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经典释疑(十) “言信行果”非“君子”
经典释疑(十) “言信行果”非“君子”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9-09 12:8:29 湘西网

  读悟经典

  文/图 唐正鹏

  “言必信,行必果”是今人借用孔子这句话,褒扬某人言而有信,行事果敢的作风。其实这是今人对孔子此话原意的曲解和误读。我们不妨从原典和历代注家对这句话的注解来做个探究。

  原文: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出自《论语·子路第十三》)

《中古汉字流变》“硁”字释义。

《土生说字》“硁”字释义。

  当代著名语言学家杨伯峻先生在《论语译注》(中华书局2006年12月第1版)中对这段对话作了较为精当的释解:子贡问道:“怎样才可以叫做‘士’呢?”孔子道:“自己行为保持羞耻之心,出使外国,很好地完成君主的使命,就可以叫‘士’了。”子贡道:“请问次一等的。”孔子道:“宗族称赞他孝顺父母,乡里称赞他恭敬尊长。”子贡又道:“请问再次一等的。”孔子道:“言语一定信实,行为一定坚决。这是不问是非黑白,只管自己贯彻言行的小人呀!但也可以说是再次一等的‘士’了。”子贡道:“现在的执政诸公怎么样?”孔子道:“咳!这般器识狭小的人算得什么?”

  译文可以看出,在孔子看来,“言必行,行必果”者实际上是一类“不问是非黑白,只顾贯彻自己言行”的硁硁“小人”而已,在当时只能算是离“小人”不远的最下等的“士”罢了。为了厘清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再从句中的关键字词“硁”与“斗筲”,以及孔子关于“君子”与“小人”的标准等两个方面作进一步的说明。

  关于“硁”字义,《中古汉字流变》(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10月第1版)释“硁”引《名义》:“硁,苦耕反,小人儿。”又引《原本》:“硁,苦耕反,谓语硁硁然,小人也。郑玄曰:小人之儿也。”《土生说字》释“硁”:“‘石’为石头;‘巠’视为‘劲’的省字,意为强劲有力。二字相合为‘硁’(繁体写作“硜”),可理解为对石头进行强而有力的击打,本义为刚劲有力的击石声。且字形为强劲的石头,故而有坚决、固执之意。”因此,从《原本》释为“小人硁硁之语”看,“硁”有浅薄之意;据《土生说字》以“硁”为石头论,当有“坚固”“固执”之义;至于郑玄云“小人之儿也”语义不甚明了,也不知所云何意;汉代桓宽《盐铁论·论儒》曰:“故小枉大直,君子为之。今硁硁然守一道……不足称也。”亦有“固执”之意。故而,古今注家将“硁硁”释为“浅薄、固执”之义是确当的。至于“斗筲”的词义,“斗”为古代的量器,“筲”是古代一种用竹篾编制的饭筐。“斗筲”在此比喻人的度量与见识狭小。由此便知,孔子所云“言必行,行必果”之辈,本质上是一些心性浅薄固执、度量见识狭小的“小人”。

  孔子一生中谈论最多的就是“君子”“小人”,犹以《论语》中最多,他根据施教和谈话的对象,或阐述、或对比、或褒扬、或贬斥。诸如“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君子博学於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君子不器”等等。但概括起来,孔子对“君子”的德行要求大致表现在十个方面的修养:即“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这里既体现了孔子的人文伦理观念,也包含了哲学思想。此外,孔子还要求“君子”在决事是要做到“视思明”“听思聪”“忿思难”和“敏事慎言”, 即观察事物,是否看到了本质;闻听事物,是否有偏听和轻信的现象存在;作出决策时一定权衡利弊,谨慎出言,绝不可意气用事,以免带来不良后果。驾驭事物时,要应“时”而变,贯彻“无可无不可”(“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论语·微子篇第十八》)的理念,切不可浅薄固执,墨守成规。

  何为“儒”,儒者怀乎“仁”,行乎“义”,应乎“时”,求乎“中”。作为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无处不在要求他的弟子作“君子儒”,不作“小人儒”(《论语·雍也篇第六》: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伍谓小人儒!”),修德立业、为人处世要追求和践行至道大德和大智大慧,并以圆融通达、与时偕行的博大胸怀与通变思维观察世界、认识世界和理解世界。故此,孔子所说的“言必行,行必果”者无疑属“小人儒”之辈。

  察事不审时度势,不权衡利弊,仅凭一己之见,必有局限与失误;决策不广开言路,执著于偏听偏信,出言草率任性,再真实的“信言”不过是“一言堂”;不顾忌行事后果而盲目行动,不是果断果敢,只能是独裁武断。故而“言必信,行必果”非“君子”之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唐正鹏)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