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周 舟 | 花盆里的辣椒树
周 舟 | 花盆里的辣椒树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11-04 8:21:50 湘西网

方 荣 摄

  周 舟

  刚搬新家的时候,我添置了几盆绿植放在房间里祛除装修残留的异味。然而经过一个寒冬的洗礼,这几盆花草几乎全都“香消玉殒”,终于还是化为尘土回归自然了。于是我便随手将花盆丢在阳台上,再没打算重新移栽别的花草。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几粒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辣椒籽,更不知道它们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经历了如何的磨难,最终遗落在了我已经丢弃的花盆中。总之,在某一天清晨,当我推开过道的玻璃门时,一抹刺眼的新绿映入眼帘,花盆的泥土中拱出了几株嫩黄嫩黄的新芽,像极了刚出壳的娇小可爱的小黄鸭,有几瓣新叶尚未完全露出泥土,似乎它们已经用尽了毕生的精力,娇弱到无须用力,伸手就可以被拔掉。就在闪念间,我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并随意地为它们浇了浇水。接下来的时光里,它们还真让我惦记上了。下班回到家,我就会有事没事瞥一眼,看看它们长高没有,长壮没有,偶尔我还会给这些“不速之客”施些肥,我已习惯把它们当成一抹绿色来精心养护。

  当我因琐事暂时忘记了这些“小家伙”的时候,它们安静地待在一隅,默默无声,每一天都在悄悄地生长,不断地扭曲和伸展着腰肢。一眨眼时间就从端午到了盛夏,辣椒嫩芽也已不知不觉长出枝蔓爬出了花盆,长成了枝繁叶茂的“辣椒树”。在我的殷勤养护下,因为长势过快,蹿得老高,有几株身单力薄的辣椒树已经有些向一边倾斜,于是我又找来几根树枝支撑茎杆,并用细绳捆扎牢实,才不至于再因茎杆过高而倾倒一边。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能感受到它们带给我的意外惊喜,倾听到它们生命绽放的声音。不知道哪一天,青绿的枝丫绿叶间突然就冒出了几个小花蕾,羞答答的含苞待放,酷似一个个超级迷你的小灯笼,又像是一个个绿底白面的小铃铛,但是我竟然没有一次看到过它们完整的绽放。也许是在白天的某个时间,也许是在我熟睡的某一瞬间,它们陆陆续续地悄悄地开出了一朵、两朵、三朵……娇小娇小的、洁白洁白的,就像一把把精巧的小花伞。每一株辣椒树上都错落有致地开了花,像温暖可爱的小精灵,透着些许的青涩,些许的恬淡,些许的温润,每一片花瓣都是如此精致,开得那么的用心和负责。我从没有如此细致地观察过一朵花,一朵如此娇小的辣椒花,多么好看的小花,均匀的花瓣有序地展开,没有一瓣是开错了的,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娇羞,一溜儿地却都谦逊地低着头。

  我并不期望它们会结果,对此我早有思想准备,因为我是没有看到过蜜蜂或是蝴蝶飞过窗前,也许有其他“外来客”光顾过也说不定。如果没有外力授粉,怎么可能会结果?尽管如此,我还是很享受这一抹养眼的翠绿。这样的一株小苗,一株没有足够阳光沐浴、被挡住了雨水的小辣椒苗,居然又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欣喜和温暖,它们又在我毫无察觉时悄悄地结了果——几个青绿青绿的小辣椒,翘着细长的身子,全身泛着青光,像女人低垂的翡翠耳环。此时此刻的小青椒活力四射,青春焕发,昂扬着脸,不可一世。我知道它不是在炫耀,它只是在为自己生命绽放最终有了结果而骄傲!

  为什么不能骄傲?开花结果,是每一株植物的责任,是它们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时刻。为了这个责任和迎接这个幸福的时刻,它们拼尽了全力。它们认真负责的态度、不屈不挠的精神、顽强向上的毅力让我也有一种极大的参与感和收获的幸福感!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人,或许都有一段关于辣椒的难忘记忆,亦或是因为儿时的一次不小心将辣椒籽溅入眼睑,灼热焦痛得在地上嚎叫打滚,而在记忆里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插曲。而母亲永远是那故事里的主角儿。记忆深处总是母亲背着满背篓辣子,背篓上面还要再重上一麻袋,加起来百十来斤的负重,然后拄着棍子,艰难行走在田埂山坡间略显佝偻的背影;总是在老屋前一块平整开阔的晒谷场上,弯着腰来回摊晒辣椒的身影;总是有一阵阵在家人悄然入睡之后“哆哆哆”剁辣椒的声响,以及酸菜坛子、砧板、菜刀和木盆相互撞击的轻响,似乎在耳边萦绕了几个世纪。母亲将新摘的精选的洗净后的红辣椒满满地灌了好几坛,又将剁好的碎辣椒与磨碎的新鲜玉米粒,加上适量的盐等佐料,用洗净的棕树叶简单封坛倒立,没入剩有少许水的青石水槽中。一年的酸辣椒吃用就都在这静静地等待中开始慢慢煎熬了,母亲们年复一年重复的故事情景就这样一代代继承和流传。

  面对辣椒,再坚强的人,也有被辣椒辣得掉眼泪的时刻,可辣椒,自己再辣,它都忍受着,从来不哭。这很像勤劳的母亲们,不被留意不被理解,却磨炼出泼辣、顽强的个性,用她们那双粗糙而又略带着辛辣味的双手支撑和温暖了整个家。

  辣椒的红,辣椒的辣,已如相思病深深地嵌入了我的骨髓。人生在世,如同品辣,遍尝生活酸甜苦辣咸之后,回味咀嚼过往的经历,回首深深浅浅的来路,总有一丝丝略带着家乡辣椒味道的刺痛和感动。

  秋天又来了,盆里的小辣椒也由青绿转为浅红,渐次沦陷为彻底的大红,而且变得更加细长苗条,像个幸福待嫁的姑娘,满脸都是娇羞的红晕。乡村里勤劳的母亲们又开始把红红火火的辣椒一串一串串起来,晾在屋檐下,挂在壁板上,就像把那跳动的音符挂在了生活的琴弦上,悄悄地弹出了儿的乡愁……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周 舟)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