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杨龙人的传说
杨龙人的传说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2-06 17:26:14 湘西网

66402

农家里

66403

老 村

66404

赶 碾

  文/符继成 图/余光龙

  冬天的夜里,风在村子里呼啸。有时,会有丝丝的冷风从屋梁或是木板墙壁的缝隙钻进屋里,吹得灶台上煤油灯的焰一阵阵的晃。火坑里还有柴在燃着,发出红亮的光,偶尔轻微地噼啪一声爆出几颗火星。劳累了一天的母亲已经去睡了,火坑边上,坐着我、妹妹和外婆。再过一会儿,也到了我们该去睡觉的时间了。不过,小孩子的精力总是特别好,要哄我们睡觉,外婆得用点儿特殊的法子才行。于是,明暗不定的火光里,外婆给我们讲起了杨龙人的故事。

  一

  从我们村子往上走,大约十余里,有个村庄名叫“桌子潭”。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村子的旁边有个水潭,四四方方的,就像方桌的桌面。潭不大,面积不到一亩,但潭水一年四季都是绿莹莹的,深的地方很深,从没有人探到过它的底。据村里的老人们说,潭底有一个洞,一直通到龙宫。

  桌子潭有户姓杨的人家,养了一个男伢子。山里人家,风吹日晒,吃得也不算好,养出来的娃大多黑黑瘦瘦的,但这杨家的伢子却不一样,白白净净,夏天的大日头底下也晒不黑,长得那真叫一个俊,人人见了都喜欢。这伢子不仅长得好,还聪明活泼,尤其有一身好水性。他自小就在潭里扑腾,常常一个猛子扎下去,一直扎到岸上的人完全看不到的深处,半天才上来。摸鱼捉鳖,更是不在话下。这样的本事,连村里的大人们都赶不上。于是就有人对杨家的父母说,你家伢子的水性,是天生的,就跟龙一样,不如给他取个名字叫“龙人”吧。杨家父母觉得这个名字很好,村里人也喜欢“龙人”“龙人”地叫着,渐渐地,这伢子本来的名字就没人提起了。

  二

  杨龙人十五岁那年,村里来了一个道人。

  道人在经过水潭边的时候,将一件重要的宝贝掉了进去。他去村里找来几个汉子帮忙打捞,捞了半天也没捞着。这时,杨龙人来了,他扑通一下跳进水里,头一埋沉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拿着道人的宝贝浮出了水面。

  道人十分惊讶,拉着杨龙人的手左看右看,连连夸奖他是一个奇才,说他有修道的天赋。道人找到杨龙人的父母,问愿不愿意让伢子跟着他,到茅山去学习道法。杨龙人的父母舍不得。道人就说,你瞧,我给你们表演一个法术吧。他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来,折几下,成了一只鸟的样子,然后往空中一扔,那只用纸折成的鸟活了,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鸟,扑棱棱飞到山林里去了。道人说,这只是一点儿皮毛,真正的茅山道法,要比这更加神奇。

  杨龙人看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后,他很坚决地对父母说,我要去茅山学道。

  三

  杨龙人跟着道人,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不知翻过了多少座山,越过了多少条河,终于到了茅山底下。山底有一条石阶小路,蜿蜒着往上延伸,一直伸到了云雾缭绕的地方,看不到尽头。

  道人告诉杨龙人,这条小路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走完了,就到了茅山道观,道观的主人是这里唯一可以收徒的师父。

  杨龙人咬着牙,踩着一双底已经磨穿了的鞋,爬完了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见到了道观的主人。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道人的服装,长长的衣袖拖在地上,远远看去就像神仙一样。

  观主冷冷地瞄了杨龙人一眼,就让道人将他带了下去,送到厨房里干杂活,说要考验三年。

  于是,杨龙人就在道观里留了下来,每天挑水、砍柴、烧火、做饭。这样过了三年,杨龙人长成了一个高大壮实的后生,也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观主。

  这回,观主答应收他做记名弟子,但并没有说什么时候传授他道法。只是让他继续在厨房里打杂,继续接受考验。

  四

  一个雾蒙蒙的早上,杨龙人去半山腰坳里的水井挑水。就在他准备担起两个装满水的水桶返回道观时,一个女孩儿从雾中走了出来。

  女孩儿大约十六七岁,穿着一身青衣,漂亮得就画中的仙女一样。她手里提着一只桶,走到水井边来打水。见到杨龙人站在那里,就对他微微地笑了笑,然后俯下身子,舀了满满一桶水,放在井边的石阶上。

  杨龙人看女孩儿已看得入了迷,这时反应过来,连忙问她需不需要帮忙,是送到山上的哪一处。

  女孩儿摇摇头,说,不用。她拿出一条长长的丝带,在水桶的提手上绕了两圈,系紧,一边留一截扔在地上。然后,又从怀中拿出一对纸折的仙鹤,往地上一放,纸鹤变成了真的仙鹤。它们伸出长长的嘴,一左一右啄起缠挂着水桶的丝带,扑动翅膀飞了起来,迅速消失在云雾中。

  杨龙人再次呆住了。他又见到了神奇的茅山道法,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施展法术的竟然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

  女孩儿对他又笑了笑,沿着石阶往上走去,青色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五

  后来,杨龙人时不时在水井边与女孩儿相遇。

  两人渐渐地熟了,话也多了起来。杨龙人给女孩儿讲自己家乡湘西的各种奇闻怪事、风俗习惯,讲自己来茅山路上见识的各种人、各种事和各种风景。

  女孩儿很喜欢听杨龙人讲这些。她也会讲些茅山上的事,但是从来不说自己是谁。每当杨龙人问起,她就弯起那月牙儿似的眼睛笑,不说话。

  日子一天天过去,杨龙人在茅山上又待了一年多,但观主师父仍没有传给他法术的意思。终于有一天,杨龙人忍不住了,去问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说,你的天赋确实很好,所以我准备传给你真正的茅山道法。但是,一旦你学习了真正的茅山道法,就必须一辈子都待在山上,不能下山回家。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甚至有可能要付出性命。所以,我现在才这样考验你的耐心与毅力。你想清楚,是确定要学,坚持下去,还是要放弃,就此回家。

  杨龙人听了这话,大吃一惊。他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决定还是回家——这山上,实在没有什么好留恋的,除了那个女孩儿。

  于是,当他在水井边又遇上女孩儿时,就把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告诉了她。女孩儿听后,低着头半天不做声。就在杨龙人觉得没意思,转身要走的时候,女孩儿忽然叫住了他。

  女孩儿说,你走的那天早上,请顺路到这水井边来,到时会有一把伞放在这里,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一定要拿好带走,不回到家里,千万不要打开。

  六

  在一个天色阴沉的早上,杨龙人下山了。他的肩头扛着女孩儿的礼物——一把竖起来有一人高的黑色大伞。

  伞很重,比正常分量的大伞要重很多。但杨龙人记着女孩儿的话,没有把伞打开,就这样一直扛着,每天走几十里的路,走了十多天。

  这天正在赶路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杨龙人一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躲也没地方躲,实在没办法,就决定将伞打开,在伞下歇一会儿。

  伞开的瞬间,女孩儿从里面掉了下来。

  看着惊呆了的杨龙人,女孩儿有几分害羞又有几分埋怨地说,我们现在有麻烦了。

  原来,女孩儿是观主的独女,从小在茅山上学习道法,严守着山上的规矩,从没下过山。这次她用这把伞遮住自己的气息,跟杨龙人私奔下山,严厉无情的父亲是绝不会饶过两人的。只要一发现,就会祭出飞剑来取他们的性命,在方圆千里之内都逃不掉。

  女孩儿问杨龙人,现在你还愿意带我回家吗?如果带我继续往前走,我们两人可能都得死;如果我们就此分手的话,飞剑首先只会找我,而你是有很大机会跑掉的。

  杨龙人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带你一起回去。

  女孩儿眼睛亮闪闪地笑了起来。她取出一双手套戴上,说这是去世的母亲留给她的,可以对付父亲的飞剑。

  说话间,天空中真的出现了九把飞剑,向着两人冲了过来。

  女孩儿举起双手,一抓就是一把,将九把飞剑都接住了,然后脱下手套,拿把飞剑割破了手指,往剑身上涂抹。她让杨龙人也这样做,然后将染上两人鲜血的飞剑重新送上天空,朝茅山方向飞了回去。女孩儿说,只有这样,才能让父亲以为飞剑已完成了任务,不再派新的飞剑来。

  将九把飞剑都送走以后,女孩儿松了口气,回头对杨龙人说,现在暂时没事了,我可以教你茅山的道法。

  七

  杨龙人带着女孩儿回到了桌子潭村。邻近的村寨都轰动了,纷纷传说杨家伢子出门修了几年道,然后拐了一个天仙似的媳妇回来了。

  杨家的父母选了一个日子,准备为这对年轻人办一个正式的婚礼。然而就在结婚前一天,有个乡亲急匆匆地跑来杨家说,坏事了,你们小两口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原来,附近一个著名的土匪头子听说杨家的新媳妇生得美貌,准备在夜里过来抢人。

  杨家的父母慌了神,要杨龙人带着女孩儿赶快离开。杨龙人说,不要紧,让他们来吧,婚礼照常举行。女孩在旁边,也眨着月牙似的眼睛只是笑,不说话。

  这天晚上,土匪头子带了一百多号人,拿着刀枪棍棒,朝村子摸了过来。到了村庄附近时,怪事发生了:土匪们看得到村里的灯光,听得到为杨家操办喜事的村民们的喧闹声,但走来走去,就是走不进村子。

  土匪头子以为是夜晚看不清,迷了路,就让手下在一块黄豆地里歇歇,等天亮了再杀进村去。谁知道天刚麻麻亮时,土匪头子就被惊慌的喊叫声给吵醒了,一看周围,许多着装整齐的士兵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拿着长长的红缨枪,朝着土匪们一步步逼近。

  土匪头子吓得魂飞魄散,顾不上招呼一声,转身就跑。他的手下也鬼哭狼嚎、连滚带爬地全部跑散了。

  村里人听到了动静,有胆子大的年轻人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但他们除了看见土匪们逃跑时远去的背影,和地里大片还在微微晃动着的黄豆荚,什么也没看到。

  庆祝婚礼的唢呐,在杨家准时响了起来。

  八

  故事讲到这里,火坑的柴已燃完,火光暗了下去。

  外婆起身拿起油灯放到黑漆漆的床头边上,说:两个小伢儿,故事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睡了呢。三人就窸窸窣窣地上了床,我和妹妹一边一个依偎在外婆的怀里。

  学了道法的杨龙人应该很厉害吧?他还有其他什么故事么?我沉浸在外婆的故事里,意犹未尽。

  哦,还有呢。外婆说,在外婆的舅舅的村里,有一个媳妇的娘家是桌子潭村的。据她说,她的太奶奶有一回在坪里晒稻谷,太阳已偏西,很快就要落山了,但晒的稻谷大半还没干。太奶奶就念叨说,这日头啊,再晚两个时辰落山就好喽。杨龙人恰好从旁边经过,听到了这话,就说奶奶你别急,我来帮你。说完他就去了山顶上,拿出一根绳子,一头朝太阳一扔,另一头扎在一棵大树上。太阳立刻就不再往下落了,一直到太奶奶的稻谷晒干收仓了,杨龙人才收了绳子。天一下子就黑了,看看时间,已到了深夜。

  那么,杨龙人和他的媳妇后来怎样了呢,他们一直都住在村里吗?妹妹更关心的是后来的结局。

  外婆叹了口气说,后来啊,女孩儿的父亲发现自己受了骗,女儿和拐跑女儿的人都没有被飞剑杀死,就驾着云,气冲冲地找到了桌子潭村,要将他们抓回茅山去。杨龙人和那个女孩儿知道斗不赢,就来到潭边,一起跳了下去。

  哎呀,他们死了吗?妹妹惊呼起来。

  不,他们没有死!我在前面不是说过,这个潭深不见底,底下有个洞一直通到了龙宫吗?他们夫妻俩在潭里变成了一对金色的鲤鱼,从洞里跑到龙宫去了。

  外婆说完,轻轻地吹熄了油灯。房间顿时全部暗了下来,我和妹妹也安静了,逐渐进入梦乡。

  这是三十多年前那个大寒夜晚的一幕。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晚的风声,那晚的火光、灯光,外婆温暖轻柔的嗓音,以及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故事。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符继成)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