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经典释疑(六) “孝道”与“身体发肤”
经典释疑(六) “孝道”与“身体发肤”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8-12 10:26:18 湘西网

作者:张子和 整理 :邓铁涛 赖畴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5年8月

  图/文 唐正鹏

  《孝经》中孔子与其弟子曾参谈论孝道时,孔子说了这么一段:“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多数译注本将这句话解释为:“一个人的身体、四肢、毛发和皮肤,都是父母赐给的,应该特别地加以爱护,不能让它遭到损害,就是孝的开始。”

  于是,种种解释随之而来:古人之所以蓄发留须源于《孝经》所倡导的“孝道”,曹操“割发代首”、唐太宗“割须救李勣”也有此意;只到清代和民国早期,不少人仍以承继古训“孝德”为由蓄发留须。

  其实蓄不蓄发、留不留须,是个人的自由,古人如此,今人亦然,无可厚非。蓄不蓄发、留不留须,充其量与不同时代的审美观念和时尚潮流有些关联而已,与古人倡导的“孝道”没有直接关系。因此,我们应该从本质上去考究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不应该从句子表面去盲目揣度和随意定义。

  《孝经》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句话,其真实目的在于表达:为人之子要倍加珍惜和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因身体受到伤害而让父母担忧,这才是“孝”的开端。句中的“发肤”在于强调保护爱惜身体的程度,正如我们说“把这块地方封锁起来,连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过”一般,目的不在于“苍蝇”,只不过强调封锁的严密程度而已。所以,不应该简单地将“发肤”直译成“毛发”和“皮肤”,更不能再加上“四肢”,因为“身体”本身就包括“毛发”、“皮肤”、“四肢”等,否则就犯了逻辑错误。

  传统儒家的孝道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尽心侍奉双亲及长辈。如汉代汉文帝刘恒侍奉母亲窦太后三年,衣不解带、汤药亲尝。正因为他以仁孝闻天下,以德化民,天下大治,开创了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第一个盛世——“文景之治”;三国时期六岁的陆绩怀橘遗亲等均属此类。不仅如此,为了更好地侍奉好双亲及亲友,儒家还倡导有德行修养的儒生学士要习练医书。清嘉靖年间复元道人邵辅在重刊《儒门事亲》序中说:“名书之义,盖以医家奥旨,非儒不能明;药品酒食,非孝不能备。故曰:为人之子,不可不知医。”而且这位邵辅就是一位践行儒医之人,他说:“余幼失怙,慈亲在堂,逾七望八,滫髓(柔滑爽口之食)既具,未尝不防以药物,每虑当有所馈,委之时医,恐为尽道之累,将欲遍阅方书,诸家著述繁杂,窃为是皇皇者数载矣!”真可谓侍亲之道十分周备。

  二是孝亲在于贵己。一方面要爱惜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以免父母担忧,另一方面要注意自己的道德修为,以免父母因子女失德而蒙羞。《吕氏春秋·孝行览第二》载有这样一个故事:“乐正子春下堂而伤足,疗而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人问之曰:‘夫子下堂而伤足,疗而数月不出,犹有忧色,敢问其故?’乐正子春曰:‘善乎而问之!吾闻之曾子,曾子闻之仲尼;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不亏其身,不损其形,可谓孝矣。君子无行咫步而忘之。余忘孝道,是以忧。’故曰:身者非其私有也,严亲之遗躬也。”乐正子春之所以脚受伤后数月不出,原因是怕引起双亲的担忧。还有唐代诗人孟郊那首《游子吟》中的母亲,何以“密缝”将远行儿子的衣服,更体现了母亲对儿子身体的担忧:“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儒家之孝道、孝德,清代成书的《弟子规》对此作了高度概括:“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

  一言以蔽之,《孝经》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一语应该译为:一个人的身体是父母赐给的,应该倍加爱护和珍惜,免除父母的担忧,这才是孝道之始。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唐正鹏)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