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姜再生|串 儿
姜再生|串 儿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1-13 9:31:31 湘西网

  姜再生

  1月1日凌晨3点醒来,睁开眼睛,望到的是枕边去年未看完的书——雷蒙德·钱德勤的长篇小说《漫长的告别》。我没有打开书,倚在床头,借着台灯默神,脑子里鬼使神差闪出一个词:“串儿”。

  我把日子穿成串儿来过,从没有间断过,过得有滋有味,有兴趣,没有满足,只留下深深遗憾——有些书读懂了,有些书没有读懂,而我的藏书丛中,未读的尚有许多;而时间过得太匆匆,被丢失在了身后,而前方的风景朝我走来。

  由串儿这词我想起了许多,蹦出几多过去了的场面,有酒无酒的时候,有糖无糖的时候,有朋无友的时候,或大街,或郊外,无处没有风景,尽写出诗歌的韵味,散文的流畅,小说的魅力。我醉在其中。以上这些都是被串着过来的。

  从串儿这词里面,我读懂了词意,读懂了日子,欣赏不尽万花筒里的绚烂,五彩纷呈。特别在街头,在橱窗下,在烤摊前,从炭火之上,摊主将串儿翻转过来,翻转过去,抹油加料,反复烘烤,肉串儿上发出咝咝的轻响,浸出油,冒出青烟,袅袅地腾升而起,罩在加工人和吃货的头面之间,醉在四溢的肉香之中。

  不想则已,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新年的第一天凌晨,天尚没亮,我吞咽着口水,倚在床头,天马行幻想着我心中的梦。日子就是这样串过来了。

  我不是一个贪味馋嘴的猫,但对阅读的作品还是有叼嘴挑食的一面。我稍盘点一下,2019年读了许多著作,其中新一轮的矛盾文学大奖作品有梁晓声的《人世间》,李洱的《应物兄》,徐测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还有国外的名著,我心仪的狄更斯、巴尔扎克、大仲马、哈代,等等。刚读完奥籍作家斯芬·茨威格的长篇《心灵的焦灼》,手头又拿起美国雷蒙德·钱德勤的长篇小说《漫长的告别》。

  去年一年,在赏心悦目读书中度过来的,我的日子巴紧,只觉得没有宽余。家中读书、社会刨食花去了我的时间,刨食是生存所需,阅读是我自找的乐趣,我甘愿为这一悦事买单。

  阅读一本书,翻过一天日历,遇见一件事情,尽心尽力去完成。这样,人生就多了一份阅历,多了一份情感,充实了自己,人也丰满壮实、美了起来。

  我每一天都在追日,追求平凡而美好的事情,开创蓝色白云的天空,呼吸新鲜的空气,我的心情惬意而怡然自得,洋溢出满满的幸福感。

  2020年新的一天起始了,我想起一个词,那就是串儿,把日子串起来过,事情要一件一件办好,不能虎头蛇尾,不能做到完满,但须用尽全力。我曾经与人谈闲时侃过:在人前走过,莫让人戳后背就成了。这话看似简单,做起来不易,我要在脚跟前设置一条底线,什么是美丽的,什么是丑恶的,在真善之间行之山水间。

  串儿这个词形象,且很生动,把日子串起来,回望时有韵味,展望时有憧憬。面对现实我会开心大笑,望着串儿的样子,醉了眼目,醉了心意,钻进骨子里头舒服,回味无穷。

  串儿这词,或许是先人为我特意定做,有浓烈的香味,我把日时串起来过,过得有滋有味,如羊肉串儿,如糖葫芦串儿,如农家屋门口的红辣椒串儿。

  这是我2020年的头篇文章,也是我对新年的献礼。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姜再生)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