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诗心两相和
诗心两相和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6-10 10:21:39 湘西网

—— 两个文学爱好者的心灵碰撞

谭 滔

  好久没有与好友隆智勇联系了。这次因创作上的一些事想请教他,于是通过朋友找到了他的电话并互加了微信。

  我与隆智勇相识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他在古丈县民贸二局办公室,我在吉首县民贸二局办公室,州民贸二局组织十个县局办公室人员培训学习,我俩就这样相识了。相识后,我们发现,我俩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文学创作,他爱写散文,我则爱写诗歌,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学习结束后,我们回到各自的岗位,继续各自的生活。后来, 我上了吉首大学,他调离了系统,我们的联系少了。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一直关注着他的创作,知道他创作颇丰,常在《湖南文学》等刊物上发表作品。

  最近,我创作了《家乡的鼓》,想请他指导指导,并推荐给他《湖南文学》的朋友。他正好在吉首出差,我俩就用微信交流了起来。

  谁知,他回的第一句话是,《家乡的鼓》一般,现代性不强,并说《湖南文学》编辑也是这个意见。这如同给我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了脚。不一会儿,他又给我回来一段微信:“滔哥,我有点不成熟的看法,其实你诗有些地方那种独特的味道快要出来了,但是就欠那么一丁点新的形式和语言点睛入髓,突破了这一点,那将是一个更高的层次和境界。这些突破仿佛就在你面前。推荐你看看刘年的诗。”

  看了这段话,我的内心涌起一股暖流,立即搜出刘年的诗,如饥似渴地读起来。读着读着,我被这位小老乡的诗歌感染了。

  如《稻草》这首诗,看似很平常的生活,看似很平常的诗句,但读后能触摸到诗歌的苍凉,能体会到人生的珍贵,能收获一些似懂非懂的哲理。再如《写给儿子刘云帆》这首,读完我的泪水流了出来,觉得心很痛很痛……

  受刘年影响,我尝试把《家乡的鼓》修改了一下,发给了智勇。智勇回话说,有点味道,如用诗的语言抓住事物的特征,再把笔调一转,给人回味,给人想象,那便趣味无穷了。

  5月21日,我尝试着又写了一首诗,发给智勇,请他指正。智勇回道:《家乡的鼓》写的还是好些,你应该把鼓韵、鼓形、鼓声、鼓魂等仔细深挖,以新的叙述方式,新的艺术结构,新的艺术创意,进行再创作。看了这段文字,我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智勇又就《家乡的鼓》发来一段话,让我仔细地听,听那鼓点、那节奏;让我仔细地看,看那鼓女飘起的头发,那如妖似蟒的曼舞,那扭动的臀部,那蹬踏大地的韵律……他的话又让我体会并思考着一些东西。

  我俩继续讨论,他继续给我指点与鼓励。

  他说他不爱写诗,钟情散文,尤其喜欢乡土气息,爱读沈从文的小说和散文。沈从文的语言结构非常独特,叙事方式,表现形式都随内容而变,没有模式。写诗用形象的方式述说象征中包含的诗意,让读者浮想联翩再创作,就达到艺术表现目的。这也如,刘年说人生感受,碑上写什么呢?想了又想,写个“疼”吧!告诉刻的师父,写要刻的轻点,再轻点,谈着谈着就感觉到“疼”到了自己心里!多高明的手法啊,艺术感染力深入骨髓!

  智勇的提点,让我在读刘年作品时特别留心,也开始思考。我发现刘年写稻草,说“稻草也开过花,怀过孕”,写稻草“蛇一样,绞住了秦寡妇的脖子”。他把死的东西写活了,的确值得我多学、多看、多琢磨。

  我也把最近因找不到好的表现形式、新的突破口,吃不好睡不好的事告诉了智勇。智勇又鼓励我,说:“文学是孤独人做的事,没有找到突破口时,很孤独很痛苦。可有时候文思泉涌,一个个可爱美丽的形象在面前活蹦乱跳,又兴奋得不得了,越写越想写。”他让我莫着急,穿过挡在前面的荆棘,路就在前面!

  智勇的话,让我又一次看到希望。真心感谢他的陪伴与鼓励,也希望我俩永葆诗心,在创作的道路上继续勇敢前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谭 滔)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