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高 翔 | 当窗理云鬓
高 翔 | 当窗理云鬓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12-02 9:16:39 湘西网

老唱片 摄

  高 翔

  头发,是盛开在身体上的花朵。

  这朵花,常常泄露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当“玉纤软转绾青丝”时,表明你的身体年轻,而当“白发萧萧卧泽中”时,说明你已经体衰。也泄露你的精神状况,当“日晚倦梳头”时,发乱,人的精神倦怠不堪。

  可见,头发于一个人而言,不可轻视。而最深悟这一点的,却是女人。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说的就是女人花木兰。她在脱下战袍,还原女儿身时,不忘对着窗子、镜子梳理她的发丝。这可是替父从军了十多年,人的性别几乎被磨灭得所剩无几的女人,竟然还不忘打理她的发丝。当然,这是北朝民歌《木兰辞》里的人物,人物真实性不是我们所要纠结的,但至少说明一点,头发,在古人的思想意识中,其地位非常重要。而在现代人头颅中,对头发的看重,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一天,听办公室里的几个女同事闲聊,一个说她做了一个发型,耗费了一个下午时间,花去600元……我一愣,心里只犯嘀咕:为了一个发型,有必要耗费如此的财力和时间?如果用600元买汽油,我摩托车可以跑几千里路,一个下午时间,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经济上不亏?身心上不累?当我插嘴把我的想法和盘托出时,她们笑得七歪八扭。你听她们怎么说:“谁敢蓬头垢面去街市?你是想叫我们莫在女人界混了,是不?”

  想一想,她们说的也的确是这样。在大街上,你看到哪个女人是蓬头垢面的?

  作为女人,头发如果不打理,一上街,你就会被女人们斜视而来的余光,咔嚓一声划归为女人界中被鄙薄的另类。哪个女人愿意被划归为另类女人?所以,女人出门前,即使事情再忙,时间再紧,她们也要完成她们的那一套繁文缛节:用手撩一撩额头前的发,摸一摸后脑的发,然后歪一歪头,如果条件允许,接着照一照镜子……即使她们的头发已经很整洁了,它们也会照做不误。有时,她们实在太忙,忙得赶路都乱了方寸时,但是还要理一理头发,哪怕是简单抚摸一下也是要做的。于是,上街的女人们,都把头发打理得整洁、鲜亮。

  当然,打理头发除了外在因素外,更为重要的是性别使然。

  女人爱美,这是男人永远都不及她们的。在女人的颜值中,头发至少占据百分之五十的颜值。所以女人当窗理云鬓,也就特别自然了。看看,在街头巷尾的理发屋,在精致的灯光里,做发型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的,多数都是女人。即使有男人出现于理发屋,那也是陪女人去的。她们淡着脸色儿进理发屋,其头发在历经了一场改朝换代般的大变革后,出理发屋时,脸色儿兴奋不已。毕竟,对女人来说,做一次发,那就是她们生活中的一场重要仪式啊,她们的心情,怎么不振奋呢?

  女人做一次头发,竟如此地高兴?

  当然高兴,女人做一次发,就是检修一次她们征服世界的武器。

  在这人的世界中,男人征服世界,其武器是阳刚的力。但是,女人生理不如男性,她们的武器是阴柔的力,而头发则可以肩负这一使命。这让我想到,在《世说新语·贤媛》中,载有一段佳话“主始不知,既闻,与数十婢拔白刃袭之。正值李梳头,发委藉地,肤色玉曜,不为动容。”说的是晋明帝时的大司马桓温老婆南康公主,听闻老公大司马桓温金屋藏了李势的妹妹,怒从心底生,便带着几十个婢女提着刀,想去杀了李势的妹妹。当南康公主见到李氏当时正在梳头,头发垂下来铺到地上,肤色像白玉一样光彩照人,神色娴静正派,公主心生怜爱,竟然扔下手里的刀,放弃了杀掉她的想法。就在李势的妹妹打败南康公主的怒气过程中,那一头乌发,发挥了应有的积极作用,李势妹妹的一条性命得以保全。

  既然头发有武器般的作用,现代女人,对于头发武器的运用,也就极其丰富多彩了。

  如果头颅上那花朵,染上了缕缕霜色,这是不可抗衡的岁月使然。女人们没有办法扭转光阴的方向,但是,女人们可以当窗理云鬓,改变这一朵花的色泽。比如把这朵花全染成黑色,或者棕色,用色泽扼杀住那一份冰霜的颜色,也就扼杀住了那一份冰霜的心情。如果头发不适宜脸型了,是那鹅蛋形的脸,可以改变这一朵花的形体与姿容,那就来一个八字波浪卷发,让长发随意披散下来,让那蓬松而凌乱的卷发,巧妙地把脸型曲线完美地修饰。如果是银盆大脸,那就来一个C型刘海外卷发,把脸部的国土面积暗藏一部分,让大国转身变为小国。如果是小国土面积的脸,可以来一个龙须卷刘海,外加一个半丸子长头发,小小的国土,在头发的修饰下,顿时有了几分可爱气,瞬间也减龄了许多。当然,所有的修饰的头发,一方面是修改脸型,更重要的是还可以提升气质。如果你缺乏轻熟女的气质,那就来一个短发梨花头,配置高位置的蓬松烫发,加上外翻斜刘海,让你的妩媚气顿生,优雅气顿生。你当窗揽镜自照,忽而间,你开始把持不住那朵花的攻击了……

  女人用头发武器,竟是用于攻击人的?

  是的,除了改变自己,更重要的是攻击别人,这是当窗理云鬓的最隐秘的目的。看看,你身边的女人,已经伸出了细白的手,当窗理云鬓,那乌云如流水,如卷云,或长,或短,或卷,或染,或拉,或烫,她忽然歪过头来,加上妩媚的一张脸,这时,观者的你若是女人,神思立刻惊诧不已,在心底忽然啧啧赞叹;观者的你若是男人,则遭殃了,仿佛一下子跌进了一口美的渊潭,你越陷越深,越深越陷……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高 翔)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