故事,读着耐人寻味,值得回味,更应深思。

  文学是行走的文字。散文集《山河袈裟》是李修文用脚步丈量,用文字构造文学的辽阔与博大。文中的字里行间,都是作者对人民与美的真挚虔诚、最接地气的凄美歌唱。

  李修文说:“我不仅要写作,而且,我应该用尽笔墨,去写下我的同伴和他们的亲人。”因为,“我从来就是他们。”

  他们是谁?是病房里犯病女教师和小病号,是卖唱的母亲和她的女儿,是傻子和顽劣的猴王,是牛贩子和想看苹果的少年……他们普通得像一粒沙,他们的命运和人生处境像秋风中瑟瑟发抖的凛冽枯草。读着他们的故事,你的心在隐隐作痛间又心生暖意,让你欲哭无泪,欲笑不能,百感交集。但是,面对生活的百般遭遇和艰涩困苦,他们始终坚强且坚定地说:“人生绝不能向此时此地举手投降。”读罢文章,捧着书页掩面沉思,不经意间,你的心里又会生出“春风吹又生”的强烈画面。

  于是,在作者的笔下,小病号要转院了,离别之际,医院里依然会响着“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的童声呼喊。夜晚街灯下,母亲哪怕把幼小的女儿锁在路灯灯杆上,她也会卖力地为生活而歌唱:“郎对花姐对花,一对对到田埂上。丢下一粒子,发了一颗芽,么杆子么叶开的什么花?”

  他们渺小,微不足道,但透明如镜,精致如水晶,是善良、是大爱、是美的化身。他们是牛贩子善意的欺骗后的真诚道歉,是顽劣猴王对傻子父女最慈爱无私的报答。他们是社会闪光灯下被隐藏着的疾苦众生,以及他们身上隐藏着的金子般闪闪发光的人性光芒。

  没有高大上的歌功颂德。在《山河袈裟》里,李修文始终把镜头和笔锋对准社会底层的劳动者,他用温柔无比的心和温情炽热的作家情怀,毫不掩饰地描写了人民的真实生活,刻画了人民的质朴形象,赞扬着普通劳动者身上显示出的人间大爱和追求美好生活的执著精神。

  李修文书写人民,是在人民的身上挖掘和寻找生活与美,更是通过描写人民来实现一位作家的自我拯救。

  “这景色真是让人害羞,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的连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在文学创作的路上,作家应该如何行走,如何说话,如何为人民与美而歌唱,李修文给予我们一席“山河袈裟”,还带给我们一次羞涩至极的灵魂拷问。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龙继刚)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