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张明华 | 悬崖上的金龙苗寨
张明华 | 悬崖上的金龙苗寨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10-08 9:22:47 湘西网

金龙苗寨全景图

金龙长桌宴,款待四方客

打粑粑

苗家祭祀

苗家绝技上刀梯

  文/图 张明华

  一

  如果你是行者,如果你来湘西,我建议你,到金龙去。

  或许,你是第一次听说金龙这个名字,不要紧。沿209国道,从花垣去吉首,或从吉首去花垣,中间要经过一个叫排碧的地方。从这里下车,随便问一个从你身边经过的人,他们都会告诉你,哦,金龙啊,排料的,从这里往东,不远。

  东边是绵绵的群山,一条路,从你的眼前延伸,消失在山坳里。不用担心,只要稍等一会,就有乡村公交经过,即或你不招手,公交车也会在你面前停下,司机会探出头来,热情地问你要到哪里去。在车上,如果你说去金龙,司机以及车上的人,就会把他们所知道的关于金龙的一切,都娓娓向你道来。绝壁上的苗寨,云雾之中的苗寨,上刀梯,打苗鼓,踩铧口,唱苗歌,凡此种种,便是金龙给你的最初印象。

  金龙苗寨,建在一个弯弯的山坳里,几乎全是百年老宅。这些木屋依山而建,一台一台地,站在稍高一点的地方,就可以看到那从木屋间蜿蜒穿过的纵横小巷以及那屋脊相连的曲线。选择任意一条小巷,就可以走进苗寨。小巷是用石板铺成,多少年的风雨侵蚀,多少年的人踩牛练,石板的表面,已如镜子一样平整光滑。小巷的两边,是院墙。院墙也是用石头砌成,上面满是密密的苔藓。间或,院墙的石缝里,会长出一株核桃树,两人都合抱不拢来,枝繁叶茂,硕果累累。一般,这样的树下,一定会有几块大石头,这是大太阳天,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地方。你不妨也在这歇歇,喝一口水,抽一支烟,不消一会,就会有背背笼戴斗笠的苗家大嫂,赶着几头牛或一群羊从这里经过,也会遇见背柴的人或挑水洗衣的人。他们会望着你说,来啦,还会邀请你到屋里坐。其实,所有敞开的院门,你都可以自由进入。青壮年若是上山劳动了,屋里必有一对上了年纪的老人。老人会把你让进屋,让你看油过桐油的板壁,让你看挂在堂屋横梁上的包谷,让你看悬在炕上的腊肉,还会摸出烟口袋,拿出旱烟来让你吸。从这样的门户出来,你就沿着小巷继续走。在村中的某个地方,你会遇见一口水井,一群妇女在浆衣洗菜,几个小孩,在井边舀着水玩。井是修整得归归一一的,透过如西方壁炉一般的井口,可以窥见一泓碧水。当然,有井水从井口的槽口溢出,跌在光滑的石板上,溅起一堆水花。照例,井边会有一株比先前见到的核桃树还要高大的古树,照例,古树下也有可以休息的平整石头。就着那溢出的井水,洗一把脸,再捧几捧井水喝喝,所有的劳顿,随即烟消云散。井边,可是金龙人最闹热的社交场所之一,在这里,你可以听见许多新鲜的事情,比如收成,比如日子,比如希望,比如未来,比如谁家种烟起了大屋,比如扶贫工作队来了,村里的面貌所发生的变化。

  其实,在村里你所遇见的那些人,一定给你推荐了,要到凤凰台去看看。你自然找不到凤凰台,但村里人一定会引你去的。从村里小巷出来,拐几个弯,上一个坡,就会看见一个小山嘴,山嘴上满是古树,一条石板路,从密林里穿过,就三五十米吧,一个如半个篮球场大小的石板,就赫然出现在眼前。这是一块天然石板,微微地向寨子倾斜,石板光滑如砥,翘起的一面,点缀着一些竹簧。走近竹簧,老天啊,脚下竟然是绝壁!是的,这是一条大峡谷,金龙苗寨,就在这峡谷之上,金龙人,都把这个平台,叫作凤凰台。站在凤凰台上瞭望,若是晴天,低头可以望见峡谷里蜿蜒的溪流,以及溪流两岸的田坝和间插其中的屋舍,平视可以望见很远的山峦,以及山峦下的一个大村落,仰视哩,自然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飘,那天空,纯净如宝石,那云朵,轻浮如羽毛。若是阴雨天气,脚下涌起的雾气,与低低的云层合为一体,山风过处,风起云涌,场面蔚为壮观。凤凰台,是金龙的主要观景处,所见的一些自然风光,也是颇有些出处的。比如对面的那排山顶,歪着脑袋看,就俨然是一个睡佛模样。金龙人说,那是战神蚩尤哩,他仰卧在那里,千百年来,守护着金龙这一方山水,保护着金龙这一方子民。再比如睡佛下面的那些石壁,金龙人说,那些石壁里,有好多猴子,神猴呵,都是蚩尤的战将。仔细一看,可不是嘛,那些石壁里,果然有猴子的面相,一二三四,数都数不过来。

  从凤凰台下来,顺右边的一条小道,可以去看雷公洞。山道曲折,歪歪扭扭的,有些难走。但两旁是参天的树木,这样的林荫小道,可是任何城里的公园所不能比拟的。若是三月,林间有大朵大朵的野百合花和一片一片的野蔷薇花,若是五月,路边的樱桃树一定会给你惊喜,那红红的如玛瑙一般的山樱桃,随手摘来,酸酸甜甜的,让人顿时就来了精气神。路边,有一些如城墙一样整齐厚实的堡坎,堡坎之上,就是一丘田或一块土。这堡坎,全用方正的石块砌成,可以想象,当初金龙的先民,为生存,为繁衍,做出了多大的努力。如果你想象丰富,完全可以把这些堡坎,想象成一本书。这是一本用汗水甚至鲜血写成的书,承载的,岂止是一丘田或一块土啊。就在你想着这些的时候,路,已到了尽头。和凤凰台一样,前面就是百米绝壁。雷公洞哩?不急,你得把身子伏在那突出的岩石上,再慢慢地一寸一寸往前挪。好了,当你的头探出那岩沿时,对面绝壁的中间,有一个洞吧。那洞如口,一股不知哪儿来的暗流喷涌而出。水流从高空跌下,经石一撞,经风一撕,早已没了形状,飞花碎玉般,飘飘摇摇的向下坠落。如果好运气,在这里是可以看到彩虹的。这彩虹,半边在洞口,半边隐没在睡佛之下,金龙人说,这是金桥哩,蚩尤搭建的金桥。

  金龙有三寨,后山的蛤蟆寨也是可以走一走的。去蛤蟆寨,从大寨上行,翻过一个小山坳,就看见一株大树巍然挺立。这棵古树,怕有千年历史了,十来个人都抱不拢。这树虽经历千年,但树干笔直,枝繁叶茂,敞开的树荫,足有一个球场大。关于这棵树,也是有些来历的。金龙人说,这是许愿树。金龙人有什么愿望了,就都来到这树下,敬三炷香,烧几叠纸,然后,把你的愿望在心中默念,这树就感应了,包你梦想成真。这里是金龙的最高处,峡谷里的气流,顺着石壁上翻,山风强劲,咕噜作响,许是这个缘故吧,这个小寨就叫蛤蟆寨。夏天于此,不管太阳多毒,只要在这里站立片刻,从外到内,就都凉爽透了。这里也是听松涛的好地方。村道两旁密密匝匝的松林,山风一起,松涛阵阵,凌厉如撕,激越如鼓,明朗处如海天一色,舒缓处如小桥流水。若如秋天,恰好你身边又有那么一位可心的人儿,你们就在路边的草地上搭一个帐篷吧,万籁俱静时,掀开帐篷的一角,看星星。

  这些,还不是金龙风景的全部。如果你还有闲暇,不妨沿着金龙大寨后面的机耕道往东走。沿途,你不仅可以从不同角度,继续欣赏睡佛和睡佛下的百猴,还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孔雀石和亿万年以前就有的海底沉积石,更可以仰望到湘西苗族的圣山吕洞山。不要担心贪恋于景色而误了归程,不要紧的,在金龙,任何一个苗家,都会如贵客一般待你。需要提醒的是,你可要放下矜持,解开束缚,就在金龙苗家的庭院里,和他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二

  如果说,云中金龙的自然美景,让人赏心悦目,那么,金龙深厚的民族文化,则更让人陶醉。

  金龙有多少年历史了?不知道。反正,那石壁就一直挺立着,云雾就一直缭绕着,霞光就一直灿烂着,金龙人,就一辈又一辈地繁衍着。确实,金龙是很闭塞的,就是十多年前,去金龙,走的还是那羊肠小道。但正是这闭塞,封存了古老,使得这里的文化,得以按照自己的方式,一代一代地传承。

  走进金龙,首先感觉到的是,金龙的女人,都是那样的靓丽。这种靓丽,不独是少女的袅娜,不独是大嫂的庄重,不独是阿婆的慈祥,她们艳丽的服饰,本身就是一道风景。纺车、线耙、占据半个屋子的木质织布机,都是许多人家保留的宝贝。以前,织布要从纺棉线开始,棉线纺成了,还要染色。现在,商店里有现成的棉线卖,还是五彩的。虽然现在的服装,花色很多,也很便宜,但金龙人,还是乐于自己织布,他们说,穿着自己织成的布制作的服装,实在、舒服。秋收过后,一年的农事就基本结束,大嫂们就三五相邀,背着一个空的花背笼去赶场。在百货店里,她们用一个行家挑剔的眼光,挑选出自己喜欢的彩线,回来时,她们的花背笼就被五彩的棉线充实了。选择一个好日子,当然是秋末或初冬晴朗的天气,风儿柔柔的,阳光暖暖的,天空蓝蓝的,把院坝收拾干净利索,邀上七八个相好而又手艺纯熟的姐妹,开始放经线。一耙一耙的细棉纱线,在她们手中有序地延展,而大嫂们,无一例外地轻松愉悦。她们谈论着自家的男人或娃儿,谈论着这一年的收成,欢声笑语中,那凝结着细腻和精巧的经线就放好了,不得不让人赞叹这是一种精致的美丽劳动。余下的日子,大嫂稍有空闲,就坐在织布机上,一梭子一梭子地把纬线和经线交织。渐渐地,一匹布的形状就出现了,渐渐地,一匹布就在滚筒上延伸了,到深冬杀年猪的时节,一匹完整的布,就实实在在地展示在堂屋中了。

  用土布裁剪缝制成衣服,那是裁缝的事。大嫂们要做的,是让这衣服绚丽起来。胸襟上还有大团的图案要绣,衣袖和领口还有精细的花边要织,这些,自然难不倒金龙的大嫂们。刺绣的工具是现成的,刺绣所需要的丝线老早就预备着,而大嫂们的心情又很好,不需丢工了日,早晚的闲暇,火塘边的空余,甚至,就是到山上放牛,刺绣的绷子以及打花带的小木架子,都可以随手做来。这些图案和花边,全是鲜艳的颜色,那些日常所见的花鸟,全以一种古朴典雅的姿态呈现。成衣制好了,这些图案和花边,也按照主人的意志,在成衣上归了位,一件鲜艳夺目、高雅华贵的盛装,就大大方方地穿在大嫂们的身上了。有时,我真疑心,金龙的大嫂们,哪里是农妇,她们其实就是天上的织女哩;她们所作的那些华丽图案,哪里是刺绣,简直就是太阳的金线和月亮的银线,通过神力编织而成的哩!

  湘西的苗族男人,粗犷豪放是出了名的,而金龙的男人,更是湘西男人的极品。金龙的男人爱玩龙灯。寨上藏有一条布龙,据说是老祖先留下来的。逢年过节,或寨子上有什么喜庆事情,男人们就要把这长龙舞起来。金龙的舞龙,没有花哨的套路,配器也十分简单,但只要铿锵激越的锣鼓一响,那龙就会在蜿蜒的山道上穿行,就会在不大的平坝里翻滚,那无所畏惧的气势,恰是金龙男人不畏艰难的性格写照。金龙的男人还爱舞狮子,贵客临门,必舞狮子到寨门恭迎。狮子在前头舞着,贵客在后面跟着,旁边,还有盛装的苗女,唱着袅袅的迎客歌。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村中的大坪场,这里,早有八张八仙桌如金字塔一般迭起,金龙的男人,还要把狮子舞到塔尖的桌子上去。金龙人久居山中,在长期的和自然的斗争中,他们练就了一身矫健的功夫。你看那舞狮的两人,在喧嚣的锣鼓中和众人的瞩目中,从地上跃上第一层,再跃上第二层,还要在顶层倒扣的桌子的四足上玩种种惊险的动作,金龙男人勇猛刚强的气质一览无余。金龙的男人还爱上刀梯。金龙刀梯的柱子,比湘西其他地方的刀梯柱子要高,足足15米;镶在金龙刀梯柱子上的刀,可是货真价实的钢刀,明晃晃的,吹发可断;金龙的刀梯,可不是在平整场地里玩的,金龙的刀梯,是架在百米绝壁之上的。上刀梯的时候,号角声声,旌旗招展,上刀梯的男人,把鞋脱掉,把袜脱掉,赤手抓住刀刃,赤脚踏上刀刃,一级一级地往上攀爬。有时,他们赤手抓住刀刃奋力上跃;有时,他们用脚背勾住刀刃引体向上。刀梯柱子的顶尖,装有锋利的刺耙,攀上顶尖的金龙男人,还把外衣脱掉从高空丢下,用光光的肚皮顶着刺耙旋转。想象一下,在百米绝壁之上,在蓝天白云之下,一根柱子高耸着,若干把快刀闪烁着,锣鼓喧嚣着,旌旗招展着,那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场面啊!金龙的男人还爱踩火海。犁田的铧口卸下来,丢在火塘里,用熊熊大火把它烧得通红,拖出来放在平地里,金龙男人就敢赤足从上面走过。当然,走过之后,他们会把脚板翘起来让你看,那完好如初的脚板,不能不让你啧啧称奇。金龙的男人会喝酒,自家酿造的包谷烧,能一口吞下一海碗。金龙的男人能吃饭,一餐要吃一饭箩箩。金龙的男人,还会唱歌啦,歌喉一展,听到的女人,就醉得身子软。

  金龙的妹娃伢崽,也是魅力四射的。这些娃儿,皮肤是太阳一般的颜色,脸儿,也如同太阳一般灿烂。在路上,在村口,在小巷,偶然遇见了,他们会有些羞怯,但只要你开腔,他们就会倒豆子一般,把他们所知道的关于金龙的一切,都向你道来。暑假寒假,他们放了学,完全没有城里娃儿的那些额外负担,他们轻松,他们愉快。邀上同伴,赶着一群牛或一群羊,山坡的树荫和草地,就是他们天然的游乐场。他们捉蛐蛐、抓小鸟、玩泥巴、翻筋斗,渴了,石缝里有甘洌的山泉,饿了,树林里有香甜的野果,累了,天当被子地当床,幕天席地,在风儿的吹拂下,美美地睡一觉。女娃儿们,有时她们会在家中大人的召集下,集中到村中平坝或凤凰台操练苗鼓。挪步、进退、转身、腾跃,一招一式,是那样地认真专注。有时,她们会依偎在妈妈的身边,看那苗绣和花带是怎样弄成的。男娃儿哩,经常就缠住阿爸,要他传授那上刀梯和踩铧口的绝技。

  自然,这些都是你去金龙的平常所见,要是遇上隆重节日,金龙就更有魅力啦。最好是春节前后去吧,那时,所有的金龙人都在为迎新春做着最隆重的准备。家家户户,年猪是要杀一头的。圈上的猪儿,是喂玉米谷糠和野菜长大的,三四百斤啦,毛色油光闪亮。杀猪时节,左邻右舍都来帮忙,肉一刀一刀地砍好,用五香大料在缸里腌它个几天,然后挂在火坑上用柴火熏,不消半月,一炕纯正的腊肉就出来了。你若遇上杀猪,主人会热情地邀请你吃泡汤,这些称作泡汤的东西,就是猪肚、猪肝、猪耳、猪蹄,这些好东西,是主人用来犒赏帮忙的邻舍的。你不要客气,坐上就是了,学着主人以及其他金龙人的模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家家户户,糍粑是要打几蒸笼的。打糍粑,那真是一个闹热哦。周围的几户约好,选一个有宽敞平坝的人家,天一亮,就把自产的糯米淘洗好,按照约定,依次上蒸笼蒸。蒸好的糯米,一蒸笼刚好倒满一个粑槽。于是,强壮的男人,就抄起粑槌,你来我往地揉打。待槽里的熟糯米揉打如膏时,一旁的妇女就趁热七手八脚地把糯米膏从粑槽中捞出,放在刷净的大门板上,手上沾上茶油,把那糯米膏捏成一个个圆团。然后,把满是圆团的门板上再覆上一块门板,那些娃儿,就迫不及待地在上面蹦跳。稍后,只要把门板掀开,一个个圆碌碌的糍粑就成了。刚出笼的糯米,晶莹如玉,升腾的蒸汽满屋串,满屋都是糯米饭的清纯香气。这时的糯米饭,是非常可口的,往往一出笼,就你抓一坨我抓一坨,大嚼起来。如果你恰好赶上,也不要客气,抓起一坨就往嘴里塞,完了,金龙人还一定会送你一大叠糍粑,让你的家人和朋友,也尝尝金龙人的年成和喜悦。

  金龙,就这样深厚,就这样朴实。来金龙不?来吧!总有一种风景,是你所没有看见的,总有一种魅力,是你所没有体会的,总有一盏灯,是为你而亮着的,总有一扇门,是为你而敞着的。更重要的是,总有一种心情,或许,正是你所期盼的。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张明华)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