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用抒情的钥匙打开湘西秘境的斑斓图画(下)
用抒情的钥匙打开湘西秘境的斑斓图画(下)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6-10 10:22:18 湘西网

作者:仲 彦 出版社:类型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8月

  周维强

  民族的根脉与情感的积淀,让神性的诗句得到有效的延伸。仲彦是土家族优秀的诗人。土家族作为华夏的一个少数民族,它有着与其他民族不同的民族风俗。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其诗歌创作从各个方面不同程度地表现本民族的风俗,向社会传递土家族生存的人文景观,再现这个民族乐观向上的民族精神。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这一创作姿态,虽然表面是书写了土家族习俗,但其实质是在弘扬土家族传统文化精神。他们以强烈的民族自信心,勇敢地正视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把本民族之风俗书写在自己的诗歌文本中。

  仲彦在土家族诗人中,显得富有个性和另类。他创造的“仲彦体”,在诗歌的形式和内容上力求突破传统,这别具一格的尝试,未尝不是一次对诗歌探索的有效尝试。作为一个少数民族诗人,仲彦冷静地观察,冷静地去审视,然后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声音,是一种对自己心灵的呼应,也是对浮躁诗坛的一次回答。

  “把你放在哪个地方,才会找得到/我的心跳。或者走回村庄,或者找到那颗燃烧的头颅/或者踏入时间的同一条河流//山歌,远远传来。眼前的岭岗/像山峰运送的一匹马,和梦想一齐/在炊烟中驰骋。命运,驮走我的今生和来世/在此时有什么不同?天下人,和天下的哪粒爱情/能回答我的呐喊和绝望//看来,找一滴石头,刻上黄黄的姓名/比流下眼泪,更让人铭心刻骨//山路走了好久。一步一个脚印的人/找着心跳和眼睛,找着村庄深处/分行族谱上,黄黄的姓名。躺在杂草之中/清明,找到了石碑,找到刻痛眼睛的/那粒泪水了吗。”(《清明》)

  诗歌是一种美学,不论诗句是美丽还是忧伤,是激情还是舒缓,所要表达的都是一种美感。仲彦的书写,放在低处,从低处去贴近书写的姿态和美学的追求。他的诗歌中,宁静、柔和,在自己的民族丰富的文库中,去寻找和配对那画面感极强的句子或者让文笔恣意成一幅图画。

  民族风俗是指一个民族特有的民间风俗习惯,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中广大人民在长期历史生活过程中所以创造、享用并传承的物质生活与精神文化,是人类在日常活动世代沿袭与传承的社会行为模式。可见,民族风俗是一个民族历史进程中形成的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是这个民族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生活习惯。其涵盖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涉及民族图腾崇拜、婚嫁、生产劳动、丧葬等日常生活各个领域的行为。如果一个民族的独特风俗已经消失,那么,这个民族的独特性也就将成为空中楼阁。仲彦对民族风俗的描摹,让我们可以领略到不同的意境和思维图画。对湘西的民族风情的展现,对湘西的民族习俗的挖掘,通过诗歌的形式,让我们看见人间的真情和美。

  记录生命和情感的轨迹,奔放而质朴的诗句诠释自由心灵的倾诉。仲彦的诗,在浮华世风和消费文化的时代,显得宁静而真挚。我们读得太多了所谓的分行“诗”,这类“诗”空洞而无物,意向单薄而技巧拙劣,如同抽干了血液的躯壳,看不到丝毫的生气。所以,在这种大背景下,阅读仲彦的诗,内心是喜悦的。仲彦的诗歌,不论是写爱情、亲情、友情,还是写家国、历史人物,他都是带有一种悲悯的人文情愫去感怀。不抒发虚伪的感情,一种诗人的原始的冲动,支配着他,让心灵与生活碰撞。

  比如《湘西酒歌》组诗,其中有:“波浪漫天涌来。这喝醉了的酒的河流,/生下许多英雄好汉/一些呐喊/抓紧天空/下面的/酒的河//喝醉了酒的酒鬼酒。像太阳,在长天/奉献着真情和笑容/梦想已经诞生很久了,我的光荣蔚蓝的梦想/东方亲人的四肢/在风暴中抬起伟大浪漫的头颅/好多沉思和倦容/在人世间成长//村庄上空的纯真/骑着村庄/遍地的香气/随风飘散/我是世上最执著的一个/在黑夜砸碎锁链和诗歌//酒鬼酒/醉了/不归的酒鬼,夜晚,你从稻香中/提着头颅/脚印/踏碎石头/敏感脆弱的思考/你步履匆匆走下/夜晚/这些雪地//白雪的村子,接受你应该接受的/河边的酒鬼/和他酒泡的头颅”,读仲彦的诗,我能从字里行间领略到一种气概,这种气概是诗人发自内心的丹田之气。他的诗歌纯情、质朴和清新,既有对传统的反叛,又有诗歌意向上的古意上的回归。他的诗歌有西方抒情的激情澎湃,也有汉唐诗风的潇洒与浪漫。

  与那些写每日一诗的诗人不同,仲彦的创作高产是建立在诗学的系统创作之上。他迄今已发表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文学评论3000余件,获沈从文文学奖等各种奖励100余次,入选《2001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2003年度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等各种选集200余次,著有诗集《我要为你准备很多甜言蜜语》等9部,中篇小说集《你待我是否真的很好》1部,散文诗集《苍茫大地》等2部,长篇小说1部。

  有一段时间,我会从网络上下载仲彦的诗,然后夜深人静的时候,细细去读。仲彦的诗歌有如湘西那山涧奔腾的溪水,哗哗作响。尤其是他那或长或短的类似截句一般的短句,在气势与长度上进行有力的拉伸。仲彦在诗歌审美上有着传统的固执,也有着对传统刻意的革新——“今天,我点亮所有灯盏/不为照见我/回家的路/而是为了看见你的笑脸//现在,我拼尽最后那颗子弹/夺取的城堡/不是为了我的江山/而是为了安放你/唱歌的声音//带上你雾一样的舞姿/喊着你如雪的灵魂/飘在田野之上/我们只是一缕相偎相依的烟尘/活在尘世之中/做忘记忧伤的/那行脚印//这一年,我每天为你心碎/不为和你痴情相守/而是为了每次花开花落/都有我们/相思的泪痕”,他对汉语诗歌的一种情感上的自我认同,是来自于内心的坚持与追求。

  阅读仲彦的诗,很容易让我联想到,阅读泰戈尔诗歌的那份感受。泰戈尔在诗歌、体裁、语言及表现方法上能够大胆创新,别具一格。体裁上把现实题材处理成具有冥想因素,把冥想体裁处理为具有现实成分;体裁上,诗人创造出“故事诗”和政治抒情诗的形式;还致力于创造自由体诗。泰戈尔善于学习和运用人民生活中的口头语言,使诗歌的语言清新活泼;在创作方法上,他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有机地结合起来,只是在抒情诗中,浪漫主义成分较重,在叙事性作品中,现实主义成分较多。

  仲彦的诗歌写作,是一份对心灵的回归,对生活的感怀,对情感的沉淀,对诗歌美学的敬仰,对自我对人生对情怀的一种源自灵魂的表达。

  (全文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周维强)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